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作者:小福 2021-04-08 浏览:549
导读: ◎庄孟薇「您拨的号码没有回应.....」这是我第三十二次打给语默,三十二次都是同样的回应。晚上九点半。我已经不好意思再让服务生说上第五次的『小姐,请问妳要点餐吗?』,随便点...

◎庄孟薇

「您拨的号码没有回应.....」

这是我第三十二次打给语默,三十二次都是同样的回应。

晚上九点半。

我已经不好意思再让服务生说上第五次的『小姐,请问妳要点餐吗?』,随便点了个炖饭后便将菜单交给她,还好在这个人人都到外头狂欢的跨年夜餐厅并没有很多客人,我想也是因为如此服务生才没有赶我走吧。

而且一开始订的,也是两人的位置。

『两人。』

我勉勉强强将炖饭消灭一半,原本对面不应该是这幺空蕩蕩的才对,而这样的空虚也让我失去了胃口,只觉得莫名难过。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我想她忘记了。

离开餐馆后我再一次拨打了语默的手机,如预期的没有得到回应,从中午开始语默的手机就一直都打不通,我想问她,问她知不知道突然这样毫无音讯会让一个女人非常担心。

在被放了鸽子之后我不得不承认我是生气的,同时也有种不被重视的感觉,这顿晚餐明明是我们一起计画的,现在的我却孤单地开车上路,沿路的喧嚣像是在嘲笑车内这一个被遗忘的女人。

带着赌一把的心态,我开车来到语默家,花店的铁门拉了下来,我想她应该是在家的,还好语默有给我备用钥匙和遥控器,在铁门缓缓上升的同时光线也从里头透了出来。

她在。

虽然灯开着但店里头是没有人的,于是我上楼,打开铁门看见的却是一地散落的衣物,都是语默今天出门前换上的衣服,现在被随意丢在地上,上头还沾着土黄的,疑似是泥巴的东西。

「语默?」我拉大音量喊了声,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这时房间传来铝罐掉到地板上的刺耳声响,我走了进去,眼前的景象让我很不能谅解的皱起眉头。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她坐在地板上,背靠着书柜,围绕着她的是好几个酒瓶。

还有一个黑色铁盒。

我蹲了下来摇摇她的肩,却怎幺样也摇不醒她。

看来是已经醉到昏睡过去了。

我抚上她像是哭过的、红肿的双眼,对于语默今天突然的神隐毫无头绪。

而这时我发现她手里握着一张纸条,我从她手中抽了出来,已经泛黄的白纸上头有着大小不一的字迹,甚至得花些时间才能辨认这字迹的主人想表达什幺。

然而在我看完后我不敢相信地看着语默,为求真相的我翻了翻铁盒里的东西,全都是些上了年纪的照片和书信,而每张照片拍的全都是同一个女孩子。

我几乎心碎的抚上语默的脸庞,她的面容渐渐地在我眼中模糊,强忍不住泪水的我终究还是哭了出来。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为什幺要在我爱上妳的时候,才让我知道其实妳心中还有另一个女孩子?」

我到芷云家哭了一晚,听完我的描述以后芷云要我相信语默对我的感情,但不能轻易地就原谅她,她的错....在于对我的隐瞒。

我想她说的对,所以在语默来向我道歉的时候我直接给她吃了闭门羹。

在寻求原谅这点语默是很勤劳的,在家里找不到我就找来店里,每一次都会带上一朵玫瑰,就算已经被我甩了好几次门她依然不厌其烦地天天上门来找我。

「孟薇,原谅我好吗?」这是她第七次来店里,带上第七朵玫瑰,歉疚地笑着。

「妳总是要我原谅妳,但是妳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紧紧抿着唇,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我向妳坦白了一切,而妳呢?妳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事情?」

「有些事情就是连我自己也都没办法面对的....」语默垂下眼帘,「不是我想隐瞒妳,我只是想等到我释怀的那一天再一五一十的告诉妳。」

「有什幺事情是我现在不能知道的?」我激动地抓住她的手臂晃了晃。「我们可以一起面对啊!」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妳不了解....」她话说到一半就没有后续了,泪珠一颗颗的掉着,在她哭得伤心时我又何尝不难过呢?

「不,是妳不了解!」我哽咽着说,「我们是情人,是伴侣,事情本来就应该是我们两人一起克服的。」

「语默,妳真的知道自己的身分是什幺吗?」

然后她离开了,我最后的问句依然没有得到答案,我吸了吸鼻水,将她送来的玫瑰花插进花瓶后继续回到岗位上工作,心痛归心痛,生意还是得做下去。

今天是我过了这幺多天以来第一次和语默说明我的感受,也是唯一没有甩门离去的一次,但语默的态度却让我觉得......也许我在她心目中并不是那幺地重要。

芷云接到我的电话在打烊后来到店里找我,我抱着她哭了好久好久,没有告诉她今天的情形,就只是一个劲的哭着。

「我想,不只是妳,连她都有个沉重的过去。」芷云温柔地顺了顺我的髮丝,在她的安抚下我的情绪的确平复了许多。「那些照片里的女孩大概就是让语默开不了口的原因吧。」

「我该怎幺做....」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体谅她吧,现在的她应该也不好受,静静陪着她,总有一天她会敞开心房的。」

听完芷云的话,我陷入深思。

八朵玫瑰花的意思是弥补。

经过一夜的思考我已经打算原谅语默,其实一直到刚才我才察觉在愤怒中我也被矇蔽了双眼,一心只想逼着语默对我坦白,却忘了她过去的身分是多幺地沉重。

我的确没有体谅她。

于是这一天我早早开了店,还没有客人的店里静得只剩下轻音乐环绕在店里,我坐在吧檯前抚弄着语默这几天送来的玫瑰,每每看着鲜红花瓣我总会想起一开始语默用着花卖光的藉口,带着一大束玫瑰花来向我示爱。

那时的她真的傻得好可爱....

我相信她对我是真心的,但要是问起我在她心里有多幺地重要....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答案只有那个叫舒语默的人才知道了。

语默通常会在10点左右来到店里,可是现在时针已经逼近11的位置,我却还没见到她的人。

应该是有什幺事情耽搁到了吧?

我一直等着等着,等到人潮散去,等到天色渐暗.....

我没有想到这天我会等不到她。

甚至有可能再也等不到我的第八朵玫瑰。

-------------------------------------

*这是存稿*

皇上妃黄文_学长黄文

看完六弄咖啡馆胡乱哭了一场之后回头发现一整叠散发着邪恶气息的讲义马上囧了一脸。

最近天气不稳定,大家要注意保暖也要记得带伞唷!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176.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