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作者:小福 2021-04-22 浏览:445
导读: 「少年,你想不想...知晓世界的『真貌』?」句式、语气...和当初同出一彻。只是这次,他不会再退缩。用力握紧那只向自己伸出的手,春雪坚定地点头。那麽,换个地方吧。黑雪姫露出一贯...

「少年,你想不想...知晓世界的『真貌』?」

句式、语气...和当初同出一彻。

只是这次,他不会再退缩。

用力握紧那只向自己伸出的手,春雪坚定地点头。

那麽,换个地方吧。黑雪姫露出一贯的神秘微笑---春雪眼前的事物顿时扭曲、碎裂。转瞬,他们已身处黑雪姫位於阿佐谷的家中。

「别大惊小怪。只是空间转移而已...你还愣在那里干什麽?」春雪的右手被猛然一扯,失去重心的他自然地倒在坐垫之上。

身体随即感受到压倒性的柔软触感,向春雪的五感不断传输着过剩的讯号。照惯例春雪的思考离合器再次短路故障,意识的齿轮不住发出哀号:「学、学、学姐!这也太太太接近了...」

黑雪姫以侧抱的形式从右方抱着春雪,沉默良久,才在他耳边轻声细道:「春雪...我很想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可是,一旦把你扯入『世界』,就不可能再回头了...我不後悔把你带进加速世界,但,这真的...我很害怕...会失去...你...」抱着春雪的手微微颤抖着,反映出她内心的犹豫。

「...学姐。」春雪乱跳一气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他举起手,按住黑雪姫颤抖的手:「我也不想失去学姐...可是学姐什麽也不告诉我的话,我会更为、难受...即使比不上学姐,至少,我想和你看着同一片天空...毕竟,我是你的...『骑士』...」语言化能力终於到了极限,春雪嘴巴张合着,就是吐不出一句话来。

「...『骑士』...也是呢。」春雪转过头,和脸上流露出美丽笑容的黑雪姫四目交投;一双黑色的眼睛眨了眨,道:「作为守护公主的骑士,你有权聆听这一切。而且,道出邀请的也是我...那麽春雪,你作好心理准备了吗?」

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春雪转换成最正式的正坐姿势:「我、我准备好了。」但...「系统有点复杂,以你的理解能力可能要花上不少时间...若是你坚持要正坐的话,我也不介意哦」黑雪姫淡淡的一句话成功令春雪放弃正坐。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那麽,我们开始吧。」看到春雪紧张的神情,黑雪姫忍不住笑了出来:「该由什麽地方说起好呢...先由最基本的世界结构说起好了。」手一扬,一幅地图於半空浮现。

Fig.1世界地图

天界•(白/圣)

空界•(蓝/水)灵界•(绿/然)

人界•(无/混沌)

幻界•(黄/雷)妖界•(红/火)

魔界•(黑/闇)

「如你所见---这就是世界的真貌。

近趋无限的时光之中,世界衍生出多种属性,且从本体分割而去,但并不是完全隔离,形成「平行世界」,也就是图中包围着「混沌」的六种属性:火、水、雷、然(自然)、圣、闇。根据属性的不同,它们也被界定为六种颜色:黑、白、蓝、红、黄、绿。」黑雪姫指着地图上的标示。

春雪盯着地图,不由得发问了一下:「学姐...我觉得这层结构似曾相识...而且...」

「和神话、古卷所叙述的世界相差不大,对吧?」准确地猜中春雪心中所想,黑雪姫续道:「因为人们无意识的『拒绝』,才会把这些化为『故事』...晚点再向你解释。」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喔...嗯。」春雪点头。

黑雪姫咳了一声,把话题拉回:「虽说如此,但每个世界也有着自己的称号---就是人们口中说着的天界魔界,以及名字----其独有的名字。因属性的不同,环境的显现、生物的演变也大相径庭...」

天界•乌拉诺斯

长年被白雾所围绕,详细不明,为神圣而不可侵犯之地。首都,是以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宏伟神殿---玛索西加大神殿。

居住於此的,是被称为「神族」或「天之眷族」的种族---即为神话中的「天使」。长有一双阔达三至五米的大翼,发色是纯粹的白色,血液的颜色亦然。回复力及净化力因其为圣属性而出类拔萃,但其他同为不明...

一般与世隔绝,即使是离乡前往「联盟」工作的神族,也绝口不提自己的家乡,而且如非必要不会动手,令传说披上一层更为神秘的面纱...

空界•洛特伊斯

这个世界,拥有的只是无尽的天空。往下俯视,只见一片深不见底的蔚蓝。只有无视重力飘浮於空的大量浮空岛星罗棋布地分散於各地。浮空岛盛产钢铁,钢铁建筑因而在岛上随处可见,和他界的交易也为居民每年带来可观的收入。

首都,是被称为「钢铁堡垒」的工业城市---兰斯特尔。此城的特别之处,在於建筑师只留下浮空岛的核心部份(以防堕落),把其余的土地全部一步一步换成了钢铁,所以又被称作「钢铁之城」。

这里的居民拥有巨大的身躯、坚韧的鳞皮、舒展的双翼---他们就是古卷中经常出现的「龙族」。身躯的先天优势,使得他们的机动力、抗毒性、抗魔法、抗打击也都极为突出,且寿命远比其他种族为久(一头龙的平均寿命是二千岁),是无比强大的存在。

由於世界赋与他们的属性是「水」,他们能够自在操控一切水流,甚至空气中的水份也能;加上能使用稀有的龙语魔法(透过魔法就能使用水以外的属性力量),是不可缺少的战力。成年之龙喜欢四处闯荡,为「联盟」工作的也不少,也有留在家乡醉心於事业买卖中的。顺带一提,龙族嗜食矿物,特别是钢铁。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幻界•诺奈特斯

这是一个雷电交加的世界。乌云覆盖天空,雷电不时降下,从没放睛之日。因长年被雷电蹂躏,大地满布着大小不一的裂口,有些更发展成让人望而生畏的悬崖峭壁。

虽则如此,大量的雷电同时也为居民提供了满溢的电力。研发出把这些天文现象转化成可安全储存的能源的装後,幻界随即在与他界的交易下富裕起来。首都位於最危险的地方---「雷之崖壁」亚特兰尔。亚特兰尔和兰斯特尔(龙界首都)因一盛产能源,一盛产钢铁,在贸易上建立了一种互利互惠的关系。

於此生活的是动物化的幻兽---兽族。他们除了是杰出的工程师外,在遇上能够使牠们甘心跟随的人士时,可以透过「契约」让牠成为你的专属拍档,是十分可靠的伙伴。

兽族与野兽最大的分别在於它们拥有与人类同等的智慧,且能变化成人类。成年的更能在人类状态下表露出兽态的特徵。属性是「雷」的关系,使得牠们能够自在驾驭电流,个别也能操控其他(当然没电流般自然),如水濑能够控制部份水流。

灵界•亚特拉斯

绿之极致,自然之始。这个世界,被森林和湖泊所覆盖,奇花异草随处可见。长期吸收位於世界中心的「生命之泉」的泉水,使得植物大多衍生出一种灵智,能够与当地居民沟通,且在外敌入侵时作为御敌之用;居民多在树上搭建树屋作为安身之所。

首都不是城市,而是大树---支撑世界的「世界之树」伊特诺尔。由树根分泌出的水分聚成能赐予生命、起死回生的「生命之泉」。据说灵界首名生命就是从「生命之泉」诞生的,此地因而被居民誉为圣地。

居於此地的是「大地宠儿」---精灵一族。发色是美丽的银白或月映,配以尖长的耳朵,和背後的一双薄翼,优美的姿态使人不禁为之叹服。精灵族生性喜爱和平,淡泊世事,只有少数精灵会离开这个孕育他们的世界到其他世界造访。

精灵同时又因他们的公平公正而为人所共知。於重大协议的签约时刻,精灵往往会以公证人的身分登场作证,确保双方权益,他人为之信服。

精灵被称为「大地宠儿」是有原因的。属性为「然(自然)」的关系,他们能够和各种植物沟通,且一定程度的役使他们。善於箭术和雕刻,但异常地护短---曾有国王掳走精灵,然後国家在一天内被灭;从在「联盟」工作的精灵得知,还有其他事例,只是不为人知罢了...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妖界•雅维洛斯

终年燃烧着火焰的世界。形状不一的火山口分布於各地,不时喷出夺目的熔岩,成为一大奇观。大地因底下的熔岩而染成深红,气温长期维持在四五十度左右。冻结的熔岩会形成晶莹剔透的红色矿石,被他人称为「绯泪」---绯红之泪。绯泪於市场上能够卖得很高的价钱,这也是居民的收入来源之一。

一片赤红之中,金色的原野更为突出。植物在高温中挣扎求存,最後变异成金色芒草...在这片「妖精原野」上,耸立着一棵枫树。四季也都飘散着绯红的枫叶,在金色芒草的包围下更为突出---相传这棵「绯之圣树」赫斯提尔是远古时期,世界尚未完全分裂时,灵界的「生命之树」的同源;同样,妖界的首名居民也是从之诞生的。

此地的居民是故事、童话中经常出现的---妖精一族。发色由淡红到深红之间,配以如红宝石般闪烁的双瞳,予人一种燃烧着的火焰的错觉。就如世界赋与他们的属性「火」,他们的战斗慾很强,而且性格十分冲动。

妖精善於以独有的火焰改变物件的结构,如同人类曾经着迷的链金术一般,把一项物质的特性转化。根据记载,链金术师在施展链金术时必须借助「贤者之石」的力量---这件红色的圣物,也许就是妖精遗落的制造品...

魔界•刻洛瑞斯

纯粹且极致的黑暗,就是连绝望、憎恨、悲伤等的负面心念也都消失,遗下的只有---「闇」。魔界,就是一个闇色的世界。万物无一染成深浅不一的黑色,连一丝光线也无。只要心中拥有黑暗,就自然能够看见这片大地---根本,不需要光明。所以,又被称为「终结之地」---光芒消去,万物回归黑暗。

首都,是「闇之帝城」柏耳修斯。这殿堂,是一切黑暗的始源,也是一切黑暗的回归。这里除了原住民外,还有其他种族...内心怀抱的黑暗。生物消亡,灵魂在去除所有杂质後就会转生;而这些杂质---就是他们沾染上的黑暗,会於殿堂以无机生命体的型态重整显现,再分散於世界各地,也就是「魔物」。

所谓的原居民,就是黑暗的直系---「魔族」。从闇而诞,配有纯黑的发色及眼眸,以及一身的闇系魔力,不愧是纯粹的属性「闇」。纯种魔族是其中的佼佼者,外型如同人类,由闇之精华凝聚而成,数量稀少。魔族的回复力高得惊人,他族的致命伤套在他们身上,不用三十秒就能完全复原。

魔族在他人眼中,是杀戮和残暴的象徵。受到黑暗影响,大部份魔族生性喜爱杀戮,以其他种族的苦痛为乐。魔族可调动自身魔力吸收生物的生命能量,无情地夺走他们的生命;也会以闇魔法随意蹂躏城市和建筑,是他族畏惧、恐惧不已的存在...

「---各界的简介,大概就是这样。」关闭最後一个视窗,黑雪姫喘了口气,拿起中途倒好的黑咖啡,径自喝了一口。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春雪仍是一副如在梦中的神情,困惑地盯着虚空:「学姐...我仍是不太能接受...六,呃,七个世界...虽说和我玩过的RPG有一些共通点,但...」

「嗯。」黑雪姫微笑着放下杯子,「不用着急的,春雪君。你只要一步一步来就好---这才是你的风格嘛。」「是的,学姐...我怎麽觉得这句话好像之前听过...」「呵呵,是吗?也许吧,也许。」「学姐这样说的话我更加肯定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拿起咖啡,默默地喝着。一时间,室内只余被冉冉上升的轻烟,以及长久的沉寂。

黑雪姫一言不发地把清空的杯子放在旁边,这才清了清嗓子开口:「春雪...聆听了这些表面资料,你也知道涉入『这边』,是多麽...危险吧?以你的性格,在看见那场面後一定会追根究柢,由我亲自来说应该比较好...你看见的『妖兽』,是从魔界而来的魔物---这些情报已经是极限了。

根据刚刚的简介,你也知道魔界是个怎样的世界吧?知道且理解就可以了,请你在此止步吧...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怕...

我,保护不了你。

「相信我」吗...春雪听见这句似曾相识的话,想起,有人告诉过他---「相信」的意义。

「大致上可以自由控制了呢,鸦先生。实战应该不成问题的了」SkyRaker满意地点点头。春雪吁了一口气,控制着天蓝色的翅膀,徐徐而降。

对着这个愿意借出自己翅膀的人,满心感激的春雪再次鞠躬:「那个...真的,很谢谢你。」「不用重复这麽多次的,鸦先生。何况---你一定能够...再度在加速世界展翼翱翔。我相信你。」同为天蓝色的手扶起春雪,像是要鼓励他。

「...相信...」春雪喃喃地重复着这个字眼,犹豫地抬起头:「Raker小姐...其实,我有什麽值得你相信的?我只是,连获得翅膀的理由也不清楚,失去後只懂得自暴自弃,还要依赖其他人的帮助的一只乌鸦罢了...而且,我在现实中,是这副德行...」话说出後,春雪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呃...对不起...不用回应我的,真的!」胡乱地挥着手,却被对方一把抓着。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鸦先生。」Raker露出无比认真的表情,以双手握紧他的手:「所谓『相信』,和心念要旨的『现象覆写』是一样的道理。相信一个人,就是相信他的一切。『相信』就是一种确信---不论他的选择如何,不管他前面的路是多麽危险。相信一个人,同时会相信他作的决定。也许你相信他至可把性命交托,但若你因自己的理由而不认同他的选择...这都不是真正的『相信』。

我相信『SilverCrow』,不论是加速世界,还是现实世界。因为这份相信,我愿意把翅膀借出...所以,鸦先生只要一心一意夺回你的银翼就行。

明白了吗?」天蓝色的眼睛中,闪烁着信念的光辉。

春雪收回手,握成拳状,感受着上面残余的温暖,坚定地道:「嗯。我明白Raker小姐的『相信』了...我一定,不会辜负这份相信的。」「那就好。」天蓝色虚拟角色,和银色虚拟角色,两人相视而笑---

「Time'sUp!」

下一瞬,熊熊燃烧的文字在春雪面前显现,把他的意识领回现实。

师父说得对,所谓的「相信」...

「---学姐。」春雪鼓起勇气,直视着黑雪姫:「有人告诉过我,相信一个人,就要相信他的一切。学姐相信我,当然我是很高兴...可是学姐,你愿意相信我的选择吗?我知道这一不小心就会失去生命...

我原本不相信自已,但自从学姐你带我进入加速世界後,我学会了相信自己多一点...虽然只是一点啦...你所给予我的自信,使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跨过彼方难关、到达你的所在...所以学姐,请你相信我。相信我的选择。

因为,我是你挑选的『下辈』,不是吗?」吐了一大段话後,春雪立刻低下头。

我说这些不知所云的是要干什麽...明明只要说最後那一两句就行...搞什麽嘛,好像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春雪死命盯着地板,脑内转着後悔至极的念头。良久---没有回应。学姐...生气了?怎麽办?!春雪的头垂得更低,考虑着好不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道歉然後马上拔腿就跑...

「春雪。」愕然抬头,看见的,是泫然欲泣的学姐。「你说得对...相信一个人,就是支持他的选择。为了这自私的理由,我竟然...真的、很对不起。」

泪目攻击已经使春雪的思考大部份停摆,再加上一记「对不起」,使得春雪自动进入混乱状态:「呃...学姐真的不用道歉的...是我没能给学姐信心在先...」

高速挥动的右手无意中按开了一份资料---是黑雪姫传输给他的世界地图。再一次看到这张地图和附加资料,春雪终於想起一个最基本的问题。

视线对上挚爱的学姐,春雪半自动地吐出了,那条问题:「学姐...你的种族是...?」

微笑,溢出。

黑雪姫站起来,转到春雪身前;俯身,伸出右手,按在他肩旁,在春雪耳边细道:「---看了那些资料,你还不明白吗?」

恶魔的微笑。

纯闇之翼,悄然伸展。

如子夜般,漆黑的发眸。

「我是...」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_军阀攻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56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