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把女孩子撩到脸红的话 很黄污

作者:小福 2021-05-04 浏览:541
导读: 焕黎语毕,逐不客气的走到暖禢前坐下:「可真是累死本世子了。真亏咏靖那小子能够盯着平王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一盯就是两年,本世子看一次就险些上火,还先去处理…」耀天帝额筋直...

焕黎语毕,逐不客气的走到暖禢前坐下:「可真是累死本世子了。真亏咏靖那小子能够盯着平王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一盯就是两年,本世子看一次就险些上火,还先去处理…」耀天帝额筋直跳,略显阴郁的开口警告:「逍遥世子,给朕闭嘴。」欧阳焕黎面带坏笑的说:「皇上还是一样正经啊!」倒了一杯茶,完完全全的喝尽後,逍遥世子方正色询问:「您打算怎麽做?」耀天帝懒懒的瞥了他一眼,开口问颖岽道:「跟朕说说京城五大美人之事。」

「回皇上,京城五美分别是柳尚书之女柳凝、礼部尚书二女曾羽音、尚书令之孙女尹鸾缨、燕温侯之孙女康姬和…苏婠婠。」「那苏婠婠可是名列第一美人呢!那身材啊…啧啧…」欧阳焕黎笑得一副猥亵模样,生生将他那张温文儒雅的俊秀脸庞变得诡异万分,耀天帝微拧起眉喝斥:「你就不能正经些?朕真不懂逍遥王是如何生出你这种儿子。」「皇上此言差矣,本世子乃京城大家闺秀们的梦中情人,父王去哪儿找像我如厮优秀的儿子。」

耀天帝直接无视欧阳焕黎,神情冷淡的说:「苏婠婠的身份你我都知晓,收起你那流痞之气。」接着帝王又询问颖岽:「康姬和宁王关系如何?」「回皇上,两人仅见过两次面,并无任何情愫。」耀天帝嘴角兴起一丝笑意:「安排康姬和平王见一面,好令他们两人擦出些火花。暗影,你同颖岽一道执行此事,要让这事众所皆知,可明白?」「谨遵您的吩咐。」「退下。」「属下遵命。」暗影和颖岽随即消失,书房内只留下耀天帝与逍遥世子二人。

御书房内宁静无声,欧阳焕黎姿态优雅的冲泡茶水,尔後替耀天帝与自己添上一杯。垂眸细细啜了一口,逍遥世子有些讶异的道:「这是碧螺春?本世子记得皇上喜爱银针才是。」欧阳亘轩语气平淡的回应:「这是寒玥喜爱的。」欧阳焕黎闻言,不禁稍稍挑起眉宇:「皇上待他可真好。」想了想,他便笑道:「本世子倒能理解陛下对他上心,适才来御书房的途中,本世子去瞧了一眼。看起来是个剔透俊美的孩子,想必再过五年,他定会轰动京城。」耀天帝冷冷的嗤笑道:「也要看他有没有命活过五年。」

「呵呵,皇上当真要除掉他?」支着脸颊,逍遥世子漫不经心的说:「本世子倒曾听姊姊说过,慕容寒玥才智过人,个性冷漠薄情,这种人一旦对人上了心便是一辈子的事。皇上不想成为那令他上心的人?」「你是来当说客的?」瞥了欧阳焕黎一眼,耀天帝啜着茶,不再言语。欧阳焕黎放下茶盏,正色的道:「亘轩,为兄自幼便看着你长大,从未见过你对任何人上心。寒玥虽身份特殊了些,但能让皇祖母认下身份,便代表他有过人之处。为兄听闻你耗费大量内力去医治寒玥时,你可知为兄有多高兴,因为终於有人能让你正眼瞧他了。」

耀天帝尽是淡漠的道:「那是因为他还不能死,否则朕就少了颗棋子可使。」「唉…皇祖母说的对,你看不清自己的内心。罢了,谈谈其他事吧!」欧阳焕黎暗暗叹了口气,太皇太后与姑苏郡主两人对寒玥评价极好,加之他又是华阳郡主的独子,父王和他自然是想保全寒玥性命。只是…倘若帝王决意要铲除寒玥,他们也只能默默接受了。逍遥王府誓死效忠帝王,这点无庸置疑,他们断不能为了私情,害了逍遥王府众人。

把女孩子撩到脸红的话  很黄污

且说寒玥入了盘天阁内寝,身子有些疲乏的躺在暖禢上,後轻声在脑海中呼唤:「青冥。」一阵难以察觉的气息波动後,剑灵青冥现身在女孩面前:「主上。」指腹搭在寒玥的腕间,青冥将剑气打进她的筋脉里,并温和关切的询问:「主上的身子可舒服些?」「嗯,谢谢你。」寒玥的脸庞稍有气色,且明显对剑气感到好奇:「这方法是谁告诉你的?竟是比太医开的汤药还有用。」「是绝情的提议。」见女孩神色活力些,剑灵便收回手,过多的剑气对寒玥亦无好处。

「什麽时候的事?这阵子仅有你一人守着。」「是主上您病倒的那日,他跟随慕容曜进宫,并於空闲时告知我。」回想起绝情的话,青冥又再问:「主上可要见绝情一面?他说主上清醒後即可唤他入宫,可我见您不甚精神,便迟迟没去寻他。」「现下应是可以,但要趁皇上到临幸後宫的时日才行。」寒玥有些头疼的道:「皇上这两个月几乎与我同寝,要逮住他不在之刻很是困难。」「我倒听那名刘承的太监提过,明晚耀天帝会到紫霖阁去。」寒玥点点头:「那明日晚上便请绝情入宫一趟吧!」

「我现下去通知他可好?」「嗯,你自己小心些。」青冥颔首应诺,随即解开幻术,并动身前往宰相府。缓缓闭上双眸,寒玥让自己放松心神,後忆起耀天帝今日过於亲昵的举止,不禁喃喃叹了口气。自己软弱的一面遭帝王撞见,真不知是好还是坏。可寒玥无法否认,当耀天帝将她抱进怀里,温柔的替自己吻去泪水时,那一刻,她的心颤了一瞬。尔後,思及那男人调戏自己的模样,令女孩是又气又羞。「真够无赖…」寒玥略显郁闷的低声细喃,暗叹自己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过了一会儿,内寝门外传来紫静的声音:「主子,您可歇下了?」「尚未,有何事?」「环妃娘娘派人送来一碗燕窝炖梨,道是华枫少爷特地吩咐人做给您补身子。」「嗯,拿进来。」紫静捧着一碗三彩釉繁花云纹盅,小心翼翼的端至女孩面前。寒玥坐直腰身,探手接过汤盅,打开盖来嗅了一下便道:「味道闻起来稍甜了些,且先放着吧!」「主子先喝一口补补元气,待您想吃时,奴婢再替您热一回。」孩童拗不过紫静的要求,只好喝了半匙燕窝,意思意思敷衍了事。倏然间,只见寒玥脸色大变,往前吐了一大口血,随即昏厥过去。

紫静见状,顿时吓得大声尖叫:「主子!主子!清平!主子吐血了,快去找张太医!」清平听到紫静的呼喊,赶紧匆忙的去寻张太医,沿途还拉了名太监去禀报耀天帝此事。紫静满是惊恐慌乱的颤抖着手,险些将那盅燕窝打翻,弹指间出现一名黑衣剑客,端稳了那碗遭下毒的燕窝。「女人,冷静点,要是打翻了这碗毒汤,你也准备见阎王了。」黑衣剑客冷声训斥紫静,且将燕窝放到茶几上,随即转身在孩童身穴点了数下。寒玥微弱的呜了一响,逐吐出好几口黑血,脸色虽不似方才那般死灰,却仍透着不详的青绿色泽。

「你…你是谁?」听闻紫静夹带哆嗦的询问,黑衣剑客将寒玥抱到龙禢上,後方冷漠的回应:「你不必知道,还是先担心自己的性命吧!」黑衣剑客从怀兜拿出一瓶药,倒出一小粒褐色药丸放进寒玥嘴中,接着轻抬女孩下颚,好让药丸顺利吞进肚里。仔细观看寒玥脸上青绿,有逐渐消退之况,男子方转身对仍是惊魂未定的紫静道:「待会儿有人问起,你照实说便可。」语毕,黑衣剑客随即消失身影,紫静则呆愣好阵子,直到听见清平和张太医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把女孩子撩到脸红的话  很黄污

正当耀天帝同逍遥世子谈论朝中政务之际,御书房外忽然传来李准难掩惊慌的低喊声:「皇上!」欧阳亘轩略显不悦的喝道:「何事如此喧闹!?」「皇上,慕容少爷吐血了!」只闻匡啷一响,上好的白玉茶具被翻倒在地,碎裂成无数碎片。耀天帝猛然站起,并厉声的下令:「快去传太医!」欧阳焕黎微皱起眉,亦跟着站起身子,且对帝王道:「皇上,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嗯,你同朕一道过去。」话语方落,耀天帝随即阴沉着脸,踏出御书房一路往盘天阁赶去。

逍遥世子神色平静的看着帝王略显着急的背影,不禁轻叹了口气:「亘轩…你当真没看清自己的内心啊…还是,你不愿去看呢?」抬脚跟上耀天帝的步伐,欧阳焕黎亦赶往盘天阁,好察看寒玥究竟发生何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914.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