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他们弄了我一夜:弄一夜

作者:小福 2021-05-04 浏览:162
导读: 重新将伤口包紮好,寒玥轻扯着流云的缰绳,跟随在耀天帝身後一同入林。四周围绕着高耸入天的苍翠树木,静谧的森林只有他们一行人,前行的马蹄声,静的有些诡异。寒玥察觉到离魂和长慕...

重新将伤口包紮好,寒玥轻扯着流云的缰绳,跟随在耀天帝身後一同入林。四周围绕着高耸入天的苍翠树木,静谧的森林只有他们一行人,前行的马蹄声,静的有些诡异。寒玥察觉到离魂和长慕不同以往的警戒状态,不禁好奇的询问:「有什麽不对吗?」「只是觉得,注意些好。」知道离魂不愿泄漏过多将临事宜,寒玥淡淡的应下:「我会小心的。」长慕正色的打量周围,温和的提醒:「寒玥,不觉得太过安静了?」

「确实是过於安静。」寒玥微拧起眉,戒备的观察周遭细节:「看来是有人刻意这般,让我们的警戒之心达至极限,然後再趁我们有一丝疲惫或松懈时,一次解决。」「这带的森林已无活物,从牠们身上的死气判断,倒有一日的时间。」离魂瞥了耀天帝从容的身影一眼,发出不喜的冷笑声:「那皇帝肯定是知道什麽,居然还敢踏进别人设下的陷阱,该说他是胆识过人,还是脑子出问题的蠢货呢?」

长慕撇了撇嘴:「真是个心计深沉的帝王,连自己的亲人也不放过。」寒玥淡淡的道:「暗部两首都跟着,想必会有一场恶战。耀天帝大概是看准太阿在场,才敢如此恣意嚣张。」「你打算如何战斗?」离魂认真的问:「就算耀天帝已指导你武艺约半月,可在面对高手时,你该是被一刀毙命之人。」「不知道。」寒玥抿紧唇,苦恼的道:「大半是逃命吧!总不能让你和长慕一人现身,否则那男人还不折腾死我。」

看着双手缠绕的纱布,寒玥几不可闻的叹口气:「况且我现下的手,是无法握兵器打斗的,堪称是一名累赘。」温柔的抚着流云的颈,得到白马暖心的回首注视,寒玥浅浅笑了下,平静的道:「幸好流云是匹聪慧的良驹,不如让牠判断情势,看牠想怎麽做,就那般行动吧。」「你别太宠这马。」嫌恶的看着耀天帝,离魂给了警告:「那皇帝每次看这马的眼神,活像是三世仇人般,那杀气让人看了很不舒心。」

「少爷。」烟波突然开口轻唤,让寒玥收回和离魂、长慕谈话的心思,侧首看向他,淡淡的问:「怎麽了?」「请让属下与您同乘。」寒玥静静看了烟波许久,才拍拍流云问道:「让他上来可好?」流云轻喷一声鼻息,算是答应寒玥的请求,烟波便开口道了歉意:「恕属下失礼了。」轻巧的翻身上了流云的背,烟波无声无息、安稳的坐在寒玥身後,伸手拉住缰绳,细声的在寒玥耳侧道:「等等会有一场恶战,皇上特意吩咐属下来护您安全。」

寒玥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已知晓,内心则叹了无数口气。「果然如此啊…」离魂见长慕一脸深思探究的表情,不禁好奇的问:「你怎麽一直盯着那暗部瞧?」「…没什麽,只是有些诧异耀天帝的好心罢了。」长慕歛下眼眸,对寒玥温和的道:「自己也注意些,毕竟暗箭难防,小人的心思总七弯八拐,会设下其他难察的陷阱。」「好。」寒玥专注心神,开始警惕四周的气氛,烟波则是收紧双臂,仔细的将寒玥护进身子里,等待那一瞬来临。

他们弄了我一夜:弄一夜

欧阳亘轩注意到烟波的行动後,微微一笑,扯住缰绳停驻在原处,慵懒的道:「怎麽,还要朕亲自开口,请你们现身吗?」「不愧是耀天帝,果然不同凡人。」一名黑衣男子出现在耀天帝面前,语调冷漠的道:「可惜了,今日不能让你们活着出去,上!」顿时,约莫五十名黑衣刺客从树林里飞身而出,拔出明显淬上剧毒的剑,开始攻向耀天帝一行人。寒玥等人被刺客包围,瞬间陷入一片混战。

「啧啧,这可麻烦了…」耀天帝从容的看着八名刺客包围自己,俊美的脸上满是不在乎的笑意:「抹上毒,要处理起来确实需花些时间,不过还不到朕亲自出手的境界。」为首刺客不屑的冷笑:「哼!说大话也只有这时了,下地狱去吧!」八名刺客一同攻上前,围成一八卦阵,封死住耀天帝的各个逃生路途,随後八道身影瞬闪至耀天帝面前,准备搭配剑法攻击时,突然寒光一闪,一名刺客直接被腰斩落地,阵法顿时被破。

「怎麽会…」「他是何时拔剑出手的?」剩下的七名刺客惊恐的望着提剑微笑的耀天帝,赶紧分散开来,却还是有两人被削断半身,死状凄惨的跌到林地上。欧阳亘轩拿出白绢,将染上血迹的玄铁古剑给擦拭乾净,温和的看着为首者道:「实力很差呢!朕还以为能让朕玩上些时日,没想到竟是如此无用。难道你的主人没告诉你…」反手刺进偷袭者的身子,耀天帝儒雅的笑说:「朕下不了地狱,因为朕,就是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啊…」

为首的黑衣人眼神一狠,大吼出声:「放箭!困住这狗皇帝,将那小孩抢过来!其他的都杀乾净!」更多黑衣人现身,蹲站在树枝上,开始朝一行人射出箭雨。「烟波,你若让寒玥伤着一分,朕绝对会让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耀天帝勾起残忍的笑,开口唤:「太阿,出来杀人了。」「是。」太阿奉命现身,纵身上树,开始斩杀箭手。

另一方面,烟波为护住寒玥,显得有些吃力。虽有欧阳焕黎在旁协助,可箭雨不停落下,加上刺客几乎有半数都围在周遭出手攻击,饶是他身经百战,亦有些难以应付。寒玥皱紧眉,撇过头闪过一支箭矢,她当然知道烟波十分吃力,逍遥世子也好不上哪去。李准和其余侍卫皆各被三四名刺客缠住,与耀天帝周旋的几个更是难以对付,冷眼瞥了尚未出手的刺客首领,寒玥直觉他是个十分厉害的对手,怕是在等空隙好行动。

要出手吗?寒玥咬紧牙,思考着该如何应对这局面,耳侧突然传来欧阳焕黎慌张的叫喊:「寒玥小心!」往左一望,有两名黑衣人不同於其他刺客,提着剑直直往寒玥砍去,被烟波惊险的挡下。「都说了不能杀那小鬼!你们是谁?」为首男子愤怒的大吼,射出暗器打向那两人,没想到却被挡下攻击。两人对视一瞬,立即分开行动,一人狠戾的攻向烟波和寒玥,另一个则飞快的斩杀其他碍事的刺客。

他们弄了我一夜:弄一夜

「看来你家主人没好好把关啊…竟是被人给混进来了。」耀天帝慵懒的嘲讽,让为首男子气得双眼发红:「杀光所有人,主子只要那男孩!」语毕,他亲自对上耀天帝,顿时打得难分难解,让耀天帝收起散漫的态度,专注的和男人对战。寒玥努力配合烟波的攻击,每每惊险无比的闪过暗杀者的招式,欧阳焕黎一人苦战其余刺客,无法分神去替烟波掩护,好不容易等到太阿杀光所有隐密的箭手,前来协助後,他才有喘息的空间。

只是没料到,一只闪着翠绿毒光的箭矢,从密林深处射向寒玥的心口,烟波来不及出手挡下,甚至因分神而被刺客砍上一剑。众人无法立即出手,四周皆是慌乱的吼声:「该死的!快拦下那箭!」「太阿!」「寒玥,快跳下马!」寒玥听到离魂的咒骂和长慕的叹息,知道离魂为了不让她习武一事曝光,要现身替自己挡箭,不禁开口道歉:「对不起,都是我…」

「别介怀,这日总会来临,只是没想到这般快。」在离魂准备现身时,耀天帝森冷的下令:「莫尘,给朕死出来,活捉射箭之人。」语毕,一道剑影便快速的斩断毒矢,救了寒玥一命。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莫尘神情阴郁的现身,飞快的往射箭方向前去,不久便传来一阵打斗声。「看来不给点教训,你们就当朕好欺负了。」耀天帝狠戾的散发迫人心神的杀气,纵身开始杀人,招招往刺客的死穴砍去。

长慕见烟波与黑衣人缠斗实是辛苦,周围的刺客又是虎视眈眈,怕是撑不到耀天帝前来协助,便叹气道:「离魂,你还是现身帮忙吧!这暗部恐怕是不行了,况且…」蓝眸冷光一闪,长慕阴沉的说:「我没料到他会亲自前来,太阿恐怕是捉不住他,要你亲自出手才行。」「知道了,反正这日终会来临,不如就速战速决吧!」离魂活动一番筋骨後,亦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现身在寒玥身旁。

「啧!一群没用的人类和两把可笑的剑灵。」额上的鬼火纹散出幽绿森寒的光芒,离魂身上溢出庞大的死亡气息,拔出缠绕着银色流光和幽暗藏青光芒,上头刻满彼岸花纹的长剑。提剑快速的在自身划了一道藏青色的流光圆弧,离魂毫无感情的道:「冥域.万殇之流。」只见那圆弧瞬间往外扩散,直接穿过众人的身体,阴冷的鬼寒气息让寒玥不禁打了个哆嗦。

「啊啊啊…」惊惧的尖叫从刺客口中大声喊出,耀天帝一行人不敢置信的看着所有黑衣刺客,全像是被一夕吸乾所有精气般,快速的老化乾扁,直至变成一具乾屍倒地。四周的树木全褪下颜色,树叶枯黄落满土地,五里之内毫无任何生气可言。离魂瞬间出现在唯一活着、正准备逃命的为首黑衣人身後,毫不客气的直接踹翻他,并将手扣上黑衣人的腕上,把邪气和死气打进他的筋脉,让黑衣人动弹不得,趴在地上痛苦的闷哼。

他们弄了我一夜:弄一夜

抓起黑衣人的衣领,直接将他甩到太阿面前,离魂将剑收入鞘,步至寒玥身前淡淡的关心:「你没事吧?」「无碍。」寒玥微微摇了摇头:「只是被那剑光穿过身体时,有种绝望的死亡气息,让人有些不舒服。」「抱歉,因为我想速战速决,方才那招是最快的。」离魂瞥了神情莫测的耀天帝一眼,淡淡的道:「要我盘问那些死人吗?」寒玥歛下眼眸,轻声的说:「拜托你了。」

「既然是你的要求,我定会完成。不过…」离魂走到太阿身边,掀开黑衣人的蒙面布巾和帽兜,嘴角勾出嘲讽的笑意:「死人只能去地府,跑不掉盘问,反倒是这家伙,得先处理才行。」太阿在看清来者时,惊讶的轻呼出声:「是你!」只见一头艳红凌乱长发,长相粗旷的赤眼男子出现,一脸凶恶的瞪着离魂。

离魂不在意的笑了笑,语气阴寒的说:「你不好好待在晨国,大老远跑来这儿,是有何要事呢?剑灵赤霄。」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904.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