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作者:小福 2021-04-08 浏览:525
导读: 既然于世洲诚恳的保证,许唯勉强信了。这周五一,有一个大学舍友要来西安玩,许唯推了公司组团的出国旅行。一大早爬起来准备去机场接人,她从小朋友不多,合得来就是一辈子。上大学那...

既然于世洲诚恳的保证,许唯勉强信了。

这周五一,有一个大学舍友要来西安玩,许唯推了公司组团的出国旅行。

一大早爬起来准备去机场接人,她从小朋友不多,合得来就是一辈子。上大学那几年几个舍友一起疯,可是工作后极少见面。

“她应该是十一点的火车,我先送她去酒店,出去玩的话晚上很有可能不会回来。”

他一直默默的听着,软软的头发搭在额头上,刚睡醒的样子少了清冷疏离。微睁开懒散的眼睛,声音有点低,“要我陪你们吗?”

“不用,今天妈不是要去舅舅哪里?你送她吧。”她翻身背对他,拿出手机玩。

于世洲挪上来,头靠在她肩上,软白的皮肤有些凉,他又闭眼,“哪个舍友?”

他对她的舍友影响不深,但说起来应该还记得,毕竟当时因为她关注了些。

“大坤,你认识吗?”

那个打扮比较中性的女孩子,大名应该叫林坤美,他心里有了数,“不认识。”

许唯翻了翻手机里的攻略,还挺详细的,她将一些大坤想去的地方做上标记。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这份攻略是于世洲帮她做的,两天时间的旅游,安排了些着名的景点。

一放假不管是哪里,人山人海,仿佛在家里的人全部涌出来了,城市变成了人的汪洋。

许唯接到大坤,安置好了行李,然后带她去看了心心念念的大雁塔、西安古城墙、永庆坊、回民街。

跑了一天,晚上去了大唐不夜城,第二天去了芙蓉宫、华清宫,逛了两天下来,腿都要断了。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许唯准备带大坤去吃饭,接到于世洲电话,说是要请她舍友吃饭。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开车过来,许唯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发现这人今天出们竟然打扮了。

他人比较白,是那种生人勿进的冷白,眉眼间疏离靡重。发型清爽,露出整张脸的轮廓,眉骨跟眼距不宽,眉头压下来气势凌厉。

那双眼睛实在漂亮璀璨,漆黑明亮,包揽星河一般。

沉默的靠在车边,低头看手机,大坤跟许唯拎着大包小包过来。他似有感应般的抬头,看见许唯就笑了。

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上下看了她一眼,似乎在瞧瞧有什幺不妥。跟大坤说话绅士又关怀,栽两人去他定好的饭店。

大坤自从看到于世洲,眼睛又跟见到偶像一样发亮,许唯抬抬她的下巴,“收一收收一收,丢人不?”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这位姐妹儿激动的脸都是红的,掐着许唯胳膊,小声道:“我的天啊,你打哪里找的这样的极品,他还有兄弟没?”

许唯推开大坤的脸,好笑,“你不认识?咱们学校的。”

她那时候忙着撩汉,这样的极品怎幺没叫她遇上。大坤对于世洲感兴趣极了,一路上各种搭话,主要是挖两人的恋爱过程。

得知是相亲认识的,一脸捶胸顿足的表情,恨恨道:“我妈误我!”

她家老太太的备用女婿人选怎幺就没有这样的天仙啊,大坤激动的很,好在他还安之若素,绅士如故,更加得了大坤的好评。

挑选的饭店离大坤住的地方不远,于世洲早早的定了位置,点的菜全是大坤爱吃的。

把这位老阿姨感动坏了,全程姨母笑,走的时候差点想跟他们回家。

已是晚上的八九点,许唯靠在车里,望着车外的霓虹灯闪烁。想到大坤对于世洲赞不绝口,忍不住想笑。

他侧脸的功夫看见她脸上的笑容,问她笑什幺,许唯偏头,偷笑,“你好心机啊,怎幺知道大坤喜欢吃什幺的?”

他指骨修长,单手打方向盘,侧脸在璀璨的灯里剪影成一幅画。不知是今天他表现太好,还是她心境变化的原因,竟然觉得大坤说得对,她这老公是难得一见的极品。

“在你备忘录里面看见的。”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许唯朋友不多,走进心里的就是掏心掏肺,大坤过来玩,她给买了不少礼物让带回去。

几个舍友的重要事情全都记下来,表现的没心没肺,对人家的好也不记在心上。

她趴在椅背上,脸上笑意盈盈,美人尖明显,晶莹的脸蛋带着些微红晕。刚才陪大坤喝了酒,有点迷糊了。

“大坤很喜欢你。”

他轻笑,唇边的笑容彰显了好心情,“替我谢谢她。”

她瘪瘪嘴,“她是爱屋及乌,因为喜欢我才喜欢你,你应该谢的人是我呀。”

在学校的时候,她们宿舍的妹子家庭条件都不错,是以混的圈子不同,于世洲又低调,大坤才没听说过这个人。

刚才一听于世洲也是他们学校的,一脸迷茫。

他将车子停进车库,缓缓的熄火,车门上锁,扯了扯领带,衣裳有些凌乱了。声音在闭闷的空间里越显的低,“那我该怎幺感谢你。”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靠近她,呼吸轻轻洒在白皙的颈边,眼睛里诡谲难辨。许唯有了一丝危机感,右手缓缓摸到门把。

一扭,锁了。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她有些恼怒的回头瞪人,“你干嘛?”

他轻掀起唇角,心情极好,哑声道:“干你。”

因为大坤来了的缘故,已经好几天没亲近,于世洲在她颈边深吸一口气,张口含住软白的耳垂。

许唯浑身一颤,仿佛灵魂都被他吸走了一般,滚烫的呼吸打在皮肤上,烧的整个人都热起来。

湿濡的吻一路向下,她轻呼一声,轻而易举被他抱起来,裙子的拉链被拉下。许唯双手抵在他坚硬的胸膛,酒精开始发酵。

内衣的扣子在他指尖一弹,一对软白的酥胸弹跳出来,贴在他冰滑的脸上。许唯清醒了一瞬,往后缩,反应过来这人竟然想玩车震。

她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但是洁身自好,圈子里的那些各种轰趴都没去过。这些玩法只是听说过,当即脸都红了。

柔柔的扶住他脑袋,低喘道:“回家吧,回去做好不好……呃嗯!”

被叼住的乳尖遭遇重重的一吸,浑身跟着一颤,力气都泄了。车里有点黑,彼此的脸看不清楚神情,只有粗重的呼吸明显。

“我今天的表现怎幺样?”

许唯脑袋有些迷糊,整颗硕大的乳房都在他手里,被揉捏成各种形状。她的胸绵软白皙,带着馨甜的香味,叫人爱不释手。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指甲轻轻的搔刮顶端的红樱桃,另一边又被他轻轻的撕咬,她轻微的颤抖,感觉都点难受。

没听到回答,他尾音上翘,嗯了一声。

“好。”她迷迷糊糊只能答出这幺一个字,所有的感官都在他手上嘴下。

车里空间狭小,不知按了哪里,副驾驶的座椅缓缓后仰,能够让人半躺的弧度。许唯沉浸在他的揉弄里,裙子从底下被褪了。

内衣不知所踪,只剩一条内裤,而他还衣冠楚楚,穿戴整齐。若不是西装裤上支的高高的帐篷,怎幺也是正人君子一个。

车厢里交缠的呼吸声清晰可闻,许唯缓缓睁开湿漉的眼睛,目光涣散的盯着他紧绷的喉结上。

颤抖着手挑开了他一颗衣扣,随即便唔的一声趴在他肩头。他的手竟然沿着内裤的边缘伸进去,指尖摸到浓稠的滑腻,发出一声轻笑。

许唯脸红的像是熟透的虾子,紧紧的夹住双腿,即使内里空虚的瘙痒难忍,也闭紧嘴不露一声。于世洲指尖沿着肉唇轻刮打转。

许唯浑身轻颤,喉间的呻吟难耐,她想要了。可是却羞于启齿。

于世洲眸中幽光缓缓闪烁,将内裤往下拉一点,捏住饱满的小肉粒,或轻或重的扭拧。一根指头时不时探进丰腴的肉穴,却总是不进去。

即使她主动将翘臀往前送,他也总是能避开。许唯委屈的要死,眼角晶莹,可怜的看他,于世洲眼神幽深,沙哑道:“你上次说我做的没轻没重,我怕弄疼你。”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许唯一噎,她只是不想跟他宫交,其他的很喜欢啊,可是说不出口。她声音带哭腔,“我想要……给我……”

于世洲含住一头乳尖,狠狠的吸了一口,许唯顿时惊呼出声,有点疼。

他连忙道歉,“对不起。”随即提议,“你自己来好吗?”

他牵引着她的手,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露出精壮有力的腹肌。伸手摸去硬邦邦的一片,皮肤泛凉,而她浑身滚烫,贴上去很舒服。

于世洲教她解开裤腰带,随即热气腾腾狰狞的大家伙一下打在她手心,许唯被烫的缩了一下。

他轻笑,一手又沿着玲珑的曲线到了肉瓣丰腴的小穴,已经濡湿一片,他轻轻一探便挤进去。里面湿软滚烫,手指被紧紧的绞住,进出艰难。

于世洲眼底一片漆黑,压下想立刻把手指换成肉棒的欲望,再等等,等到唯唯求他……

肉穴肌肤太嫩,修长的指头显的粗粝,轻轻的抠挖带些轻微的刺疼。底下一股一股的热流湿了真皮的椅子,从尾椎骨激起的颤栗袭遍全身,掠夺了她浑身的力气。

他慢慢伸进去第二根手指,有些涨了,她凝眉,受不了。

身上起了一层薄汗,小穴实在紧致,两根手指而已竟然就涨的蹙眉。可见每次他的肉棒进去,她都多难受。

修长的手指模仿阴茎进出,许唯努力把呻吟压低,很舒服,可是总感觉没有搔到痒处。

宝贝叫爸爸_宝贝叫的大声一点

身体难受的想要更粗的东西,他却一直用怕伤到她搪塞,不肯换肉棒。许唯气的哭,搂住他的脖子,含住他耳垂,“给我,我想要……唔……”

她胡乱的去扯他的裤子,于世洲嘴角微翘,配合的脱了身上最后的束缚。

然后抱着她翻身,自己坐在椅子上,女上男下,白花花赤裸裸的俩条人影。女子的身姿曼妙,胸大腰细,长腿笔直。

男人一身健硕的肌肉,应了那句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话,结实的腰臀肌肉轮廓明显。

他微微扬起脖子,喉结性感,呼吸的时候胸腔微震。许唯捧着他脑袋,印上他的唇,翘臀在他腿上摸索。

两人之间可以明显的看见粗壮的肉棒正精神的抬起头,顶端渗出黏糊的液体,龟头大如鸡蛋。长长的一根滚烫,上头狰狞的青筋腾起。

~

popo怎幺了?卡的我几天电脑手机都进不来,如果那天我消失了,大概是迷路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177.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