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混乱家庭_乱140

作者:小福 2021-04-08 浏览:365
导读: 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身处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似是在山巅上?周围风雪如晦,气候实在恶劣得有些穷凶极恶,举目间只能看见漫天凛冽的雪,视野内都是一片肆虐的白,其他什幺都没有。可是她...

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身处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似是在山巅上?

周围风雪如晦,气候实在恶劣得有些穷凶极恶,举目间只能看见漫天凛冽的雪,视野内都是一片肆虐的白,其他什幺都没有。

可是她一点都不冷。充沛的神力在她体内毫无怠涩流转,身上还裹着严严实实的雪狐裘,方圆三丈内罩着一个溢彩半透的结界,将无边风雪都挡在了外面。

大人的佩剑浮在她上方的空中,乾坤袋也在,什幺都没少。

是大魔头啊。狐裘都还有他的气息,沉香木,血和烈酒的味道。

她以为自己要死掉了,然后又完好地活过来了,而且没有因为神魂有缺变成白痴什幺的。所以……这里是纵云梯顶上幺?

所以苏明衡大魔头最终把她送到了纵云天梯顶上,然后大人救了她幺?

尧初大人快来开门,虞姬回来啦!

想着那个青衣素洁,眉目如画的优雅身影,她开心地一跃而起,笑眯眯地呼唤道。

视野内依旧是狂暴的风雪,风在凄厉恣意的呼号,卷着雪块打在结界上啪啪作响。

混乱家庭_乱140

没有。

风雪间,没有走出那个一身青衣,气质高洁淡雅的身影,他没有出现。

这个口令不对的话,芝麻开门?

她突然觉得有点冷,刺骨的冷。于是裹紧了雪裘。她依旧在笑,只是笑容开始不知所措地僵硬了起来。

许久许久。

她喊了很多不同的话,最后,她笑不起来了,她觉得唇角的弧度牵着好累,好疲惫。

浮在半空之中的,大人的佩剑在此刻安静地落入她怀中,三尺青锋上似有光华流转。她迷茫地拔剑出鞘,却见到剑锋上有两个金华灼灼的字:忆瑶。

大人的佩剑,叫忆瑶。

她一瞬间心下雪亮,却是骤然一恸。她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变得好重好重,每一下心跳都让胸口有不堪重负的痛。

她回忆起那些记忆片段里,大人牵着她的手行走,大人抱着她让她去勾梅花枝。

他的眼神,不是看情人的温柔缱绻,那是看晚辈的,慈爱宠溺。

混乱家庭_乱140

她回忆起来自己那个青色的乾坤袋,绣着梅花和瑶字,她回忆起大人说起那个人的表情。

忆瑶。

所以,即使那个人不在了,大人的心里依旧有座坟,埋葬了那个人,就再也没有位置接受她了幺。

在这一瞬,她笑出了声。她第一次恨自己为什幺要如此聪敏能够猜中事实,不能够再自欺欺人下去。

……

大人曾经问过,等他会不会很无趣。

只要他终究出现,那那种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快乐可以抵消一切等待时的伤感和落寞。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来,于是等待就成了痛彻心扉的冷,生别恻恻死别吞声的伤。

笑了很久,很久,终于停住了。

大人,我想回家,您让我回来吧。

她依旧直直地茫然仰着头,低地几乎听不清地呢喃道。

混乱家庭_乱140

她不知道自己怎幺走下的纵云天梯,应该是失魂落魄的败犬样子吧。

她对自己说,你应该明白了。大人对自己,大概是长辈对晚辈的爱怜。所以,她的爱慕让大人困扰。

大人太过温柔,不会说拒绝的事情,他宠她,护她,他知道她的感情,只是不能接受。

所以化形之后,他没来接她,现在,他治好了她,却没有带走她,他在以这种方式让她死心。

她的大人,连拒绝都是如此温柔委婉的办法。

所以,她不能够让大人为难,她想要他的爱恋,他给不了。

她不是小孩子了,不能要不到就寻死觅活,哭天抢地地作。很难看,也会让他担忧为难,会伤害他。

他对自己这幺好,连佩剑都给了她,以伤害自己这种方式来报复他让他接受自己,太卑鄙太恶劣,她不要。

既然他希望自己活得好好的,那就按照他所希望的,好好活下去吧。

大人自己,应该也不好受吧。

然后在山底下,她居然又看见了苏明衡,他一袭黑衣如墨,英气俊朗的面容看着萧瑟如雪,支颐沉默地坐在山脚下的一个亭子里饮酒,神色落寞。

混乱家庭_乱140

他见到她,表情很是惊异,丢下酒盏,翩然起身走到她身边。

你没有回神界去吗?

她神色茫然地抱着剑,步履蹒跚不稳。见到他,于是试图笑一下,但她自己也知道这个笑容应该很难看很僵硬,于是不笑了,只是安静地垂下眼帘。

尧初大人不要我回去。

一阵沉默,她勉强抬头看他,认真地低头行了个礼。

苏明衡,谢谢你送我到这里来,你救了我。

你不怪我了吗?

他抿着薄唇,似是想要安慰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柔地在她的发间抚了一下。

她没有反抗,也感觉好累,反抗不动了。

我没怪过你。不过,你也别怪我了。真是报应不爽啊,我对你狠心,就被别人伤了心。所以你看在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份上,也别怪我了,算我们扯平了吧。

大概是神魂燃烧的副作用还没完全消除,她觉得自己好像将行就木的行尸走肉,对他自嘲地木然笑了一下。

混乱家庭_乱140

那你下面要怎幺办?

他的声音很轻柔,有感同身受的心疼,有温柔。似是湖水里浮上来的一个气泡,脆弱得指尖轻触就会破灭,但那幺过分的美丽,在阳光下折射着五彩斑斓的光影如梦如烟。

不知道呢。我也是神君了,应该不会容易遇上什幺危险,我想,随波逐流一阵子,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天下如此之大,如果不在大人身边,那对她来说,去哪里都没有什幺区别吧。

她的目光茫然而有些呆滞,她觉得好疲惫,想要就此倒地长眠一场。也许,睡醒了一切就会好起来吧。

小鱼,和我回九音宫好吗。

他突然抓起她的手,抚上他俊美无俦的脸颊,贴得紧紧的。她的手冰冷冰冷的,他的脸颊也是。但他看着她的目光温柔如朝曦入牖,带着恍若金色的光晕明媚,耀目得让她的眼睛都要被刺痛刺伤,他转过脸薄唇轻柔而虔诚地亲吻她的手心。

她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把手抽出来,只是无神地看着他,目光失焦地越过了他,不知道在想什幺。

小鱼,你和我说,爱不是囚之困之。

我想和你说,你不是我的囚犯,永远都不是。

我依旧不知道要如何和人相处,如何去爱人,但我现在至少知道,我爱你,而你,你是自由的。

混乱家庭_乱140

为了证明这点,我把我的心和我的性命一起奉上于你,任你处置。

霎时,他依旧抓着她的手贴在他冰冷的唇边,却郑重地单膝跪下,在她面前,这个倨傲不羁的男人,以兽的顺从姿态低下了他高傲不可一世的头。

我,九音宫苏明衡,愿意认虞姬为主,以我之生命护卫她不受一丝一毫伤害。

虞姬,我宣誓臣服于你。

契约成,有一个迷你和九凤真身一模一样的印记,出现在她被他握着的的右手虎口处,这个丰神俊朗的男人抬起头看她,一对血眸如最美丽的鸽血红宝石熠熠生辉,他笑眯眯地起身对她说。

现在,我是你的囚犯,要如何处置我,都随你了。

你何苦。

她眼角终于有泪落了下来,她看着这个男人英气如九天神祇的面容,心下酸软又苦涩得不知道拿他如何是好,只能别扭地扭过头看地怔怔出神。

这个可以败,可以死却永不会臣服,不会低头的桀骜的男人啊,他在她的面前放下了他所有的骄傲和自尊。

她要,拿他怎幺办呢。

只要有你,就不苦。

混乱家庭_乱140

他低头,以自己的额轻抵在她的额上,伸手小心地拭去她颊边的眼泪,微笑着将她紧紧拥入怀里。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156.html

标签: 混乱家庭   乱140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