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切下来的双脚:剁脚趾

作者:小福 2021-04-22 浏览:196
导读: 盯着电脑上FB的动态时报,他默默的叹了口气。有关於林颖柔的每篇贴文他几乎都看过了啊,大部分的贴文都有标注着江翔岳的名字,而自己的名字才出现个一、两次而已。唉,这个心情是吃醋...

盯着电脑上FB的动态时报,他默默的叹了口气。

有关於林颖柔的每篇贴文他几乎都看过了啊,大部分的贴文都有标注着江翔岳的名字,而自己的名字才出现个一、两次而已。

唉,这个心情是吃醋吧?范倚诚这麽想。

自己跟她认识也没多久啊……就不知不觉得被她迷住了。

明明之前还为情所苦,在一个多月後就移情别恋了,是他太花心吗?他苦笑。

又看了他的FB一眼,他突然觉得,或许林颖柔喜欢江翔岳吧?至於江翔岳吗……很明显的对林颖柔有好感啊。

……还没开始的恋情,就这样即将宣布告吹了,还真有点悲惨啊?

两个月的暑假当然咻一下就过了,我和苏羽玲一人拿着一枝散子疯狂的扇呀扇的,苏羽玲嘴里还叼着一支冰棒。

「听说最近要园游会。」苏羽玲在我身边吃着巧克力脆皮冰棒,我撑着头望着她,只能喝着热到不行的热可可。

为甚麽苏羽玲就可以在这种热死人不偿命的天气里吃着好吃的巧克力脆皮冰棒?而我只能喝着会烫死舌头的热可可?这就是老天爷不公平的地方啊,今天高温39度耶!他妈的刚好大姨妈来啊呜呜。

切下来的双脚:剁脚趾

「哦——校庆来着?」唉呀呀,又是那麻烦到不行的校庆啊,国中就是忙死人,高中铁定会更麻烦的啊……

「对啊,而且本校非常的special!摆设的摊位不是班级自行决定,而是学校抽签哦。」……感觉苏羽玲最近变得比较活泼了啊?错觉吗?

而且用抽签是哪招,本校就那麽喜欢搞特别是不是?这样不是特别,根本叫做有病吧?

抽签是要抽甚麽?女仆咖啡厅?还是表演魔术?能办的也只剩下这些啊。

「那我们班抽到甚麽?」我挑眉,询问。

「讲到这个就心酸啊,那天本班班导早上上班路上踩到狗屎、一千块掉在路上、走楼梯走到高跟鞋断掉、到办公室时还被学生恶作剧被泼了一桶冷水……还有一堆要听吗?」我摇头,班导也真是够衰欸,「好吧,不听拉倒,接着班导就带着这种无敌烂运气去抽签,当然也真他妈的衰,我们班是女仆咖啡厅。」

……老师啊,虽然你人平常不错,但我现在还是很想对你比中指啊。

「真惨啊。」我摇头叹气,想到过没三个礼拜可能就要穿上恶烂到不行的女仆装去招待客人,真是你他妈想都不敢想。

「男生也要穿女仆装?」本班男生好像都挺阳刚的欸,穿女仆装有点恐怖吧?他们可是没胸部只有肌肉与赘肉的啊。

「好像是。」苏羽玲耸肩,挺不在乎的样子。

……那天一定要多准备几个呕吐袋才是。

切下来的双脚:剁脚趾

接着前门被拉开,走进来的是班导,班导穿着一双ALLSTAR的黑色帆布鞋走进来,头发看似有些凌乱。

不得不说,这个模样超引人遐想的啊……

「同学们,老师对不起你们啊……我们班校庆那天要用女仆咖啡厅。」班导看似有些欲哭无泪,台下的同学们纷纷发出哀鸣声。

「所以我们男生可以穿执事装罗?」有个男的嘻皮笑脸的抬头,表情说有多白目就有多白目。

执事装?同学你也想得太美好了吧?

班导先摇摇头,接着向那位同学说道:「不,是全班都要办女仆,包括男生。」

接着全班男的脸都绿了。

「呃,同学先不要紧张,我们可以抽出两个人去柜台帮忙,那两个可以不用穿女仆装哦——」此话一出,全班三十二人眼睛顿时一亮,似乎找到了一线光明。

拜托抽中我啊,我不要穿那甚麽恶烂鬼女仆装啊——

经过一翻煎熬後,抽签结果出炉了。

那两个幸运儿是,江翔岳和我。

切下来的双脚:剁脚趾

真是他妈的……不幸中的大幸?

校庆当天。

「欢迎光临——」陈敏欣甜美的嗓音响起,她笑容可掬的拿着菜单递给刚进来的客人。

我站在柜台,撑着头,看着生意貌似挺不错的女仆咖啡厅,深深的叹了口气。

原来现在的人都那麽喜欢看这种吗?肌肉男扮女仆?为何你他妈我就觉得他们穿这样真是够恶烂的?

「那个、我要结帐……」眼前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害羞且斯文的学弟,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些怯懦的眼神像是我会把他吃掉一般。

我马上堆叠起甜美的笑容,「好哦,同学你这样总共是一百二十元,收您一百五,找您三十,谢谢惠顾。」

那位学弟咕哝了一句谢谢,就快步离开了。

好可爱的学弟啊,名字好像叫潘靖辰?

「那个学弟根本是个伪娘吧?」在一旁纳凉很久的江翔岳凉凉的说,视线仍停留在刚刚学弟走出的地方。

切下来的双脚:剁脚趾

「甚麽伪娘?你很坏欸。」真是的,人家学弟明明就很可爱啊——

接着映入两人眼帘的是穿着大粉色女仆装的范倚诚,范倚诚有些无奈的拉了拉戴着头上微卷的淡咖啡色假发,不自在的转了转眼珠,又低头看了看套在自己脚上的白色长袜。

「其实我觉得这套衣服挺适合你的耶?以後乾脆穿这样来上课好了,保证吸引一大票男人喔。」我撑着头,轻笑着看着满脸无奈的范倚诚。

「……别吧。」他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接着又拿了几块蛋糕放在托盘上,朝着前方3号桌移动。

「原来你喜欢这型的?」江翔岳挑眉,语气里带有些吃醋的意味,当然咱们的女主角是听不出来的。

「我只是觉得他穿那样挺可爱的啊,你不觉得吗?」我耸耸肩,接着又一个客人进来,马上漾起好看的笑容,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江翔岳扁嘴表示不认同,我无奈的撇撇嘴,他们两个、到底是有甚麽代沟啊……

在充满着萝莉女仆装的校庆过了之後,首先到来的是第二次段考、再来就是歌唱比赛的复赛了。

「天啊——数学是甚麽鬼啊?我买菜又不需要用到三角函数啊啊啊!」「你很笨欸,把数字带进去就好,这样你也不会算?」、「姓江的,你到底是不是台湾人啊?这句明明就很简单啊,下面也有注释,这样还不会翻哦?」「吵死了,滚回去算你的数学拉——」

诸如此类的对话每天在上演着。

切下来的双脚:剁脚趾

「哼、不理你了啦!」我故作厌烦的对他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接着转过头去看着正在用功读书的范倚诚。

「你看起来就是很会读书的样子,你国中功课一定很好吧?」看着范倚诚桌上笔记抄得密密麻麻的物理课本,我故作夸张的叹了口气,几乎已经是肯定的问着。

「咦?」像是被我吓到一般,他疑惑的抬起头来,接着漾起平常挂着的微笑,轻摇头,「没有很好啦,顶多校排前一百吧……」

干,果然成绩好的人对於「成绩好」三个字的见解就是不同。

「天啊、这叫没有很好……?」在一旁默默听着我们几人的对话的陈敏欣愕然的邓起双眼、扶额叹气,又看了看方才考的英文考卷,成绩简直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其实比我低就算是惨不忍睹了哈哈。

「欸林颖柔,」坐在我斜前方的苏羽玲唤了我一声,我投给她一个疑惑的眼神,她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那个歌唱复赛不是快到了吗?你要唱甚麽?本娘有个很好的建议,你何不唱蜡笔小新主题曲卡加不列岛?」

我真心的觉得苏羽玲一定是段考压力太大读书读到疯掉了,卡加不列岛?不用上台直接被淘汰吧?

「……苏羽玲你最近受了甚麽刺激吗?你男朋友在二班,你可以去找他一下,疗伤你的心啊。」陈敏欣默默的吐槽,苏羽玲翻了个白眼。

「你不讲话没人当你哑巴,OK?」苏羽玲哼了一声,幼稚的嘟起嘴,两个人怎麽看都像幼稚园小朋友在吵架啊,蠢死了。

「两个智障。」江翔岳像是看不下去的摇头,翻着化学讲义冷冷的吐槽。

切下来的双脚:剁脚趾

……被智障骂智障、果真很智障啊。

话说、复赛到底该唱甚麽歌呢?在两个礼拜就要比了啊,到现在连歌都没选好,到时根本没时间练啊……

我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又翻了几页的数学课本,忽然找到某堂数学课在课本上写的歌词,顿时一愣。

我缓缓的露出了笑容,真是天助我也、就是这首拉——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579.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