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作者:小福 2021-04-22 浏览:413
导读: 第55章 一见锺情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挽着安经纬的胳膊步入大厅,易瑶并没有多少紧张,况且现实也不像那些偶像电视剧中,男女主角一出场所有人都像装了自动探测头一般齐齐...

第55章 一见锺情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挽着安经纬的胳膊步入大厅,易瑶并没有多少紧张,况且现实也不像那些偶像电视剧中,男女主角一出场所有人都像装了自动探测头一般齐齐看向门口,然後幼稚又花痴地用谁都能听到的声音“窃窃私语”:“×少好帅啊!那丑女人是谁?”“那女人不错哦!新出道的明星吗?”

“……”好吧,虽然没人说话,但女人们的眼睛里还是看得到某些热切而狗血的感慨的……

偏头偷瞥身旁的安经纬,一贯各种皮衣夹克的男人此刻倒是衣冠楚楚穿了一套黑色的平口礼服。帅气的黑色短碎发、俊秀的鬓角、淩厉但漂亮的眼眉,直挺的鼻子头部微尖,让他的侧脸轮廓俊美之余更添慑人的气势……他大概是不想来参加吧,眸中的厌恶和冷漠竟是这样赤裸裸。

男人突然转头低眸,吓得她赶紧收回目光,两只眼睛闪烁不定不知往哪里看好。

安经纬嘴角微扬,不一会儿整张俊脸都布满毫不含蓄的得意,“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去,让你慢慢看?”

易瑶小脸倒是没红,脚下却是反射性敏捷地抬起往他脚上踩。

死了……当脚下坚硬的触感传来,她的大脑才发现身体干了什麽。怯生生收回小脚,小脸逃避地扭到另一边。

惊诧和被冒犯的怒意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便被她别扭又可爱的娇态逗得悦意满怀,“被订婚”的厌烦情绪顿时冲淡大半。

见到安经纬如此自然轻松的悦意表情,康奕倍感意外地看向好友身边侧着小脸的女人——细柔的棕黑色头发挽着一个别致的盘发,点缀着一个小小的红色宝石发饰,优雅而不张扬,肤如凝脂的耳畔颈间是一套价值不菲的红钻饰品,与女人身上妩媚妖娆的黑色长裙一起,将她细腻的皮肤衬得格外白皙柔软。

“经纬。”口中唤着好友,康奕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易瑶,等看清她那张转过来的小脸……他竟有些心痒。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女孩很年轻,微翘的下巴弧度柔和的脸颊,粉嫩的唇瓣像是只抹了一层薄薄的唇冻,看着便觉滋味可口,秀挺的鼻子鼻翼小巧,完美地搭配着她可人的脸型,一双乌溜溜的杏眸既亮且透,乍看上去乾净地像是未谙世事的少女,但若直视她眸色漆黑的瞳眸,却让人有种被望至心灵深处的心悸。

“康奕?你小子什麽时候回来的?”见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安经纬也难得地爽朗笑道。

康奕没有回答,径直走到易瑶身前,目光中一片坦诚,“你好,我叫康奕,希望没有冒犯你或吓到你,但我……好像真的对你一见锺情了。”

易瑶嘴角微微抽搐。

安经纬眼角直跳。

康奕身後,简云遥皱皱秀眉,望了眼易瑶,默默转身离去。

原本准备靠近打招呼的男男女女,一见安经纬由晴转阴面色不愉,个个识趣地就地转弯。

易瑶想死。谁能告诉她这是什麽鬼情况!偶像剧也没有这麽演的吧!

粉唇微动,易瑶却不知该不该出声,出声又该说些什麽。她的立场?身份?略感无奈地望向身旁的男人,恰好对上男人低垂的利眸——

冷冽的眼神夹着深沉的怒意,看得易瑶心头一寒,短暂的慌乱後心中也不免升起恼意和屈辱。她并没有想来这里,没想见这里的任何人,甚至还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无论发生了什麽让他生气的事,那也绝不该是她的错!

只因他手中握着让她投鼠忌器的砝码,她就活该被他予取予求恣意对待吗?她——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脑中闪过妮娜柔弱哭泣的脸庞,妮娜妈妈孱弱的身躯温柔的笑容,想着这些年在妮娜家中蹭过的饭……

松掉紧攥的拳头,易瑶向身旁男人身上靠了靠,“康先生真会开玩笑——”

“闭嘴。”安经纬冷厉道,“你没有在这里说话的资格。”

“……”小手重新紧握。

不远处,犹如浊世翩翩佳公子的檀华无视周围老少女人觊觎的目光,漠然却不避讳地看着易瑶三人。听到安经纬轻鄙的话语,再瞧着易瑶敛眸顺眉,强自平静却毫不反抗的模样,檀华冷哼一声。

一个女人究竟可以有多贱,他今天才算是真正见识到。

小鸣,你就是被这样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你觉得,哥哥该做点什麽,做到什麽程度,才对得起你受到的那麽多伤害呢?

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放下手中的酒杯,檀华最後瞥了眼易瑶的方向,挺拔的身姿转身走向侧门。

“瑶瑶?真的是你!”

易瑶闻声一颤,不敢抬眸。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不、不要!不要在这种时候,不要在她最卑贱的时候……遇到她仅剩的朋友!

松开安经纬的胳膊,易瑶刚想迈步就被安经纬一把搂住腰肢钳制在身旁,“有人在跟你打招呼呢,你想去哪?瑶瑶。”

第56章 介绍身份

“小棋!”展复远拉住艾棋,暗暗摇头示意她别过去。

艾棋困惑地看看展复远,再望向前方被男人粗鲁对待的易瑶,迈出去的脚步进退两难。

展复远快速打量了一下四周判断形势,见不断有人上前靠近,他果断揽上艾棋的薄肩打算离开。打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劲,现在就更觉得不对了。他父亲虽然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大,但在这个富豪遍地的城市也不过算是个暴发户,能收到安陆天酒会的请柬已经很勉强了,怎麽可能还“恭请您及令郎”!但是难得有这样进入核心权贵社交圈的机会,他父亲根本不疑有他,巴不得带他来见识一下,而小棋不知在哪听说这样的酒会会有不少明星出现便撒娇要来,他实在想不出有什麽拒绝的理由便带她来了。

他怎麽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易瑶,而易瑶身边那个气势淩人的男人一看就非寻常权贵,谨慎起见,还是先保持距离为好,谁知他还没来得及提醒小棋,小棋就已经眼尖地叫出了声。

“看来你朋友的男伴并不想见到你啊,怎麽?你也勾引过他吗?”安经纬的声音不高不低,堪堪让已经转身的展复远和艾棋两人听清他的话语。

语气听上去轻松戏谑,康奕却分明从好友脸上看到了暴风雨前的滚滚乌云。

“经纬……”

“呵……”安经纬低笑一声,“你小子在意大利就学着怎麽泡女人了是吧?还一见锺情!这个女人不用泡,”搂在易瑶腰间的手臂向康奕的方向一推,“想玩拿去玩。”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艾棋无法置信地扭头回望。

易瑶被推得踉跄两步,康奕连忙伸手去扶,没等他碰到易瑶,她便已经稳住身体挺起了背脊,神情沉静地抬起小脸。

康奕讪讪地收回手,下意识看了眼身後,却没有看到简云遥的身影。他切切实实感受到安经纬对这女孩的特别了……

安经纬在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如果真是玩玩而已的女人,经纬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怎麽可能说这麽多一听就口是心非的话!明明是他在向这个女孩表白,经纬却把一腔怒火都发在这女孩身上,只能说明一件事——经纬在怕,怕这女孩会受他表白的影响,甚至被他抢走,所以以这种强势蛮横的方式昭显其对女孩的控制权。

这种滋味不好受吧……

发现好友已经不自察地动了心,康奕自然收起了自己对易瑶半真半假的兴趣。那麽现在他的问题就是,他是该对自己这位“上女无数”却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好友悉心教导循循善诱骗取美人心呢,还是火上浇油重症下猛药等着人用血泪换经验值?

艾棋突然推开展复远的手臂,定了定身後步伐坚定地走向易瑶。

“小棋!”展复远见状,只好跟了上去。

看着一向活泼欢笑的艾棋一脸凝重地朝她走来,易瑶弯弯嘴角,勉强地露出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任何结果她都接受!任何!

“瑶瑶,我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我也不会问你什麽。但我希望你知道,不管你做了什麽,我就算不认同也一定会尊重你的选择。还有一点,如果你遇到困难需要帮助,哪怕我能力有限也请你一定要告诉我,至少……你不愿哭的时候我可以替你哭!”说到最後,艾棋凶狠地瞪了一眼高她两个头的安经纬,圆圆的眼睛中泪光闪烁。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易瑶鼻头一酸,险些失控,但还是振作精神,回了艾棋一个感谢的笑容。“我知道。”

展复远拍拍艾棋的肩,给了易瑶一个支持的眼神,点点头。然後神态镇定地看向安经纬和康奕,“我是展复远,这是我的女朋友艾棋,我们是易瑶的朋友,好朋友。”

安经纬眸光不定,看着眼前比他小了五六岁,却已初现峥嵘的男孩,听着人家“炫耀”似的说明与易瑶的关系,他总算顾忌身份抑制住内心的邪火,没有出言让对方难堪。

“小艾,复远,我没事……我以後会跟你们说清楚的。”易瑶平复心情道。

“为什麽要以後,现在不能说吗?”安经纬上前半步揽上易瑶光裸细滑的肩头,若有若无地摩挲,“你不向你的两位好朋友介绍一下,我是你什麽人吗?”

易瑶仿佛呆了一下,然後抬眸望向他,“那麽请问我该如何介绍您,在您看来,您又是我什麽人呢?”

老子是把你操得死去活来的男人!一句话瞬间蹦到喉间,被最後的理智卡在了嗓子眼。安经纬黑眸中的流光简直可以滴出火,女人视他於无物的眼神看得他几乎发疯!

“您希望我怎麽回答?金主?我拿过你一分钱吗?主人?我签过卖身契吗?你只是一个用卑鄙的手段让我不得不任你摆布的人,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她——安经纬惊怒地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她的确……从没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麽!他之所以可以把她肆意地压在身下进出她的身体,只是因为她不顾一切地保护着她的朋友!从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那样强悍地不容人质疑的姿态,让他从未怀疑过她的决心,让他从来没有去想,如果她不去管孟妮娜母女的死活,她随时可以逃离自己身边!

随时!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第57章 约定取消

安经纬握着她肩头的手掌用力收紧,易瑶咬牙忍着,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

“是……因为妮娜吗?”艾棋问道。

易瑶乍慌了一下,“不、不是,不关妮娜的事,是我自己的原因。”

“不可能,你绝不会因为自己的事接受他人的威胁!难怪妮娜哭着说她害了你,还说什麽终於可以不用拖累你了!你们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什麽?妮娜怎麽了?她什麽时候跟你说的?”易瑶急忙道。

艾棋有些顾忌地看看安经纬,但还是开口道,“妮娜昨天给我打电话,说了很多奇怪的话,因为你手机关机联系不到你,就托我遇到你跟你说一声,让你给她回个电话。”

易瑶二话没说从手包中拿出手机,的确已经关机,“小艾手机借我。”

接过小艾的手机,易瑶一边拨号一边就要往外走,胳膊却再次被男人抓住。易瑶头也没回,反手转臂挣脱。

“经纬!”康奕连忙制止安经纬接下来的阻拦。

易瑶低着头焦急着听着手机里的铃声,就连在门口撞到人也只是匆匆道歉就继续往外走。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被她撞到的高大男人皱着眉头目送她出厅,再一见不远处的安经纬和两男一女,垂眸想了想,跟身旁的女伴交代了一下,就尾随而出。

“妮娜!出什麽事了?”

“瑶瑶!”

妮娜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让易瑶稍稍安心,“我没注意手机没电了,怎麽了?小艾说你找我?阿姨出什麽事了麽?”

“……已经没事了。瑶瑶……对不起,谢谢你。”

“什麽叫‘已经’?妮娜你把话说清楚!”

“我什麽都知道,我知道你为了我去求安先生,甚至答应做他的女人,汪旭风才会撤诉的。瑶瑶,我不怕坐牢,我真的不怕,这五年我都熬过来了,我怎麽会怕坐牢?我只是……我只是舍不得我妈妈,所以我装作什麽都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

“妮娜……”听着妮娜哽咽的声音,易瑶只想抱抱她。

“但是现在已经不用了,瑶瑶,你不用再保护我了,我妈妈她……她已经解脱了。”

“……”听着妮娜过分放松的声音,易瑶突然极度不安起来。妮娜妈妈的病情她一直有心理准备,但她更担心的是妮娜!这些年,本性胆小脆弱的妮娜完全是为了救妈妈而忍耐着而活着,现在妈妈不在了,妮娜……“妮娜!你现在马上回来,我需要你。”

“你……需要我?”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对,我需要你。”易瑶斩钉截铁道,“你弄错了一件事,我找上安经纬,你的事只是原因之一,你忘了?我最初的目的就是要接近他,拿到《月之音》的角色。而我现在已经拿到了,接下来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需要你帮我照顾宁月琴。”

“……真的?”

“合同就在我手上,你回来就可以看到了。我想做的事,有哪件是没做到的?”

“你真的……需要我?”

“妮娜,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了。”

“好……我帮你!瑶瑶……谢谢你。”

“该我谢谢你才对,回来吧,我和小艾等你。”挂上电话,易瑶默立许久。

阴暗处尾随的高大男人反身走回大厅,俊雅倜傥的面容上满是讥诮。

那个女人,无论何时遇见,无论人前人後,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显露着她那点心机与企图。大概也正是因为她是这样的女人,老天才给了她一副令男人着迷的身体吧,否则,又岂会有这麽多男人可以尝得到她的销魂滋味。

“是李轻南!”“真人比电影里更帅耶!”大厅里的老少女人们这下算是彻底压不住淡定了……

李聿极具风度地朝四周探来的目光微笑点头,带着女伴走向生意上的朋友。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片刻後,易瑶回到艾棋身前,交还手机。

“到底怎麽了?”艾棋紧张地问道。

安抚地看着艾棋,易瑶轻声答道,“钟阿姨过世了。”

“什麽?那、那妮娜……”

“以後再说吧,我准备走了,你们呢?”

“我们——”

“走?我有说过你可以走了吗?”安经纬好不容易按捺下去的情绪又被她三两句话挑起。

易瑶侧身抬眸,“妮娜妈妈已经不在了,所以三个月的约定取消。”

平静地近乎无欲无情,哪里还看得到什麽乖巧温顺、巧笑嫣然、娇羞可爱,她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她怎麽敢?

“你耍我?”胸口弥漫着又涨又堵的疼痛,安经纬的眸中透着嗜血的狂野。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易瑶蹙眉。

“我很清楚自己的力量,你可以轻而易举地伤害我所有的朋友,让我眼睁睁无能为力地求你。但是——”平淡的语气一转,挑衅的眼神带着不惜一切的坚决和魄力,易瑶一字一顿低沉道,“你安经纬若是还承认自己是个男人,你有什麽就冲我来,我都接着!你要非得卑鄙地牵扯其他人……我就看看在你心脏上插把刀,你会不会死!”

第58章 现在以後

大四的学生陆续离校实习之後,校园也清净了不少,入夜後,属於大四学生的宿舍楼层更是安静地能听到呼吸的回声。

易瑶宿舍的几个宿友,一个回家找工作,一个搬了出去和男友租房,家在本市的艾棋更是早就清空了床铺,但是这晚,艾棋却回到了宿舍挤进了易瑶的被窝,听她讲这一个多月以来的故事。

11月26日,清晨。

易瑶蹑手蹑脚地起身下床,回头一望,床上小艾的双眼还有些微微的浮肿。她不想再对小艾有任何的隐瞒,所以她全都说了,从裘易行开始,到安经纬,再到檀华、李聿。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四个男人,频繁而荒淫的性爱,甚至在一天之内先後跟三个男人做,还同时被两个男人一起……

羞耻吗?

是的,羞耻。每当在男人面前脱下衣物赤裸身躯,被他们随意触碰玩弄,扯开大腿露出最私密的阴处,然後被男人的性器深深地贯穿、抽顶摩擦体内至嫩的穴肉,口中淫浪地吐出呻吟……她不能不羞耻。

但也仅止於这点羞耻。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洗漱完毕背上背包,给小艾留了字条之後,易瑶便悄悄出门。她得感谢昨晚那位叫王辉的司机一直在车里玩手机,否则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在昂首出门後再灰溜溜回去叫安经纬给她开後备箱拿背包。

去见了一个模样甜美的小师妹说了些事之後,易瑶直奔机场。十点十一分,飞机降落在H市。看着手中下午五点的返程机票,易瑶估摸着时间,倒没有太过着急。剧本虽厚,但终究是改编自《月之音》,除非是完全原创的角色,否则以宁月琴对原着的熟悉程度,她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挑出想演的角色。接下来就是等一月份进组,计画拍摄四个月,就算拍摄严重超期,在她毕业前应该也拍完了,而那时,她和宁月琴的联系也可以画下句点。

至於毕业後,她有几种打算,一种就是按部就班,找份设计的工作进公司上班;一种则是做SOHO族,若专心接单来做,她有信心填饱自己的肚子;还有一种是她没来得及仔细考虑的……小册想成立工作室创业,提了好几次希望她加入,起初她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但看他这半年的势头,倒让她越来越有兴趣了。

一想到小册那泼猴般的性格,为了追一个学姐居然立志创业要做富一代,她就忍不住想笑。如果加入小册的团队,不管创业结果如何,过程一定很精彩吧。

轻松的微笑绽放在明媚的俏脸上,煞风景的手机铃声却在此时响起。

“喂,易瑶,你现在在哪?”

“梁叔?我刚到H市,怎麽了?”

“……那正好,宁月琴出事了,你直接到市局来。”

宁月琴,女,39岁,演员,涉嫌故意伤人身体。

“瑶瑶……”宁月琴一见到易瑶,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次决堤,看不出岁月痕迹的面容姣美凄婉,无助的哭泣声更令闻者为之心酸。

“……”易瑶面无表情地看着宁月琴的眼睛,好一会儿,扭头走出看守所。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一路无言,直到回到剧组下榻的酒店,易瑶取下背包放到宁月琴房间的桌上。精致秀丽的小脸神情平静,然而双手的指甲却在紧握间在背包上抓出刺耳的声响。

“谢谢你,梁叔。”

宁月琴昨天被带进拘留所,半夜的时候梁耀中就赶了过来,请了律师保释了宁月琴,然後才通知她来,她应该谢谢他。

“不用你来谢,通知你只是因为她没有其他的亲人。”梁耀中语气略硬。

“那被害人现在在哪家医院?”

梁耀中不禁有些生气,“我要你来,是要你好好陪你阿姨,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都不问一下到底怎麽回事,不关心一下你阿姨怎麽样了,开口就问‘被害人’?”

“我知不知道事实现在不重要,她‘现在’怎麽样也可以暂时放放,但被害人的伤势和态度将决定这是一个刑事案件还是一个民事案件,决定她的‘以後’。”易瑶的声音不愠不火,听得梁耀中莫名地气短,竟有些被上位者压制的错觉。

“你、你去了也是见不到人的。”

“也就是说不会轻易达成谅解了。那他们有提什麽条件吗?”

梁耀中看了眼床边默默垂泪的宁月琴,欲言又止,回过头再一看身前年轻女孩理性至极的面容,发酵了一晚的恼怒一股脑宣泄出来。

“你问这麽多有用吗?啊?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能耐?找到卓不尽给她安排工作,这下你高兴啦!你以为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她一个人应付得了那些打她主意的人?如果她真的因为这件事要坐牢,那都是你害的!”

我和公gong在厨房啪啪小说:公憩乱

“不、不是!瑶瑶是想帮我!”宁玉琴立刻梨花带雨地站起身,“是我自己不好,我、我不该去跟他们喝酒,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推他的,是他——”

“喝酒?”易瑶偏头,忍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为了什麽?”

宁月琴怯怯地望了望梁耀中,“袁副导演说,可以帮我推荐去、去……”

“去《月之音》。”易瑶介面,说完,不知是喜是悲地哼笑一声。

“现在讲这些有用吗?”看到宁月琴柔弱的模样,梁耀中又怜又气,厌恶地怒视易瑶,“你不是很有本事吗?你既然能找上安先生摆平你朋友的事,那你还呆在这干嘛?只要安先生开口,袁金重伤也能变轻伤,只要他们那帮人改口说是袁金自己摔的,你阿姨就会什麽事都没有!还愣着干嘛?去啊!”

“……凭什麽?她坐不坐牢,跟我有关系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56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