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镜头对准结合处h:张开h

作者:小福 2021-05-04 浏览:264
导读: 寒玥和耀天帝回到盘天阁内寝时,终於开口询问:「缮太妃当真怀有生孕?」「怎麽可能。」耀天帝哈哈大笑:「寒玥以为怀胎如此容易?」寒玥尴尬的撇过头,抿紧唇不肯回答,欧阳亘轩见她如此...

寒玥和耀天帝回到盘天阁内寝时,终於开口询问:「缮太妃当真怀有生孕?」「怎麽可能。」耀天帝哈哈大笑:「寒玥以为怀胎如此容易?」寒玥尴尬的撇过头,抿紧唇不肯回答,欧阳亘轩见她如此,倒也不勉强,一面褪下龙袍,一面淡淡的解释:「朕只是让咸孝琳和平王万劫不复罢了。依咸孝琳对郑植荆的情,肯定死活要留住胎儿,平王为了遮丑,一定会去打胎。」

不屑的冷笑一声,耀天帝梳洗过後,懒散的上了龙禢道:「朕吩咐闻太医欺骗咸孝琳怀胎,让她拚死也要保护那假胎,再藉着平王的手去毁灭她现下唯一的寄托,想必日後会十分精采。」「可是打胎需有鲜血…」「太医们的制药功力,可是厉害的很。」「…嗯。」看着寒玥动作优雅的脱下衣袍洗漱,欧阳亘轩语带一丝兴致的问:「寒玥对平王这愚蠢至极的事,有何看法和想法?」

「是皇上设计的。」寒玥动手放下长发,平淡的陈述。耀天帝慵懒的侧躺在龙禢上,支着右侧脸颊淡笑不语,见他没否认,寒玥微微拧起眉,语带一丝不赞同道:「用滚水倒下,寒玥觉得太残忍了些,皇上难道不怕平王出事吗?」「是吗?可朕很满意。」欧阳亘轩欢快的说:「正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平王有了这次深刻的教训,往後才会收敛些,况且…」

凤眸里划过一道阴狠,耀天帝勾起嘴角冷笑道:「寒玥不必担心他无後,外头可是有不少女人替他怀了生孕。至於平王妃那胎,也得看康姬肯不肯留着,不过康姬入府後,要对付的可不只是王府里的,这宫里和其他地方,平王可是风流债满京。」「皇宫?」寒玥诧异的看着耀天帝:「怎麽可能?」「没办法。」耀天帝将寒玥拉上龙禢,咬着她的耳根道:「谁让朕被寒玥迷住心神,连宠幸後宫都提不起劲,那些女人耐不住寂寞,便纷纷出墙去了。」

不意外的瞧见寒玥泛起薄红的脸,欧阳亘轩满意的低笑出声:「寒玥可要负起责任啊…朕现在,可是连第一美人也看不入眼…」「皇上莫要胡说。」有些羞恼的打断耀天帝,寒玥退出欧阳亘轩的怀抱,钻进被窝里闷声道:「皇上早些就寝,免得早朝时怠倦了。」「知道了。」见好就收,耀天帝笑意盈盈的挥去烛火,搂紧寒玥开始歇息。

翌日,寒玥睁开眼,发现自己竟是回到玄云宫的墨天阁里。紫静和冬儿听到屋内的声响,便开了门进寝,服侍寒玥着衣洗漱。「现在是什麽时辰?我怎麽会回到墨天阁里?」寒玥淡淡的问。「主子,现在已是巳时。」紫静一边替寒玥穿上绿蚕织竹月牙白丝袍,一边解答:「是皇上在早朝前夕,亲自将您送了回来,还吩咐让您休息一日,不必去学习。」

镜头对准结合处h:张开h

寒玥沉默的理好青丝,瞥了一眼捧着水盆的冬儿,冷淡的问:「清平呢?」「回少爷,清平管事被太皇太后召见,特意吩咐奴婢同紫静姊姊来服侍您。」冬儿微微欠身,恭敬的应答。「嗯。」步至软禢前落座,寒玥平静的对紫静说:「去帮我备一碗清粥,大概七分满便可。」「可是主子,离午膳还有两个时辰之久,您这样会饿着的。」紫静忧虑的道。

「无碍,等会儿午膳食多些便可。」寒玥想起绝情来访一事,又开口吩咐:「今日多准备些菜肴。」「奴婢知道了。」紫静福了福身,接过冬儿手里的水盆和拭巾,退出门去准备寒玥交代的事宜。屋里只剩下寒玥和冬儿两人,寒玥示意冬儿去将门掩实之後,慢条斯理的啜着茶,冷漠的问:「说吧!你的主子是谁?」见冬儿有开口辩解的意思,她又再道:「我不是清平,敷衍塘塞的理由就省省。更何况…」森冷的看着冬儿,寒玥毫无感情的说:「你身上满是邪气,简直跟妖魔一般,让我不戒备都难。」

冬儿扭着衣角,神情歉然的低声回:「对不起,奴婢不能说。」「不能说的话,那就去死吧!」离魂和青冥一同出现在寒玥身侧,阴冷的道:「我可没像青冥那般瞎眼,连你这与妖魔共享一半身子的半魔人都瞧不出。若是你不说,我就在这里将你斩杀,省的留下麻烦。」「奴婢是真的不能说!但请少爷和这位大人相信奴婢,奴婢绝对不会害您…」

离魂抽出鬼剑,无视冬儿惊慌的神色,直接上前准备杀掉她时,一道银色的流光挡下了离魂的攻势。「主上您!?」「寒玥!为何要阻止我?」离魂与青冥皆惊讶的看向寒玥,却见她有些茫然错愕的回望着他们:「我没有出手…」「是我挡下的,跟玥玥无关。」软甜的童音响起,众人见那道银色流光渐渐幻化成人,一个身穿银织流云纹金袍,白发及肩的银眸男童出现。

男童走到寒玥面前,牵起她的手道:「玥玥,是我。」熟悉无比的脉流和信赖感,从男童的手中源源不绝地传来,寒玥震惊的看着男童轻喊:「你是逐日!」逐日猛力的扑进寒玥怀里,开心的说:「是我!玥玥终於能看见我了!逐日等这日等了好久。」离魂和青冥惊奇的看着,正向寒玥撒娇的6岁男童,难以置信的说:「神器的灵体怎麽会是小孩…」

逐日不高兴的撇了撇嘴,紧紧抱着寒玥的腰肢说:「我不像你们剑灵,是聚各方之气化成灵体。离月神剑和我都是用生人献祭打造而成的神器,灵体模样自然是保留生前的样子。」「生人献祭!?」青冥惊呼出声:「谁这麽残忍?竟是用孩童…」「那是过去的事!」逐日阴郁的打断青冥,寒玥察觉到他灰暗森冷的负面情绪,静静的转移话题:「逐日,为何要阻止离魂杀掉那宫女?」

镜头对准结合处h:张开h

「因为她没有恶意。」简扼的解释,逐日朝冬儿道:「你可以出去了。」「咦?」冬儿神情犹豫的看向寒玥:「但是…」「既然逐日相信你,那便这般。」寒玥淡漠的说:「记住,别做任何不该做的事。下去吧!」「奴婢遵命。」和青冥互望一瞬,离魂对寒玥道:「寒玥,你先吃些东西,有事等绝情来了再说。」寒玥点头应下,逐日便也跟着剑灵两人一同消失。

紫静端着清粥走至门前,恰逢冬儿开门准备退出:「紫静姊姊请进。」「嗯,谢谢。」待紫静走进房门後,冬儿便将门给掩好,走到一处偏僻阴暗的角落,只见身下薄弱模糊的影子顿时化作两道。「我会去向主人禀报,你好生看着。」其中一道较为高大的影子开口说话,冬儿则是细声回:「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我很快就回来。」高大的影子瞬间遁入黑暗中,只剩一脸笑的苦涩的冬儿,独自站在角落中。

冷宫里,平王脸色苍白的看着趴在地上,下身流满鲜血,衰老的脸上满是愤恨厌恶的咸孝琳,神情恍惚的说:「一定要这样才行…否则咸家…会被母妃你给害死。」「滚出去!」咸孝琳疯狂的大吼:「你这该死的孽种!给我滚出去!」摀住肚子,咸孝琳绝望的悲啼:「孩子…我和表哥的孩子…」平王回过神,鄙夷的看着狼狈不已的咸孝琳,憎恶的说:「还希望弃妃偷人的事,别传出去才好,不然平王府和咸家,早晚会被你给害死。」

抛下一把匕首,平王转身离去:「爷爷说你若是有廉耻之心,便自我了断吧!咸家从此没有咸孝琳这人!」咸孝琳看着远去的平王,眼里满是怨怒及狠意:「敢对我的孩子动手,那我便毁去你三年来的盼望!给我等着!」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908.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