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高H师徒文:修真h

作者:小福 2021-04-21 浏览:343
导读: 一名坐在角落的小女孩,穿着鹅黄色无袖洋装,裙摆因衬着柔软网纱而显得蓬松,手里抱着褐色泰迪熊娃娃,那身打扮看起来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她黑白分明的大眼此时蓄满晶莹的泪珠,脸颊...

一名坐在角落的小女孩,穿着鹅黄色无袖洋装,裙摆因衬着柔软网纱而显得蓬松,手里抱着褐色泰迪熊娃娃,那身打扮看起来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她黑白分明的大眼此时蓄满晶莹的泪珠,脸颊留着几条泪痕,眉间尽是倔强及娇贵,用着稚嫩着嗓音不停地哭着〝爸爸…我要爸爸…呜呜…妈妈……妈妈呢?〞

那张粉琢玉雕的脸蛋任谁看了都会喜欢,但可惜她除了哭吼之外,也不愿意跟谁说话,就像只小刺蝟一样,充满防御。

没有人告诉她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她只知道昨晚妈妈还哄着她睡觉,而今天早上就被陌生人带到这个有许多小孩的地方,且依稀只听到有人说「真是可怜的孩子」、「又是一个没有爸妈的孩子」……

这里是间孤儿院,在这里的院长及工作人员都是修女,她们将一生奉献给主,希望能够陪伴这些孤儿走过孤独的幼年时期,直到他们可以展翅高飞的一天。

当小女孩正哭着想念爸妈,一位修女带着微笑走到她面前蹲下,轻轻地说〝阿姨知道你想爸爸妈妈,但是哭久了就会变不漂亮,会变得丑丑的,不哭…不哭…〞

听着眼前的女人这麽一说,小女人更是扁起嫩嫩的小嘴,胖嘟嘟的手指紧紧掐住绒毛娃娃。

〝哇……我讨厌你…妈妈说我最漂亮…不会变丑…呜呜……你是坏人…〞她不分青红皂白地叫喊,将任性发挥到淋漓尽致。

那哭泣的分贝早已经远远传播到孤儿院门口,及各个角落,让正在上课或者玩耍的小孩子纷纷皱起小脸,显示出厌恶感。

院长正带着一名俊美高大,全身散发着不可侵犯气质的男人往哭声来原点而去,边走边与对方闲话家常,拐了个弯,走进进了一间教室。

〝玺棠,有人要来到你回家了喔!〞院长与男人走到小女孩的面前,她挂着和蔼的笑容说道,让修女退到一旁去。

高H师徒文:修真h

望见来的人不是爸爸妈妈,叶玺棠又更猛力地哭着,好像非得要将嗓子给哭坏不可!

男人丝毫没有被一个小小的人儿给影响,神情依旧波澜不兴,连眉头皱一下都没有,然後他蹲下修长的身形,唇边微微勾起,黑眸直直盯着那张哭花的小脸。

〝我叫邢梓墨,是你爸爸的好朋友,你爸爸托我将你带回家照顾。〞男人有着一副好听的嗓音,只是那里头的温度过於薄凉。

〝呜…爸爸呢?〞小小的叶玺棠收起嚎啕大哭的模样,扁着薄薄的二片粉唇,好不委屈地问着。

那双水汪汪的眼眸还带着一颗珠泪,让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喊萌,还会心疼地想要将她揽进怀中秀秀。

邢梓墨用着温和且无害地神情,缓缓回答〝你爸爸跟妈妈都去天国了,他们说要我好好照顾你,以後我就是你的爸爸,乖乖地跟我回家。〞,说罢,他伸出一只大手,等着小女孩主动接近。

老实说,他有些讶异背叛的好友竟会有个像洋娃娃可爱的女儿,但他在心底冷笑,若不是他欠他个人情,他是不会答应照顾他的女儿。

小女孩约略知道「天国」的意思,但更多的是她觉得在这里好孤寂,而他的出现就像是一个天使。

一个有着俊美面容,又愿意带她回家的天使!

她慢慢松开捏住布偶的小手,搭在那只大的不可思议的手掌心里,感受到那人的体温透过肌肤渗进她恐慌的心里,不安就一点一点地被消除。

被他牵握着,那是她第一次觉得除了爸爸妈妈之外,她可以是感到安心跟陌生人在一起。

高H师徒文:修真h

从那时候,她就觉得邢梓墨是爸爸妈妈带给她的天使,带给他的白马王子!

浸泡在热水池中,叶玺棠有些恍惚地盯着自己的小手看,思绪飘到八岁的那年,变故的那天去了。

〝小姐,等会帮你送姜茶上去。〞沈姨按着广播器温柔地说着,不久前见到少爷带着被雨水淋湿一身的小姐回来,她惊愕住,直到少爷吩咐她煮姜汤时,她才收起复杂的思绪。

被突如其来的声响给拉回神,叶玺棠稍稍转过上半身,按下位在浴池边的广播器回答〝嗯,麻烦沈姨了。〞

然後,她再度将身体沉入热水中,感受温热的气流在血液里头流动,跟在雨中的冻寒真是天壤之别。

她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自己在雨中遇到他?

虽说他让自己缩短了回到家的时间,不用受风吹雨打,但他的举动又在她的脑海中留下令人费解的问号。

如果是之前,依照叶玺棠对於邢梓墨的了解,他会连刹车都不踩地直接从她身旁擦身而过,绝不会浪费时间在她身上,连个一秒钟也不会给,但……今天他怎麽了?

唇角勾了勾,她觉得自己又幼稚地想到八岁时的回忆,邢梓墨绝对不会属於她的,所以决定将这问题抛到脑後,不要受他而左右了自己的情绪。

从浴池里站起来,叶玺棠拿过柔软的大毛巾将自己的身体擦乾,简单的围上,又扯了一条小毛巾边擦拭自己的湿润长发边走出浴室,最後坐在化妆台前坐下。

高H师徒文:修真h

此时,传来敲门声,她回应着〝进来。〞

-----------------------------------------------------------------------------------

一名坐在角落的小女孩,穿着鹅黄色无袖洋装,裙摆因衬着柔软网纱而显得蓬松,手里抱着褐色泰迪熊娃娃,那身打扮看起来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她黑白分明的大眼此时蓄满晶莹的泪珠,脸颊留着几条泪痕,眉间尽是倔强及娇贵,用着稚嫩着嗓音不停地哭着〝爸爸…我要爸爸…呜呜…妈妈……妈妈呢?〞

那张粉琢玉雕的脸蛋任谁看了都会喜欢,但可惜她除了哭吼之外,也不愿意跟谁说话,就像只小刺猬一样,充满防御。

没有人告诉她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她只知道昨晚妈妈还哄着她睡觉,而今天早上就被陌生人带到这个有许多小孩的地方,且依稀只听到有人说「真是可怜的孩子」、「又是一个没有爸妈的孩子」……

这里是间孤儿院,在这里的院长及工作人员都是修女,她们将一生奉献给主,希望能够陪伴这些孤儿走过孤独的幼年时期,直到他们可以展翅高飞的一天。

当小女孩正哭着想念爸妈,一位修女带着微笑走到她面前蹲下,轻轻地说〝阿姨知道你想爸爸妈妈,但是哭久了就会变不漂亮,会变得丑丑的,不哭…不哭…〞

听着眼前的女人这么一说,小女人更是扁起嫩嫩的小嘴,胖嘟嘟的手指紧紧掐住绒毛娃娃。

高H师徒文:修真h

〝哇……我讨厌你…妈妈说我最漂亮…不会变丑…呜呜……你是坏人…〞她不分青红皂白地叫喊,将任性发挥到淋漓尽致。

那哭泣的分贝早已经远远传播到孤儿院门口,及各个角落,让正在上课或者玩耍的小孩子纷纷皱起小脸,显示出厌恶感。

院长正带着一名俊美高大,全身散发着不可侵犯气质的男人往哭声来原点而去,边走边与对方闲话家常,拐了个弯,走进进了一间教室。

〝玺棠,有人要来到你回家了喔!〞院长与男人走到小女孩的面前,她挂着和蔼的笑容说道,让修女退到一旁去。

望见来的人不是爸爸妈妈,叶玺棠又更猛力地哭着,好像非得要将嗓子给哭坏不可!

男人丝毫没有被一个小小的人儿给影响,神情依旧波澜不兴,连眉头皱一下都没有,然后他蹲下修长的身形,唇边微微勾起,黑眸直直盯着那张哭花的小脸。

〝我叫邢梓墨,是你爸爸的好朋友,你爸爸托我将你带回家照顾。〞男人有着一副好听的嗓音,只是那里头的温度过于薄凉。

〝呜…爸爸呢?〞小小的叶玺棠收起嚎啕大哭的模样,扁着薄薄的二片粉唇,好不委屈地问着。

那双水汪汪的眼眸还带着一颗珠泪,让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喊萌,还会心疼地想要将她揽进怀中秀秀。

邢梓墨用着温和且无害地神情,缓缓回答〝你爸爸跟妈妈都去天国了,他们说要我好好照顾你,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乖乖地跟我回家。〞,说罢,他伸出一只大手,等着小女孩主动接近。

老实说,他有些讶异背叛的好友竟会有个像洋娃娃可爱的女儿,但他在心底冷笑,若不是他欠他个人情,他是不会答应照顾他的女儿。

高H师徒文:修真h

小女孩约略知道「天国」的意思,但更多的是她觉得在这里好孤寂,而他的出现就像是一个天使。

一个有着俊美面容,又愿意带她回家的天使!

她慢慢松开捏住布偶的小手,搭在那只大的不可思议的手掌心里,感受到那人的体温透过肌肤渗进她恐慌的心里,不安就一点一点地被消除。

被他牵握着,那是她第一次觉得除了爸爸妈妈之外,她可以是感到安心跟陌生人在一起。

从那时候,她就觉得邢梓墨是爸爸妈妈带给她的天使,带给他的白马王子!

浸泡在热水池中,叶玺棠有些恍惚地盯着自己的小手看,思绪飘到八岁的那年,变故的那天去了。

〝小姐,等会帮你送姜茶上去。〞沈姨按着广播器温柔地说着,不久前见到少爷带着被雨水淋湿一身的小姐回来,她惊愕住,直到少爷吩咐她煮姜汤时,她才收起复杂的思绪。

被突如其来的声响给拉回神,叶玺棠稍稍转过上半身,按下位在浴池边的广播器回答〝嗯,麻烦沈姨了。〞

然后,她再度将身体沉入热水中,感受温热的气流在血液里头流动,跟在雨中的冻寒真是天壤之别。

她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自己在雨中遇到他?

高H师徒文:修真h

虽说他让自己缩短了回到家的时间,不用受风吹雨打,但他的举动又在她的脑海中留下令人费解的问号。

如果是之前,依照叶玺棠对于邢梓墨的了解,他会连刹车都不踩地直接从她身旁擦身而过,绝不会浪费时间在她身上,连个一秒钟也不会给,但……今天他怎么了?

唇角勾了勾,她觉得自己又幼稚地想到八岁时的回忆,邢梓墨绝对不会属于她的,所以决定将这问题抛到脑后,不要受他而左右了自己的情绪。

从浴池里站起来,叶玺棠拿过柔软的大毛巾将自己的身体擦干,简单的围上,又扯了一条小毛巾边擦拭自己的湿润长发边走出浴室,最后坐在化妆台前坐下。

此时,传来敲门声,她回应着〝进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545.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