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作者:小福 2021-06-10 浏览:308
导读: 高烈冷笑了一声随手拿起了话筒来拨号,「刘秘书,秘书室内的李小姐长期受雇於童小姐,经常将我个人的行程资料泄漏给童小姐知道,安全部门有李小姐的通联纪录,麻烦等一会就通知人事课...

高烈冷笑了一声随手拿起了话筒来拨号,「刘秘书,秘书室内的李小姐长期受雇於童小姐,经常将我个人的行程资料泄漏给童小姐知道,安全部门有李小姐的通联纪录,麻烦等一会就通知人事课资遣李小姐。」

「另外,若李小姐若问起原因,就将安全部门所录到的录音带交给她,并通知门口警卫,以後童小姐来访一律按照厂商来访的方式办理,再有谁顾得什麽关系随意放行,一律以渎职方式处理,听明白了吗?」

童玫瑰早在听到秘书室李小姐时就已经是浑身颤抖了,这时听完了高烈的全部处置过程更是红了眼框说:「你真的一点情面都不顾?」

高烈冷嗤一声说:「我替你顾的情面还不够多吗?从你贿赂李小姐一事,我就可以将你们依商业间谍犯送警究办,但我没有。」

高烈满脸的不悦,「我就是顾虑到你父亲才纵容你到现在。玫瑰,如果你再不清醒的话,我也顾不了太多了。我会直接找上你父亲将所有的事情都摊开来说,希望你能明白。」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里了还能怎样?

玫瑰瞬间痛哭失声,然後拿起了包包转身就冲出了办公室。

看到玫瑰激动的跑出去,高烈怕她会出事,所以走出来让刘秘书派人将玫瑰送回去。

随後高烈回到了办公室,随手拿起了玫瑰刚刚用过的遥控器,再次开启了刚刚所看过的录影报导。

高烈一面看一面拨了个电话给玫瑰的父亲。

「童伯伯,我是高烈。」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是世侄啊!找童伯伯什麽事呀?该不会是要谈和我们家玫瑰的事吧?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决定就好,童伯伯什麽意见都没有。」电话那头玫瑰的父亲,似乎心情很好。

高烈的眼睛搜寻着失踪已久的人,一心二用的和玫瑰的父亲通话。

「童伯伯您误会了,我的确是要和你谈玫瑰的事,但不是你认为的那样。」

电话那头的童父似乎也察觉他语气中的冷凝。

「那究竟是什麽事?还是我们玫瑰事发生了什麽事?」

「童伯伯别担心,玫瑰没事,我已经派人送她回去了。」

高烈顿了顿,「刚刚玫瑰到我这边来,我一再的和她说明当初会同意和她暂时合好,是为了让您银行的贷款能尽速的通过,这些我们早说好了只是权宜之计,但是她总是忽略了这一点。我觉得这样下去很不好,所以刚刚和玫瑰又再次重提了一下,但是她情绪一激动就哭着跑回去了。」

高烈无奈一叹,缓缓说道:「童伯伯,当初的事情我想您也是很清楚的,我不想卖了人情连人都要一起卖了过去,希望您能明白。」

也是商场老狐狸的童老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呢?

但是这麽好条件的乘龙快婿怎麽可以眼睁睁的让他溜走。

「高烈,你和玫瑰在大学时也好过一阵子,难道就真的不可能了吗?我和你父亲可是很看好你们这一对的。」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童伯伯您太看的起我了,如果有可能,早在玫瑰回国後我们就会有结果不会拖到现在,都过了五年怎麽还有可能。」

这时童老大概也认命了,叹了口气说:「我就玫瑰这个女儿,原本是很看好你们的,既然你都这麽说了,我也会劝她死心的。」

「那就多谢童世伯了。」

高烈挂掉电话,眼神专注的看着电视萤幕,这时正好播出忍冬接受访问时和主持人互动的那一幕。

她冷静又聪明的把主持人的敌意化解为助力,甚至到最後还将主持人的魅力藉由自己所设计的衣服发挥出来,简直是一举数得双方皆受益。

看着站在艳丽主持人身边的忍冬,气质清新的没让主持人抢走光彩。

高烈心中不禁感到一阵的得意,但是又好似觉得有一点不甘心。

得意什麽呢?

得意於忍冬的成就,而她是他高烈的妻子吗?

而又不甘心什麽呢?

不甘心於她什麽都没说只留下离婚协议书就离开的举动,彷佛他高烈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一样。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虽然他事後检讨过,自己对忍冬的确是忽略了点,也不在意了点,甚至於将她当成了空气一样。

但是她终究是他高烈这辈子唯一娶过的女人,怎麽可以一句话都不说就弃他而去?

还是在她离开的一个星期後,他才由李嫂的口中得知忍冬离开了,当时他可是气了个半死。

不过李嫂也说了:「太太要离开之前我曾劝太太留下来,但是太太跟我说,这个家其实有她没她都没有差,不然我可以试一试,看少爷何时会发现她已经不在了。」

李嫂用惋惜的眼光看着高烈说:「太太要我等你问起她时才告诉你她离开了,我本来还以为是太太夸张了些,但是我李嫂现在不得不说,太太是对的。」

李嫂停了下看了高烈的脸色一眼接着说:「少爷,您真是太不关心太太了,太太都离开这个家一个星期了,少爷才第一次问起太太,要是我是太太,这个家我也不想待。」

听完了李嫂的话,他的心头猛的一震,他真有这麽忽略忍冬吗?

高烈想了想,从结婚以来自己真的是很忽略她,不仅没把她当作妻子来看,甚至於没做到当初答应过岳父要好好照顾她的事,总是让她一个人在这大宅子里自生自灭。

李嫂几次提醒他,但是他总是认为忍冬还要上课,也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所以也就不以为意。

加上那一阵子玫瑰回国找上他,要他帮忙。基於曾有一段情的份上,自己也没多考虑的就答应了,没想到才转眼间她就不见人影了。

事後他到处找她,但始终找不到。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当初租的房子早就退租了,学校方面也说她早补修完学分,补习班的课程也早就结束。

这时高烈才发现自己对忍冬的了解实在少的可怜。

他不知道她有哪些朋友,更不知道她会到哪里去,南部舅舅她打过电话回去,只说要再进修也没多留话。

几天後他接到了陈益的电话,陈益在电话中说:「老兄,出事了齁?我就知道会这样,今天我收到了嫂子快递过来给我的离婚协议书了,早就告诉你少和玫瑰联络,现在被拍到照片了你说该怎麽办?」

一听到陈益的话,高烈狐疑的问:「什麽照片?我怎麽不知道?」

「就是你和玫瑰在餐厅甜蜜用晚餐的照片呀!上星期就被刊出来了,难道你们公司公关部门都没告知你吗?」

「你说上星期?」

「是啊!」

「上星期我有事到了香港两天,不过回来时也没人跟我说有这一回事。」

「大概是大家以为你没反应就算默认了,也就没跟你提。」

高烈听到了陈益的说法,非但没有释疑反倒是更加疑惑了。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公司的公关部门,不论是有关公司的大小事情都会汇集资料向他报告的,但是这个星期他完全没看到有关他上报的新闻,看样子应该是有人特地的掩盖了,是该好好的调查一下。

「老兄,离婚的事你要怎麽办?我刚刚打电话到你家本来想先找嫂子聊一聊的,但听李嫂说,嫂子已经离开了。」陈益在电话那头显得有些忧心。

高烈猛叹一口气後才说:「我已经找她找了一个多星期了,但是都找不到人。」

「早就警告你要多关心嫂子的,现在人跑了,要找回来可就难了,像我未婚妻就是这样,女人一狠心起来可是很恐怖的。」

高烈在电话这头烦躁的松开了领带,手指不停的敲击着光亮的办公桌面说:「我记得,当初的婚前协议里面有明定,这个婚姻关系至少要维持一年,现在离一年还差三个月,这样她算不算违约?」

「老兄,你真的要这样玩啊?」另一头的陈益声音严肃了起来。

「当初这婚前协议根本不太能做数,只是用来提防她利用你们的婚姻关系来敲诈你用的,现在嫂子提早离开又没拿你半毛钱,说什麽都没办法说她违约,更何况你还有被拍照的案底。」

「那照片根本没什麽,我和玫瑰只是吃个饭做做样子,算是卖她一个面子,让她家的银行融资贷款可以顺利贷出来,顺水人情而已。」

「但这事,你知,我知,嫂子偏偏不知道呀!」

「陈益,我正式的问你,我现在和忍冬还是夫妻吗?」

电话那头陈益沉吟了一下也严肃的回说:「若以法律上婚姻的成立要件来说,去年还是采用公开仪式的方式,你们有公开的举行婚礼,虽然参加的人不多,但是婚姻是成立的。」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电话另一头陈益翻了翻手上的资料,「不过你们的情况又更特殊一些,我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所以到现在还没去替你们办理结婚登记,本来是想,若是一年期满你们相处融洽,愿意继续婚姻关系,我就只要替你们办登记就好,反正罚金对你们来说不算什麽。」

「那如果我们相处不好不想继续呢?」

「那也很简单,两造离婚,因为我是你们的委托人,委托书和你们的结婚证书、离婚协议书都在我手上,我只要走一趟事务所先办理结婚登记,缴完罚款後马上再办离婚就好啦,反正你们上头都已经签好名了。不过你们原本有协议一笔赡养费的,现在找不到嫂子,要交付就比较有困难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只要我不同意离婚,这个婚姻还是有效的?」电话这头高烈的手指不停的在桌上弹跳着。

「唉!老兄!你该不会是…?」

「是的,我还不想结束这段婚姻。」

知道婚姻还有效,不知为何,高烈的心中反倒觉得庆幸,原本沉重的心情顿时也轻松了起来。

「那你要我怎麽做?」

「就先去办结婚登记吧!」

「什麽!办登记?那你就真的成为已婚人仕了喔?」电话那方陈益高声的说。

「难道我不办登记,现在就不是已婚人仕?」高烈好笑的回问。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也不是这麽说,至少心态上你一直都不认为你已婚呀!」

「不管这些了,反正离婚的事,等我找到她後和她好好谈过以後再决定吧!」

「大哥!你该不是不甘心先被女人甩了,才想这样做来报复嫂子的吧?」

「我像这种人吗?」

「是不像。」陈益停顿了下又接着说:「不过做法很像。」

「去你的!」

「不过嫂子的身分证件现在不在我手上,目前我只能暂时办登记,嫂子的身分证上的配偶栏,可能要等找到她後才能更改。」

「没关系,有法律效力就好,其他的以後再说。」

「好吧,那就先这样了。」

挂上电话後,高烈独自沉思了很久。

他真的是因为不甘心被忍冬先甩掉才让陈益去办结婚登记的吗?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高烈自知绝对不是这样,或许是真的有些不甘心,但绝对不是全部。

发现忍冬离开後,高烈的心中就一直觉得好像少了些什麽,就好像一块原本属於自己的完整拼图,被人硬生生的拿走了一小片一样,拼图从此就变的不完整了,拼图虽然不重要,但是就是觉得不甘心一样。

他再度拿起了电话,「刘秘书,请你帮我查一件事情,上星期公关部的汇报我并没有看到,虽然我人不在台湾,但是照流程还是要我盖过章才能归档,你去查一下汇报现在在哪里?拿过来给我。」

十分钟後,一份有着斗大标题的汇报送到了高烈的桌上,连刘秘书都觉讶异,因为他也没看到这份汇报,但是汇报上大大的审阅章却骗不了人。

高烈轻瞄了一眼就说:「看来,秘书室里有人拦截了这份汇报甚至自做主张的盖了审阅章了。」刘秘书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秘书室都归他管。

「刘秘书,我希望你查清楚这个人是谁,若情节重大直接就交给安全部去处理,若只是擅作主张,直接资遣重新招聘,招聘员工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品格。」

其实在看到了汇报上头大大的标题後,他大概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

就是秘书室里有人拿了玫瑰的好处,趁他不在国内期间直接拦截了报导,好让他无法在第一时间就回应报导中的事情,想让事情在当事人没有否认下直接就被当成了事实。

这种事情说大不大,但是在他的企业中如果有人胆敢欺上瞒下的,他可不允许。

「玫瑰呀玫瑰,你果然转变了许多了,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又热情奔放的玫瑰了。原本还想看在当初的一段情上,两人维持着良好的朋友关系,但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得及早抽身才对。」他在心中告诉自己。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就这样,高烈维持着婚姻关系找了忍冬五年,虽然她在的时候他不曾在意过她,但是在这五年寻寻觅觅的过程当中,他对忍冬的了解却一步步、一件件地深深的烙进了心里。

高烈站在落地窗前远眺窗外回想过去五年找人的经过。

从她同学口中,他知道了忍冬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孩,还很特别的用右手写字,左手做图。

从李嫂的口中知道,她爱吃蔬菜,但是不喜欢所有看起来烂烂的瓜果,任何的蔬菜只要看起来烂烂的,忍冬都无法举筷。而她最可爱的一点就是她无法忍受任何的脏话,三字经五字经都不行,只要让她不小心听到了一句,她会全身起鸡皮疙瘩,而且一整天心情不好。

由於可用的资料太少,徵信社方面一直都找不到忍冬,这五年来他找不到她却持续的被玫瑰所纠缠着,直到今天玫瑰拿着这片光碟来找他,却又让他找回了失踪五年的忍冬。

高烈在心中不禁苦笑着,这到底该算不算是种「该死的缘分」。

高烈终於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打了个话给新婚的陈益。

陈益在去年找回了未婚妻,经过一年的努力修补感情,终於在上个月和未婚妻结婚了。

婚礼中陈益还调侃他说:「你比我早结婚又如何?结果老婆跑了五年,现在我结婚了,我看我会很快的赶上进度的,一定会比你早当爸爸。」

当时听到陈益的话高烈只能苦笑以对,但现在终於也让他找到了忍冬了。

电话接通後,「陈益,我找到她了。」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你找到了谁?该不会是你那早已忘记你的老婆?在哪里?」电话那头陈益也兴奋起来了。

「谁说她忘记我了?要忘记我这个人可是很不容易的。」找到了人,高烈也开始有兴致的和陈益斗起嘴来,「她开了家很有名的服饰店,我在电视报导上看到的。」

「那你打算怎麽做?」

「老实说,我还真是没什麽头绪,找了她五年,现在找到了人却不知道该怎麽和她见面。」

「心里很矛盾对不对?我当初也是这样的,不过我可是先下了很多功夫去了解我老婆当时的情况呦!在知道她身边还是没有人後我才敢现身和她见面。」

「要是她身边有人了呢?」

「你们的情况不同,不管她身边有没有人,你们的婚姻关系都要做个解决的。」

电话这头的高烈低头沉思良久後才又开口说:「我会先让人去了解一下她那边的情况,再做决定吧!」

「看来也只能先这样了。」

「等有了进一步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OK!」

初经人事 紧窄之极  乡村小穴

挂上了电话,高烈依旧久久不能回神。

陈益说的对,自己不能冒冒失失就跑去找她,要是她现在身边有人了,自己岂不是自讨没趣还搅乱一池春水。

但是不知为何,只要一想起忍冬身边有人了,他的心头就是一阵的发酸。

不管了,先找人调查一下再说。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29057.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