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我等你,很久了by咬春饼:做小说

作者:小福 2021-04-21 浏览:214
导读: 今日唐府院子里有些热闹,穿着新衣,簪花敷粉的丫鬟婆子来来往往。“这边,这个灯挂这边。”“主子的衣服跟书都仔细点搬,晾到院子里。”“这彩绸赶紧送去,那边正等着呢。”……段小...

今日唐府院子里有些热闹,穿着新衣,簪花敷粉的丫鬟婆子来来往往。

“这边,这个灯挂这边。”

“主子的衣服跟书都仔细点搬,晾到院子里。”

“这彩绸赶紧送去,那边正等着呢。”

……

段小姐坐在大花园的八角亭里剪花样。

这是跟府里的几个小丫头看来的,今日便是乞巧节了,几个小丫鬟心思灵巧,也是要分个高低出来,就凑在一起剪彩纸彩绢。

她们是活做完了才闹着玩儿的,但是凑巧管事的婆子过来汇报布置,说着就要带她四处逛逛,看看成果,就逮到了这几个小姑娘。

三少爷前几日就来了信说七夕恐怕赶不回来,段小姐闲得惆怅,就学了打发时间。

她学东西实在很快,没一会儿,石桌上堆放了好几个小物件。

一个小丫鬟捧着食盒满脸喜色快步过来,行礼道:“夫人,这是厨房刚做好的点心,趁热给您送过来了。”

我等你,很久了by咬春饼:做小说

段小姐奇道:“什么点心?这么稀罕?”

移开盖子,里边是一盘叠放整齐的面饼,只是形状颇为奇特,兔子金鱼,元宝花灯,各式都有,颜色是金黄的,好像炸过。

咬了一口,很酥,满口都是芝麻的香与小麦的醇,这饼看着不算多么精巧,但是从前却没见过。

小丫鬟忙回道:“回夫人,这是新来的厨子做的,说这是他们那儿节日会吃的点心,叫巧果,寓意很不错,”见段小姐又解开下一层笼屉,又道,“下边是依着夫人讲的,做的一些荷花荷叶莲子的菜色。”

段小姐连着吃了几道,都觉不错,因着是七夕,厨子还费了些心思,摆盘做了特殊花样,看着赏心悦目。

搁下筷子,旁边丫鬟就递了茶过来,喝了一口道:“做的不错,厨房有心了,看赏吧。”

小丫鬟喜滋滋领了赏钱退下了。

段小姐又尝了几口巧果,就带着一众随侍去了水阁。

这府里有很多地方寻常时候下人是不能多呆的,这些地方都是三少爷为段小姐而建,所有布置亲力亲为,都依着她喜好来,水阁就是其中之一。

水阁建于湖面之上,回廊很多,花木怎么栽怎么摆都很有讲究,这一番节日布置还得她亲自去看看。

一路走来,处处装饰一新,却也处处都是回忆。

我等你,很久了by咬春饼:做小说

园子一角是她那日下雨赏过的花丛,路过主院前边,还晒着她们一起穿过的衣衫,一起看过的书册,甚至进了水阁,桌角还摆着当初没读完的易安居士的诗集。

水阁不能随意破坏,所以彩灯是立在地上的,彩绸系在灯柱上,绑出漂亮的花样,彩灯上还绘了许多喜鹊图样。

一一查过,已经略微过了午膳时候,饭就在水阁用了,美食美景,别有一番风味。

到下午的时候,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府里上下又轮番聚在一起看戏。

戏班是早就约好的有名的班子,演牛郎织女甚为出名,这故事大家虽然都清楚,但是看着台子上你来我往,还是很热闹。

唐府里的是三面临水的戏楼,台子上缠绵悱恻,舞刀弄棒,都能传出去很远。

戏班子的大价钱没有白花,动人心弦的爱情剧目一场接一场,像是要将天下的美满爱情都拘成一捧,甜到你心里去。

间或还有默契惊人的双簧,灵活讨喜的杂耍,还有神乎其技的幻术,据说是东瀛那边的伎俩,倒是让段小姐有几分好奇,她也是眼睁睁看见扑啦啦一群喜鹊突然出现,通人性一般组成鹊桥,而后幻术散去,却是一只鸟也没有,全都不见了踪影。

天色微暗时戏台上就点了灯,同时府里各处彩灯也亮了起来,戏楼旁的水边也亮起一盏盏花形船型彩灯,湖面映着水灯的光亮,也藏着戏楼的光影,还有粼粼的水光。

戏已经唱到了尾声,相爱的两人执手靠在一起,嘤嘤垂泪,本是和和美美的团圆结局,因着快要散场,倒有了几分凄凉别意。

段小姐不忍再看,径直回了房。

我等你,很久了by咬春饼:做小说

也不点灯,就坐在窗边。

丫鬟小苑进来看了眼,又退出去端进来一份茶点。

小苑是她出嫁带过来的一个丫头,伺候好几年了,带过来照顾的很贴心。

“小姐,”她这样叫着,倒叫段小姐想起了从前,“吃点吧,绣娘早前就把新衣服送来了,等会儿您换上,我再给您梳个漂亮的花式,陪您出去逛逛,晚上街上肯定比今天府里还热闹。”

衣服是早就量了裁做的,只是试衣时她却清减了些许,不得不拿回去修改。

茶点又往她跟前推了推,段小姐无奈吃了点,小苑已经跑去点了灯。

衣服是深深浅浅的赭红,比起正红的明艳,这个色泽更温柔妩媚一点。

头发挽了高髻,除了眉心一个红宝石额坠,头上只簪了嵌宝绢花,脖子上戴着珍珠宝石的多层项链,纤腰上坠了复杂华丽的禁步。

青青黛眉弯弯月,盈盈双眸一汪水。脸颊是羞粉,嘴唇是咬朱。

薄薄纱儿轻轻挽,香香扇儿浅浅遮。

出了唐府,过个长街,就是市集了。

我等你,很久了by咬春饼:做小说

马车停在了入口,护卫不远不近的跟着,几个丫鬟左右护持,以防惊扰冲撞。

往日里最是矜贵自傲不过的少爷小姐们都混在挤挤挨挨的人群里,普通人家的姑娘小子也打扮一新,边走边看。

未婚的男男女女心里都骚动着,身子对着摊贩的稀奇玩意儿,眼睛却偷偷瞧着左右行人,以期盼寻找到合心合意的伴侣。

已婚的夫妻也都十指相携,俯首帖耳,走走停停。

这样的日子里,小孩子大概是最轻松的,一个个也不过大人腰高,矮的还没腿长,咬着糖糕,捏着油饼,一个牵着一个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不慎碰着了新妇少女,也不嗔怪,偶尔将两个害羞男女推到一起,还促成一段姻缘。

段小姐在这热闹的集市里,心情也跟个孩子差不多,看了这个看那个,倒也有不少年轻男子手里拿着鲜花偷偷看她,可是看见她的妇人髻,又都垂着头离开了。

说来这鲜花也是节日里一个特色,男子执花,若遇到中意的女子,就递花过去,再是害羞表达不清,姑娘也能明白意思,女子则多系着手帕香囊,看对了眼,将帕子香囊抛在男子怀里,绵绵情意也就在不言中了。

段小姐要了份糖糕拿着吃,刚刚跑过的孩子几乎都拿着这个,尝了下,太甜了,小孩子估计爱的不行,也是,这日子里,过了年纪的男女哪儿还会看吃的。

倒是有个七巧莲蓬让她看了下,其实也没什么稀奇,只是特意挑选出的七孔的莲蓬头,烹制后卖个噱头,可也是巧思了,七窍,通乞巧,正是姑娘们孜孜以求的,所以生意正经不错,连着摊子上其他东西也卖得比别人好。

还有脑子转得快的,乞巧节多数妇人会种生求子,就是弄个盆捂些绿豆什么的好发芽生长的作物,以求怀孕生子的好兆头,就有小贩立刻做了豆芽粉,拌些蒸肉、青菜、莲子花生玉米之类,浇上辣子,叫红红火火多子多福。

一堆夫妇一起,一点就是两碗,真是千般人万般主意。

我等你,很久了by咬春饼:做小说

段小姐只跟着人群走,几个丫鬟倒是捧了不少东西,有她的,也有自己买的,她平时对下人并不苛刻,小丫鬟都有些私房。

随着涌动的人流挤过拥挤的吃摊,又路过围转的卖艺人,段小姐还隔着人圈扔进去一块不小的碎银,实在是那个被驯养的小猴子着实可爱,养的油亮光泽,矫健灵活。渐渐被推挤到一片临水开阔处才脚步慢下来。

一排排样式各异的彩灯悬挂,穿梭往来的都提着灯笼,台子上还有舞狮抢珠。

不留神怕是要以为是灯节。

细看才知道是猜灯谜罢了。

七夕节男子有乞智的传统,看来这里就是在攀比谁解谜结对最好最快了,刚刚路过河岸,也有许多年龄还小些的闺阁姑娘,三五聚在一起,对月穿针或是打络子、翻花绳,十指翻飞,也很好看。

正要上前去看看,猛不丁树上落下来个人。

还是黄色的衣衫,熟悉的不羁模样,看见她吃了一惊,挠挠头:“是你啊!”

段小姐也很乐意见到他:“怎么,你也是来猜谜的?”

孙姓少爷张张嘴:“猜谜?什么猜谜?这一溜河岸都是桃树,我来吃桃子的。”

几个小丫鬟都笑起来,段小姐忍俊不禁,怪不得又是从树上下来:“你这人莫不是猴子变得,怎么总是偷桃?”

我等你,很久了by咬春饼:做小说

孙少爷还有些茫然:“那你要么,我去给你摘几个。”

说着不等人拒绝,又翻身上了树,跳上跳下,翻来找去,倒真像是刚刚卖艺人养的小猴子。

孙少爷不过刚刚离开,就又有个长相英武正气,偏偏装得很斯文的男子过来了。

这人看着实在不像坏人,过来却眼也不错的盯着段小姐,拱手道:“在下姓朱,不知小姐芳名,小姐仙姿,实在叫在下见之忘俗,心神摇曳,不知在下可有荣幸——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550.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