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我的yin乱生活小说_乱欲家族小说

作者:小福 2021-04-08 浏览:598
导读: 愉快的早晨虽然得以上课渡过,但有早餐吃,堂小姎就觉得心满意足。但,毕竟事与愿违。就在堂小姎要一口气解决掉最后一口早餐时,被教授叫了出去,说是家长有事紧急要找自己,要堂小姎收...

愉快的早晨虽然得以上课渡过,但有早餐吃,堂小姎就觉得心满意足。

但,毕竟事与愿违。

就在堂小姎要一口气解决掉最后一口早餐时,被教授叫了出去,说是家长有事紧急要找自己,要堂小姎收拾书包直接回家。

这种国小才会出现的情节怎幺就突然出现在她身上?而且到底是发生什幺大事,父亲急着召唤她?她才不是游戏王卡。不对,还是她做什幺被发现了?呃,堂小姎使劲回想,她应该也没做什幺坏事吧?

「羊羊,加油!再见。」慕千妮在她背后默默挥手。

「可是我……」堂小姎依依不捨的盯着那口早餐,「我、我的早餐——」

慕千妮比出OK的手势,「我帮你吃掉,绝不浪费,放心!」

不是啊靠!她才不是怕浪费,是她想吃!

我的yin乱生活小说_乱欲家族小说

走出教室外,堂小姎探了探头,哪里有一点老爸的身影?

正纳闷着,她又转过头,发现后头站了好几个黑衣人。堂小姎直觉不对,立刻想逃跑,后脑勺就被重重的敲了一记,堂小姎立刻昏死过去。

头壳像炸开一样疼,堂小姎几乎是被痛醒的。这绑架也不温柔一点,还想不想拿赎金啊!堂小姎皱眉。

堂小姎晃眼四周,她身处在一间格局整齐乾净的房间,一旁的女佣见她醒了,慌忙的夺门而出稟告她的消息。

嗯,这绑匪看起来挺有钱的,还有佣人呢,绑她做啥呢?堂小姎淡定得不能再淡定,不是不害怕,而是已经吓得懵了。

脚尖一触底,冰凉的感觉直冲神经,她扭扭脖子,下腹传来一阵咕噜声。哎呀,被打得昏昏死死去了,不知道多久没吃饭了。

是说,绑架绑得真优质呢,果然把她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搜刮一空了,连手机也没给她留下,联络任何人的机会都没有。

她望向另一个女佣,「有没……」正欲开口,她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极了,清了清嗓:「有没有吃的?饿坏了我这个人质可不好喔!」

我的yin乱生活小说_乱欲家族小说

瞧,这是一个人质该说的话吗?堂小姎非常完美地诠释了人质在上的角色。

「有的,小姐。」女佣倒是恭恭敬敬的推来了餐车,上头的餐点看似早就準备好了。

「……」堂小姎抽了抽嘴角,人质还能吃上龙虾?「你们下了毒?」

听说监狱给犯人的最后一餐都特别特别的好。

可、可是他们要到钱了吗?这幺快撕票不好吧?

「小姐请放心,全部的餐点都没有毒,可以食用。」

破罐子破摔,心一横,堂小姎拿起精美的刀叉,正要享用,门毫不客气地被推开。

带头的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拄着一只镶嵌无数宝石的拐杖,却很有架势,而且……看起来很是眼熟。

我的yin乱生活小说_乱欲家族小说

「小姎,妳醒了?」老人微笑,亲暱的喊着堂小姎的名字。

呃……该不会她不是被绑架?

「请问您是?」堂小姎礼貌的问道。

「小丫头!不记得我啦?」老人呵呵的笑了起来,「我是老头子呀!」

囧。

怎幺会有人叫自己老头子?

堂小姎仔细地回想,似乎有那幺一点朦胧的记忆。

老头子……

我的yin乱生活小说_乱欲家族小说

「邹汇!」那个称自己老头子的慈祥老人脸上有些不耐烦,转头看自己身后的保镖:「你们下手是不是太重了?这都把人打懵了?」

「是呀是呀!都把我打昏了!」见老人似乎帮着自己,堂小姎倔气嘴。

「哎唷!可心疼死我老头啰!」老人的眼光在她身上四处打量着,想看她有没有什幺伤口。

「你是……程、程老头?」堂小姎撑大眼眸,「我记起来了!」

那句可心疼死我老头喽终于勾起堂小姎的记忆,他不就是程祐的爷爷吗?那个小时候最疼最疼自己的,她总称他程老头的人!

「小丫头妳可记起我啦,快来给老头抱一个!」老人慈祥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朝堂小姎张开双臂。

「想死你了,程老头!」堂小姎毫不犹豫的扑上老人,笑得天真。

程漫是程祐的爷爷,家里的产业十分庞大,堂小姎的家就住在他们旁边,由于程祐与堂小姎的熟识,堂小姎常常在程祐家出入,也因此认识了程漫,成了忘年之交。

我的yin乱生活小说_乱欲家族小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178.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