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作者:小福 2021-04-22 浏览:280
导读: 第25章 变奏之始 一想到这一对冤家,赵勇真心哭笑不得。 据说这两位本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小时候感情相当不错,直到——两人上高中的时候先後两次交了同一位女朋友!是的,两...

第25章 变奏之始

一想到这一对冤家,赵勇真心哭笑不得。

据说这两位本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小时候感情相当不错,直到——两人上高中的时候先後两次交了同一位女朋友!是的,两次!两次他们都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对方戴了绿帽子。

男人嘛,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於是一对多年的小夥伴分道扬镳。数年後,一个驰骋影坛,成为身价最高的票房之王,一个纵横时尚圈,成为潮流标杆的缔造者。各自在相应的领域称王,本是极好的一件事,可是这俩人简直就是命中注定的冤家!三不五时总会爆出点大家意想不到又不会感到奇怪的冲突——两人在拍卖会上死磕啦、看中同一款概念车啦、送了某女星同样的生日礼物啦,诸如此类。

可就在李聿转型要做导演,组建其处女作主创团队时,他又指名要檀华跨界担任总美工师!最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檀华还答应了!

这不扯淡吗?李聿在导演行当是新手,但怎麽说他也是导演系科班出身,可檀华化妆造型一流,总美工可不止人物造型啊——最重要的是,两个见面连招呼都不打的人要一起拍电影?要不是这部电影李聿自己也投了重金,他都要怀疑李聿这是铁了心要坑安少了!

不过呢,在这个圈子里呆久了,什麽样神奇的事也都见过不少,他倒是很期待这对冤家会不会折腾出又一桩神奇事件。

“哦,哪俩个?”李聿横了眼下巴微扬的檀华,问道。

檀华徐徐转头看向李聿,“你近视了?”

“我看起来像近视了吗?”

“没近视你不知道自己看啊?”一句小家子气的挑衅,从檀华口中说出,却是高冷无比傲气十足。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李聿有点憋闷。他记得小时候檀华不爱说话,对外无论是吵架还是干架,都是他出头比较多,平时也都是他拿檀华来开玩笑,可没想到长大了,反倒是他经常被檀华噎得说不出话。

正想说什麽,赵勇挂着一脸别有深意的表情回到房间,“来了!”

“谁来了?”李聿疑道。

檀华也抬了抬好看的一字浓眉,望向赵勇。

赵勇吧嗒了一下嘴,“那个呀!”

哪个啊?李聿不耐地拧着眉,刚想追问,房门就再次被人打开。

巴掌大的精致小脸,白净透亮的漂亮肌肤,细眉微挑,杏眸中像镶嵌着晶莹的黑色果实,神色冷静,秀挺的鼻子让五官显得更加立体耐看,自然的嫩粉色双唇可爱诱人,双颊圆润,下巴小巧微翘。

一看清这张小脸,三人同时眼睛一亮。

赵勇瞅了瞅监控画面中拍摄到的不同角度影像——难得,真人比平面亮眼,而且很上镜,没什麽死角。

李聿温柔地笑弯了俊朗的眼眉——有点感觉,是他的菜。

檀华低头扫了眼面试资料,确定她的姓名後又抬头看向女孩——怎麽是她?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一时间,三人都没有说话,六只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被摄像机包围的女孩。

少女味十足的面孔,却穿着一身别致轻薄的白色立领衬衣,乾净俐落,枣红色铅笔裤包裹着女孩挺直修长的双腿,弧状连绵的裤腰纹路勾勒出那不盈一握的细腰……

檀华终於知道为何前几天看到她的照片时,会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了。

乍看之下,只是一个犹如百合般美丽纯洁的少女,但用心去靠近,便会发现她身外坚不可摧的盔甲,以及,染着她自己鲜血的利刃。

这是《月之音》原着中对女主“甘素娥”的描述。

见李聿和檀华都不开口,赵勇便公式化问了几个问题。

“好,有消息我们会再联系你。”赵勇最後道。

“等等!”一对冤家同时开口。

李聿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檀华,檀华微微皱眉,但还是率先开口问道:

“你并没有学过表演,甚至没有任何表演经验,为什麽会来应试做演员?”

终於等到这一问了,易瑶释然笑笑,“我并不想做演员,除非参演的作品叫——《月之音》。”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三个男人不约而同地相互瞟了瞟。这一下意识的动作也给出了易瑶想要的答案——他们为之选角的作品,的确就是《月之音》!

来对了!

目的达成,易瑶不再等待,微笑鞠躬,潇洒出门。

“哎——”李聿开口已晚,俊眉扬了扬,拿起易瑶的“面试资料”,仔细看了起来。

“怎麽样怎麽样?”见易瑶面带笑容,蔡小冬也格外兴奋道。

易瑶见周围没人,低声道,“没错了,就是《月之音》!”

“真的!那你面试情况怎麽样?不会真的选上了吧?”

“怎麽可能!不说这个了!小冬姐,今天卓不尽在公司吗?我想早点解决这件事。”

“呃……早上过来的时候看到他的车在,人应该也在吧,不过瑶瑶……”

“嗯?怎麽了?”

“没、没事。”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那我先去一下银行,等会儿公司见。”

“……嗯。”看着易瑶匆匆离去的背影,蔡小冬不由得轻叹一声。有时她真分不清瑶瑶和琴姐到底谁是母亲谁又是女儿。

作为仅有的几个知情人之一,蔡小冬不知该如何形容面对易瑶时的感觉。明明比她小,明明叫她“姐”,这个女孩却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独自生活,甚至还有余力去照顾本该照顾她的人。

衷心的希望,易瑶能找到一个,让她无需如此独立,可以放心依靠、休憩的男人。

第26章 另类交流

夜,九点五十分。

等了半个小时不见安经纬的身影,易瑶收起笔记本洗了个澡,细细地吹着湿发。吹风机嗡嗡的噪音响在耳边,她似乎想起了什麽,笑了笑,关了吹风机。

因为父亲写作时要求绝对安静,所以小时候只要看到父亲的房门紧闭门缝中却透出灯光,那麽她无论做什麽都要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看电视静音,吃饭绝对不磕碰碗筷,洗澡用盆子接好水慢慢用毛巾擦拭。一直等到父亲过世,她才一天天在只有她的房子里增加活着的声音,第一次用吹风机时甚至被噪音吓了一跳。

“呵……”

“笑什麽?”安经纬冷傲的声音突兀响起。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回头望了眼一边脱衣一边朝她走来的男人,易瑶取过毛巾轻揉着湿发,“我在笑,我居然这麽有魅力,让财貌双全的安先生看上眼。”

“……”浴後的女人双目湿润,白皙的皮肤莹莹如玉。安经纬走近,低头嗅嗅她湿发上清爽的味道,长臂一揽,将她重新带进浴室。

特制的圆形浴池中水温正好,一串串气泡带着轻微的声响从池底冒出。安经纬舒展着双臂闭目靠坐在浴池边,享受着身前女人的恭顺擦拭。

跪坐在男人腿间,易瑶努力放空自己的身心。什麽都不去想就不会觉得羞耻,不会觉得难堪,不会想不顾一切的逃离这里,逃离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恶魔般的男人……不仅有着常人一生无法企及的财富和地位,还有着一张蛊惑人心的俊美外表,精壮的身体有着最漂亮的肌理纹路,坚硬的胸膛、毫无一丝赘肉的腰腹,如艺术品般的长腿,这样的男人,说他会以令人不齿的手段得到女人,谁又会信呢?

“下面。”男人言简意赅地示意道。

被热气薰蒸地泛红的小脸顿时变得嫣红欲滴,易瑶轻咬了一下压根,犹豫地抚上他胯下隐隐勃发的凶兽。比水温更加炙热的温度烫得她猛地缩手,偷偷抬眸却见他正不耐地半睁着黑眸睨着她。

忍着心悸,易瑶两手小心地握住粗硬的凶兽上下捋动,不敢用力又不敢松手……

隔靴搔痒般的触感让安经纬心火直冒,长臂一挥,大掌捏起她的下巴,“手不会的话,用嘴。”

秀目圆睁,但转瞬间易瑶便强迫自己回归表面上的平静。

“怎麽?没男人教过你?”讥讽的语调。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易瑶撇嘴笑笑,深吸了一口气没入水中,张开小嘴含住他怒挺的观首,艰难而生疏的吞吐。

安经纬暗吸一口气,腰部几不可查地紧了紧,女人的牙齿不时碰到敏感的欲望带来刺激的痛感,但更多的却是被温暖腔体包裹吸吮的快感,尤其是她柔滑的小舌头从他宝贝上挤压舔过的时候,那激爽的味道令他忍不住叹息出声。

“唔——咳咳咳……”一分钟後,易瑶吃力地呛着水起身。

哗啦啦一阵水波响动,安经纬轻易地捞起还在咳嗽的易瑶,不顾一身水渍地将她扔上大床。

“继续。”

看着女人一言不发地俯身在他腿间,红艳的小嘴不断摩擦着他紫红的欲望,被她含进口中的部分舒适快慰,被她握着的部分却格外空虚,只想整个儿插进她那张又暖又小又滑的嘴里痛痛快快地尽情抽插。

“转过来。”呵,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女人这麽急躁。

转过去?他、他想干嘛?

别、别想!他让她做什麽,她就做什麽!对於这样的男人,乖乖地任他摆布他自然很快就腻了,反抗、挑衅,只能激起他玩弄她的恶趣味而已!

忍。

转过身,双腿分跪在他身体两侧,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毫无遮拦地暴露在他眼前。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男人的大掌轻轻地抚弄着她的臀瓣,悠哉地画着圈。

臀上的丝丝麻痒让她无意识地微微扭腰,嘴上的动作也不由得放缓。

“唔——”坚硬的指甲突然从臀缝中一划而下,後穴反射性抽搐了一下,受惊的花瓣更是紧紧闭合,保护着其间幽闭的甬道。

“专心点。”男人悠闲地开口。

第27章 不减反高

易瑶深吸几口气,手中渐渐用力握紧,随着吞咽的频率快速套弄男人的巨物。

安经纬富有节奏地向上挺臀,双手则扒开她圆翘的臀瓣细细打量她身下淫靡的双穴,被强行撑开褶皱的菊穴一缩一缩地像在对他发出进击的邀请,微微露出一点幽孔的花穴却是可爱地颤抖着。

拨弄了一下花瓣顶端小巧圆润的珠蕊,在她扭腰闪躲时,他将修长的中指直刺入窄小的幽孔,瞬间就被她咬得死死的。

“唔嗯——”易瑶失控地双齿咬合。

“嘶……”男人额上青筋直冒。“咬我?”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我、我不是……”明明是他——

无法再压下欲望慢慢调教女人,安经纬抓着她的一条大腿就将她掀过身来,抬着她的下半身调整了一下姿势就重重地顶入了那紧致的销魂蜜穴。

“呃啊——”如果说,裘易行的风格是青龙腾云随心所欲又气势万钧,那安经纬无疑是白虎下山,踱步间山林颤动,奔跑时百兽惊魂。

“唔、啊、啊啊……”随着男人又深又重的抽顶,易瑶无法克制地一声声低吟,粗长刚硬的男性肉棒就像是直接从腿间撞到心口,堆积得胸口无比憋闷,恨不得放声尖叫。

安经纬轻哼一声。

他就是喜欢看她拼命压抑的模样,更喜欢看她拼命压抑之後的崩溃!

折起她的双腿,将她的双脚压在臀下,双腿紧绷的姿势连带着花穴更加紧缩,搞得他几乎寸步难行,也逼得她浑身颤抖,在他不间断的抽插下无声尖叫。

忍耐的汗滴自额上滑下,安经纬不禁失笑。他这是在调教她还是在调教自己啊?调教女人多得是办法,他何必用最难为自己的方式?

要玩,当然要先爽过之後再慢慢玩!

撩起易瑶的双腿反折在她胸前,安经纬邪邪地一笑,胯下对准渐渐泌出淫光的穴口,狠狠地操了进去,狂野地抽插,像是要将她玩坏般深顶重刺,干得她彻底尖叫不已。

不、不要!她、她会坏的!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啊啊——”一旦高声尖叫,胸口的闷气仿佛终於找到了宣泄的出口,纷纷顺着喉咙逃出她的身体,胸口顿时畅快无比,但那份畅快很快就淹没在腿间一浪高过一浪的刺激酸慰之中。

浑身被快感冲刷得无比滚烫,淫水一波波涌出淫穴,在男人的捣弄下发出“唧唧”的羞人声响,易瑶撇过脸,无法面对男人充满占有欲望的邪肆眼神。

“你今天去元泰做什麽?”安经纬突然问道。

“没、没做什麽。”

“哦?”抵着她的花心深处,安经纬扭动健腰重重研磨几下她脆弱不堪的花心,手指还捻上那尚未完全调教成熟的阴核,淩虐地施力。

“啊啊——”骇然抽息,“我、我去面试!”

“面试什麽?”放缓攻势,安经纬九浅一深地抽插着她的花穴。

“唔……”没那麽激烈虽然让她稍微缓了口气有余力思考,可他几次温吞浅入後的深顶却变得更为刺激难耐,每一次快感就如闪电般从他贯穿的路径蔓延全身,电得浑身酥麻。

见她没答话,安经纬翻过她的身体,腰间继续挞伐,两指则掬了一弯蜜液涂上翘臀间的後穴。

“不、不要!”

两指费力地挤入,极缓地抽动。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去面试什麽?”

“我、我不知道……”

俊眸中戾气一闪而过,两指的动作随着腰间的顶动渐渐加快。

“啊啊——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啊……”几乎将身下的床单抓破,易瑶艰难地澄清道,“公、公司只、只说元泰、要、要我去面试、啊……没、没说是、是面试、什麽……”

见女人忍不住抽泣的模样,安经纬抽出手指,搂住她的腰腹,俯身将她整个儿压在身下,腰间矫健地驰骋起来。

痛快地释放过一次以後,安经纬饶有兴趣地正式调教起这个胆敢当面挑衅他的小女人,逼着她说出最淫荡的话语,让她不得不自我玩弄以逃避他的惩罚,咬着唇强忍又噙着泪着求饶……整晚下来,他竟发现他的兴致不减反高。

枕上她还带着湿意的黑发,安经纬将她柔软无力的身体朝怀中带了带。这个女人……至少在床上,出奇地合他胃口。

几个小时後。

张漾偷瞄着安经纬嘴角显而易见的放松笑意,不由得猜测多种可能性。跟了他两年,不是没见他笑过,但他的笑容通常都是参杂了各种各样让她心底发寒的意味,像现在这种纯粹的轻松表情——在她的记忆力前所未有。

昨晚发生什麽了吗?

“昨天公司在面试什麽?”

息肉是如何产生的 公息肉

“啊?啊!那个——”猛然听到安经纬的问话,张漾赶紧回身想了一下,“人力资源部最近一直在招储备干部,还有……赵导那边在进行第二轮选角。”

“《月之音》?”

“是的。”

笑意隐去,安经纬抬眸看了看窗外,若有所思。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56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