五福网

小攻卡在小受身体里_小攻边走边顶弄

作者:小福 2021-01-31 浏览:753
导读: 『又即将有肉了,给自己鼓掌』「三观极崩,不接受女主羞辱」那个被杨含景称作希小少爷的男生,听到这句,气势立刻怂了,但还是硬撑道:“这大姐血口喷人,我懒得和她计较。”林风芒恨得牙...

『又即将有肉了,给自己鼓掌』

「三观极崩,不接受女主羞辱」

那个被杨含景称作希小少爷的男生,听到这句,气势立刻怂了,但还是硬撑道:“这大姐血口喷人,我懒得和她计较。”

林风芒恨得牙痒:“兔崽子,你叫谁大姐!”

她穿着一身宝蓝色亮片的紧身连衣短裙,身上一闪一闪地反着光,衬着她姣好的身材,雪白的长腿和艳丽的妆容,持靓行兇,气势凌人。希少被她这样一骂,不由得噤了声。

杨含景的目光在林风芒身上流连了一瞬,便移向站在后面的筱依依身上。

筱依依今天穿着条黑色的吊肩带连衣裙,很低调,但是衬得她红唇雪肤,明艳动人。

杨含景又看了看希少,那小子一脸恼羞成怒,但敢怒不敢言,估计是真的在她们俩的酒上动了手脚。

这种事太正常不过。女生独自在吧檯呆着,就是一种等待的信号,就是在等男人提出邀请,像筱依依她俩这样样貌姣好的,必定会有人搭讪。希少毕竟年龄小,勾搭不成,便用下药这一招。估计他之前也没怎幺做过,手段拙劣明显,还被人找上了门。

杨含景冷眼看着希少,凑到他跟前说:“这事儿你是理亏,下次可别再干了。咱们希小少爷什幺样的人物,犯不着使招啊。”

希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闷声道:“知道了,谢谢景哥。”

小攻卡在小受身体里_小攻边走边顶弄

筱依依只想快点走,她拽了拽林风芒:“我们快出去买点水喝吧,你不是说难过吗?”

林风芒愤愤不平,但也转身拉着苏子向外走去。

筱依依跟着,杨含景也跟了上来。筱依依发现了,转身堵住他:“杨含景,别跟了!”

杨含景还没说话,林风芒转头看到了他,觉得他这张娃娃脸有些许眼熟:“帅哥,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对了,上次在城北,是你把筱依依送回了家吧!”

杨含景笑道:“美女还记得我,杨某很荣幸。”

筱依依翻了个天大的白眼,谢天谢地,谢谢他杨含景用车载了她一程啊!不知道如果林风芒知道杨含景的种种劣行会不会把他揍一顿。

他们四人走出了酒吧,闷热的空气依然让人难受,但是毕竟有新鲜空气,清爽了一些。

杨含景说:“希少是有些不成体统,但是他下的药,最多也就是助兴而已,不会有太大不妥,医院是肯定不用去,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就好。”好好休息几个字,他加重了音量,筱依依侧目,这个人真是让她无语。

林风芒道了谢,又加了一句:“依依,我们先撤了,你打到车,给我发条信息,打不到,就求帅哥送你回去啊,一定注意安全。”

……

……

小攻卡在小受身体里_小攻边走边顶弄

多幺似曾相识的场景啊。

筱依依黑着脸,沖她摆了摆手。她很想跟着林风芒两人一起走,但谁知道他俩在车上要干嘛呢,实在不妥。她也没法跟林风芒多说什幺,只得看着他们打上了车,绝尘而去。

她目送着的士远去,自己也开始拦车。但是突如其来的,从私处到肚脐,在她的体内仿佛突然出现了一根烧红的铁线,让她一剎那感觉浑身怪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有虫蚁在轻轻地舐咬着她的内里,又像是下腹的末梢神经通了电,一阵一阵微弱的,慾望和快感,一层一层地涌了上来。

筱依依猛地抱着肚子蹲了下去,她惊出一头冷汗。难道……自己也被下了药?

杨含景看筱依依蹲了下去,手痒,摸了摸她的头髮:“怎幺,高跟鞋又伤脚了?”

筱依依的头髮被碰了一下,那片小小的肌肤便传来一阵颤慄的酥麻,她甚至低低地哼了一声。

完蛋了。

筱依依后颈上出了一层冷汗,但身体里的热量却像海浪一样层层递进,异常汹涌地漫了上来。这里是市中心,到她家打的起码二十分钟,筱依依觉得自己估计撑不了那幺久。

她的眼前开始变得迷蒙,腿脚发软,连嗓子都感觉瘙痒,她颤抖着站了起来,压着嗓子对杨含景说:“……我好像也不太对。”

杨含景一看她的脸色就明白了,她脸色潮红,红到了脖子,额头满是汗,眼神也飘忽,一看就是吃了什幺。杨含景心里打心眼更看不起希少了。小小年纪,不学学怎幺讨女孩子欢心,偏想走捷径,还一药药两个,真是不上道。

小攻卡在小受身体里_小攻边走边顶弄

杨含景问筱依依:“身子难受?”

筱依依捂着额头,声音打颤:“……头晕……杨含景,你把我送回家吧,拜託了,我这样不敢打车走……”

不用她说,杨含景自然就是这样想的。他指着停车场的方向,边走边说:“我喝酒了,得等代驾,先上车歇着吧。”

筱依依在他身后几步外跟着,脚步有些踉跄。

刚过了马路,就听到背后有人打口哨,喊道:“那个黑裙子的美女,自己一个人吗?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啊!”随即周围传来一阵哄笑。

杨含景无奈,在酒吧附近的停车场,女孩子也不要一个人,被人拐走也是分分钟的事。他站住,等筱依依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沖那群起哄的人比了个中指,然后两个人一起向前走。

出乎意料的,筱依依并没有甩开他,相反,她竟挽住了杨含景的胳膊,这样她才走得稳了些。

杨含景低头看她的鞋,黑色绑带露指,七八厘米的细高跟,这些年最流行的款,穿在她脚上就显得特别好看。杨含景收回了目光,有点心猿意马。

好不容易走到了车旁,杨含景把筱依依塞进了后排,自己坐到副驾,打了个电话,静等代驾来。他想要不要给徐夜说一声,但是既然筱依依没提,他也就没跟徐夜联繫。

他听徐夜说了,筱依依和徐夜见面之后,误会解开,在一起也应该指日可待。这份缘分,还是他杨含景给找回来的。

想到这,他心里突然有一丝不痛快。

小攻卡在小受身体里_小攻边走边顶弄

毕竟,筱依依这个样子,遇到徐夜,接下来会发生什幺,用脚指头想都知道。

杨含景突然不想让这种事发生。

车里静的尴尬,杨含景开了空调,放着音乐,才感觉好一点。

筱依依在后排靠着,呼吸声粗重,似乎是很难受。她的头越来越沉,觉得自己全身内脏都在灼烧,蔓延到四肢,浑身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慾望。她侧躺在了宽敞的后座上,紧紧抱着胳膊,藉以抵抗全身的躁动。

代驾来得倒是快,到了之后客客气气地跟杨含景打招呼,然后坐到了驾驶座上。这时筱依依在后排难耐地扭动着,带着鼻音哼哼,代驾小哥发动了车子,跟杨含景聊着:“哥,这……这姐姐不舒服?”

杨含景含糊地嗯了一声,心道筱依依你可别再哼了。

筱依依捂着脸,呜咽着,声音又娇又嗲,杨含景听着都立起了汗毛,代驾小哥囧而不言,刚要踩油门,杨含景道:“等下,我坐后面去。”

杨含景坐到后排,把筱依依推到了另一边,低声对她说:“你再坚持会,别叫了!”

如果这是筱依依能控制得了的,她决计也不会让杨含景坐在她旁边,她掐着自己的胳膊,都掐到了肉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颤抖的音节:“……我好难受……”

如果她是清醒的,拿刀逼着她,她也不会用这种类似撒娇的口音和杨含景说话,但她无力自控,甚至因为药的原因,主动地往杨含景身上凑。

杨含景挤着她坐着,不想让代驾看到她这副样子。他知道自己对女人的自控能力有多弱鸡,什幺坐怀不乱这种事情在他身上根本不可能发生的。筱依依在他身边骚动不安,他可把持不了多久。

小攻卡在小受身体里_小攻边走边顶弄

偏偏筱依依紧挨着他,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皮肤上,仿佛髮丝都发烫,扫得杨含景从皮到里都痒。

筱依依又低吟了一声,本能地想寻找更凉一点的物体,杨含景的体温低一些,筱依依于是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她垂着头,绞着双腿,长指甲刮着杨含景车的真皮座椅,杨含景看到了,抓过她的手:“……哎哟我的大小姐,再忍忍吧。”

筱依依的皮肤被触碰的地方就感觉没有那幺难耐,她整个上半身都贴到了杨含景身上,杨含景也来者不拒地抱住了她,轻轻抚摸她薄薄的背。

筱依依被抚摸着,舒服地呻吟出声,杨含景立刻腾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她的嘴唇湿漉漉地,蹭着杨含景的手心,让他立刻起了反应。

杨含景侧过头,在筱依依耳边贴着说:“你说咱们其实也是有缘分的吧,这是我第几次救你了?怎幺次次都是我碰上了你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19395.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