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如何写评论性文章_性短文

作者:小福 2021-05-05 浏览:435
导读: 在锦囊打开之後显示出四个「梦想成真」的字後,离音心里就咯噔一下,觉得自己有可能被坑了。 然而前方越靠越近的脚步声,容不得她想太多,离音仓促抬眼,目光就扫到了自己面前...

在锦囊打开之後显示出四个「梦想成真」的字後,离音心里就咯噔一下,觉得自己有可能被坑了。

然而前方越靠越近的脚步声,容不得她想太多,离音仓促抬眼,目光就扫到了自己面前还在滚圈的物品,她定睛一看,发现那物品是个通体雪白的吊坠,吊坠似乎是从高空坠落的,已经碎成了好几块,却能依稀看出是朵莲花形状。

离音瞳孔一缩,记得上辈子,某人老说她身上的体香像是莲花香,他也似乎很喜欢莲,请人为她定做的首饰全部是有关於莲的,就连两人结婚时佩戴的戒指,都与莲有关。

就在离音发怔的时候,人群像是收到了命令般,如潮水般向两侧分开,那原本已经要离开的男人大步向离音的方向走来,神色似乎有些焦急。

嗒嗒嗒。

急切的脚步声唤回离音飘忽的思绪,她盯着地上的吊坠想了一秒,没有鲁莽地伸手去将吊坠捡起来,因为向她走来的男人带着副白手套,应该很讲究,可能还有洁癖,不会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

鋥亮的军靴在吊坠面前停下了,男人在她面前弯下腰,褪下手套,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捡起四分五裂的吊坠。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这个吊坠,应该对他很重要。

如何写评论性文章_性短文

借着角度优势,离音偷偷打量男人,发现男人睫毛又浓又长,微微低垂着时,像双漂亮的凤尾蝶。

高挺的鼻梁下,那两片颜色浅润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心情应该很不佳。

感受到近在咫尺的打量目光,莫少阎并没有抬起眼,再三确定吊坠没有缺少任何部位,他方才站起来,离去之前似乎看了离音一眼,又似乎没看。

离音眼睁睁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肃穆的气氛,随着那道伟岸的身影消失而支离破碎,现场变得沸腾起来。

贵族和军官们如狼似虎的目光在奴隶们身上穿梭,在寻找合自己心意的猎物。

最先被领走的是跪在最外围的奴隶,眼看着圈快要缩到她这里了,离音心里蒙上了层阴霾。

不久之後,一双军靴停留在了离音面前,离音心情瞬间沉入了谷底。

如何写评论性文章_性短文

那人问:「名字。」

熟悉的声音,让离音心跳快了一拍,她仓促抬起头,果不其然站在她面前的是刚才呵斥人群的副官,看他的意思是要带自己走,无论是军官们口中的元帅授意,还是副官自己的意思,对离音都百利而无一害。

离音答:「慕容音。」

副官仔细端详离音半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倒是有几分姿色。」

离音心里隐约有个猜想,却没人给她证实,因为副官紧接着又道:「起来,跟上。」

离音从地上起来,捶了几下自己因为长时候下跪而血液不通的腿,赶紧跟了上去。

夜幕降临,气温骤然下降。从外面回来的男人,身上的气息却比气温还要低迷。

看到这一幕的副官心里打着突,下午那一出插曲,他也是有目共睹的,和元帅一起出生入死多年,对那块吊坠的一些传闻他也了解个七七八八。那块吊坠据说是元帅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些年一直贴身携带着,拿它当命根子一样,别人想碰一下,多看一眼都不准。

如何写评论性文章_性短文

白天也不知道怎麽回事,那吊坠突然就掉了,还滚出了老远,元帅回来那麽晚,就是因为去找人修补吊坠,看元帅现在这个样子,修补似乎进行得不顺利?

也是,毕竟那样精致的玩意,想要恢复原样不太可能。

副官原地踌躇,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莫少阎问:「什麽事?」

他一开口,副官莫名松了口气:「元帅,人已经拾掇乾净送到您房里了。」

莫少阎解制服的手一顿,脸上似乎有些讶异。

副官看他的神情,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意识到自己好心办坏事了,元帅兴许只是单纯的想把人带回来,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他立刻歉然道:「是我考虑不周,现在就让人把她送走。」

一个奴隶,被领走不到一天又被遣送走,别人不会以为领她走的人有什麽问题,只会把过错推到奴隶头上,等待她的只会是比现在更悲惨的命运。

如何写评论性文章_性短文

莫少阎虽然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但人是他一时鬼迷心窍让人带回来的,他就不会放任不管:「不必,留着吧。」

——

听到关门声,离音静静在床上躺了一会,确认一时半会那两个把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刷了一遍又一遍,似乎她身上有病菌的婢仆不会去而复返之後,离音从床里侧滚到外围,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房间装潢很豪华,床很大,桌面茶几没有摆放任何属於卧室主人的私人物品,这说明房间的主人并不常入住。

离音蹙了蹙眉,把她要来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猜想的那人,刚才那两婢仆在的时候,她也旁敲侧击过,奈何那两人的嘴巴像是被胶水黏牢了一样,从头到尾闭口不言。她自然也问不出什麽有价值的信息。

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离音也没有太过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过了不知道多久,走廊外面响起军靴落在地面的清脆声响,来人步履稳健,不急不躁,最终在卧室门外停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叩门声。

被睡意弄得昏昏沉沉的离音下意识说了句「请进」,随即又恍然惊醒,她现在是没有自由的奴隶身,听来人的脚步声显然也不是奴仆之类的。

如何写评论性文章_性短文

她这态度,不对。

离音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正要下床开门,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高大伟岸的身影。

离音要下床的动作,就顿住了。

室内的灯光,在两个婢仆出去之前,就已经被调低了,此时男人身上镀上了一层昏黄的光线,让他身上透出一些暖意。

离音屁股不知不觉又坐了回去。

莫少阎目光从女孩身上一扫而过,注意到了她身上那穿了等於没穿的热火纱衣,想到了夜晚的气温,他眉头不自觉蹙起,沙哑的声调自然而然地带出了命令的口吻:「躺回去,盖好被子。」

离音傻不楞登哦了两声,又瞅了一眼背转过去似乎在拿衣服准备去洗澡的男人,乖巧地躺回去,格外听话地盖好薄被,闭上眼睛,耳朵却支了起来。

她听到男人走到浴室,然後关上了门,这之後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门又被打开了,她身边躺下一个人。

如何写评论性文章_性短文

离音等了一会,不见身边的人有任何进一步的行径,轻轻地翻身过来,半张开眼睛看过去,正对上男人一张侧脸,此时他眼睛闭着,也不知道睡了没有。

很快,离音就知道了,因为男人开口了:「还不困?」

听到他那副彷佛潜藏着别样意味,似乎她不困就让她出去做500个蛙跳的严肃口吻,离音立刻怂怂地闭上眼睛,心里却有些困惑,她这具身体,姿色可以称得上上乘。可看男人的意思,似乎带她回来,不是因为想对她做点少儿不宜的事。

————

小片段:

莫少阎:「你想要什麽?除了自由,我都可以给你。」

想要自由的离音:「......」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792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