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怎么办:搞豆豆啊

作者:小福 2021-09-04 浏览:599
导读: 「嗨~漾漾小朋友,好久不见啦!有没有想我啊!?」扇董事亲了一下我的脸颊,继续说:「听说你18岁生日快到了,是不是!?呵呵…之後,你就能做些好玩的事了。比如说:反攻臭小子……咳、咳,总之,我想...

「嗨~漾漾小朋友,好久不见啦!有没有想我啊!?」扇董事亲了一下我的脸颊,继续说:「听说你18岁生日快到了,是不是!?呵呵…之後,你就能做些好玩的事了。比如说:反攻臭小子……咳、咳,总之,我想举办一个让漾漾永生难忘的生日派对!」

刚结束任务回来的冰炎,看到扇挂在我身上,二话不说,马上抄出烽云凋戈,说:「臭老太婆,你来这里做什麽?」扇拿出自己的扇子,轻轻松松地挥开迎面而来的攻击,然後,收起扇叶,指着学长的鼻头说:「哼,臭小子,真是不懂得敬老尊贤。长大了就不可爱了!你看,漾漾多可爱呀!」刚说完,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扑了过来,好在夏碎学长眼明手快,把我拉出危险范围,「褚,这里留给冰炎和扇董事吧!我们换个桌再继续。」

於是,一行人换到隔壁桌,将原本的位置让给那两人。千冬岁弹了弹手指,加强防护结界,说:「这样就行了!刚刚说到哪了?」

喵喵先发话了,「啊!漾漾,你的生日快到了,是吧!?」看到她眼中闪过兴奋,我、其实有那麽一瞬间不想点头。不过,我就算否认了,我们还有万能的八卦班…误,是情报班,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可以被翻出来呢!想了想,我认命地点头默认。

「哇~那太好了。千冬岁,我们来给漾漾一个永生难忘的生日派对吧!」喵喵眼中闪着光芒。「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们就开始策划吧。」扇欢乐的声音,插进了我们的对话。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插了进来,「什麽、什麽,漾漾小朋友生日呀!算我一份喔。」奴勒丽对众人抛了一个眉眼,开心的说。我在心里吐槽道『你这只恶魔,要翘班也不要过来凑热闹啊!有你通常没好事。』「到时候,我会带点特别的,那我要继续巡逻罗!」抱着我亲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学长,收起寒气啊!我是无辜的。』哼了一声,便恢复原本的温度。

「啊!褚学弟生日呀,哈哈,我怎麽能不来呢?算我一份。」阿利学长自劲地说完便加入讨论了。「漾~听说你生日要到啦!哈哈,放心吧!本大爷绝不会亏待自己的小弟,等着我的豪华大礼吧!就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掰掰。」无视我脸上的黑线,西瑞自己讲完也离开了。唉…为什麽我这麽的没有人权呢?

怎么办:搞豆豆啊

一个圆桌,坐满了人,从左手边开始是依序是:学长、阿利学长、夏碎学长、千冬岁、莱恩、喵喵,和坐我右手边的扇。众人睁这眼乾看着我,感觉就像在说“我为什麽还在这里?”如此明显的视线,我起身,「唉…我刚好有个任务,生日当天才会回来……」话还没说完,喵喵就插话说:「这样啊!漾漾,任务要小心点喔,掰掰罗。」欢乐的跟我挥了挥手说再见。再度叹气…一群损友啊!

*****

生日当天的早上……

『呼~终於回来了,这次任务真的超累的,骨头都快散了,不得不说,紫袍真的不是人当的,能当上黑袍更是变态中的变态啊!』一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外衣,倒向软软的沙发上,将一旁的兔子捞进怀里抱着。「褚,你刚刚说谁是变态中的变态啊!?」一个慵懒的声音从床上幽幽地传进我耳里,学长缓缓坐起,因为没睡饱,此时的他活的像只厉鬼似的,「一回来就脑残,挺有精神的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我机械式地转过头,「呃…学长,你怎麽在这?」『而且,明明说过不想听就不要听啊!又没人强迫……对不起,我闭脑。』锐利的红眼看过来,不用一秒钟,我立刻改口。「啧」了一声,学长说:「算了,你不是要休息吗?」我点了点头,慢慢摸到床边坐下,准备睡一下,但,突然想到...『学长,你怎麽看起来那麽累!?该不会也出任务吧?厚,就说不要接那麽多任务,你就是不听,迟早会把自己累死......』「啪」的一声,制止我继续的脑中碎碎念,「褚,如果不想休息的话...我们来做点有意义的事,如何?」抱着我,顺便在我耳边吐着热气。

笑容僵在嘴边,那股热气,我吓得立刻闭眼休息,不再乱想些有的没的了。学长自然而然的窝进被子,抱着我,一起睡了。

「叮铃铃~铃铃~」

手机响了一阵子,在学长的恐吓之下,我终於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将他接起。「喂~谁啊!?...嗯,千冬岁喔,什麽事?」另一头传来了友人的声音,我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喂,漾漾,生日快乐!你还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吗!?」等了许久,没得到我的回应,他继续说:「唉...我看你根本忘了。」嘿嘿傻笑了一下,「算了,反正你今天是寿星,就不骂你了,啊!我要跟你说,喵喵晚点会去找你,她说要好好的帮你打扮打扮。就先这样,晚点见,掰掰。」喝,说完就自行挂电话!?我的人权呢?一群火星人,讨厌死了。「你有人权吗!?还有,谁是火星人啊?」巴了我後脑,学长也起床了,看了一下时间,又说:「等下米可蕥会过来找你。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换了件衣服,开启传送阵便离开了。

怎么办:搞豆豆啊

「漾漾~」随着叫喊声音,我的门就这样被喵喵踹开了。「漾漾,喵喵来帮你打扮了!」看到喵喵,我的恶梦来了……

*****

虽然过程曲曲折折的,不过,我和喵喵总算在最後一刻,准时抵达生日派对的现场。差点迟到,真是的,明明是我的生日,竟然要我穿裙子,不是寿星最大吗!?

「啊~漾漾,你终於来啦!来~扇姐姐抱一下。」扇一看见我,就一把把我抱住,东蹭蹭、西蹭蹭的,然後,学长非常不爽地扯开扇,将我拉进自己怀里,霸道的抱着我,像宣示所有物似的。学长含了含我的耳垂,说:「臭老太婆,褚已经给你看到了,你可以滚了。」扇耸了耸肩,「哼,你这臭小子,还没庆祝生日就把人赶走,啧……好啦!乖,借一下漾漾小朋友,别吃醋。」象徵性的摸摸学长的头,不理会他额前的青筋,直接把我拉进人群之中。

「褚/漾漾,生日快乐!」众人齐声的喊出祝福。「谢谢。」我发自内心的真诚感谢。

喵喵和丹恩摇了摇手中的香槟,「波」的一声,弹开了盖子,朝我喷了出来…很好,我的头发、我的脸、我的衣服,全都染上了香槟味,闻起来有淡淡的甜味。「漾漾。」莱恩叫了我的名,顺便拍了我的肩,我转过身,「拍」一坨泡泡敷上脸来。後脑传来凉凉的感觉,摸了摸,全是泡泡。「莱恩、千冬岁,你们竟然联手。」我抹掉脸上的泡後,喵喵又在两颊补上了两坨泡泡。

我哀怨地看着学长,没想到他竟然在一旁偷笑,而且,笑的非常开心。嘟了嘟嘴,不满地将手中的泡,往学长脸上抹去。哼、身为我的恋人,居然见死不救,有福同享,分你一点泡泡。

「褚,胆子大啦敢丢我。」眯起红眼邪邪的说。「哼,谁叫你……」见死不救,话还没说完,头顶又被砸了一坨。「漾~生日快乐啊!身为本大爷的小弟,我不会亏待的,哈哈……」说完,又用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好痛。」学长看见我吃痛的表情,二话不说,拿了一大坨泡泡,砸到西瑞的脸上。呃…做个好人,西瑞,我替你默哀……

怎么办:搞豆豆啊

就这样,泡泡在大家疯狂地利用之下,它终於消耗殆尽了!「啊!主人,没有了,小亭还没玩够耶!」夏碎摸摸她的头,说:「听话,小亭,不能再玩了,如果寿星太累的话,就没戏唱了。」喝,真够阴险啊!

*****

切了蛋糕後,就是所谓的“重头戏”了。

「我先、我先,我要先送给漾漾。」扇欢乐地挤开众人,来到我的面前,「漾漾,来~这是我送你的...呵呵,回去再拆开吧!好了,我也该回去了,出来太多天了,掰掰~」捏了捏我的脸颊,说了再见,就离开了。

扇离开後,其他人纷纷地递上礼物。还好,收到的全都很正常......至少到目前为止。歪头想了一下,『希瑞这次也是送很正常的东西吗!?』「漾~」这一喊,破坏了我的想像,早应该知道这世界不是美好的......重新堆起笑容,「呃,西瑞...」「漾~本大爷送的可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你就感动地收下吧!来,别客气,拆开看看吧!哈哈。」

「漾漾,不想拆就不要勉强,反正,一定不是什麽好东西。」千冬岁推了推眼镜,讽刺地说。

「怎麽,四眼田鸡,你是怕我送的太好,让你显得不够光彩吗?唉...送人东西就是要有诚意,懂吗!?诚意......」西瑞反呛道,顺便自以为的讲道理。

我、我又不要命的跳出来当了和事佬,「好了啦,千冬岁、西瑞,你们就别吵了。西瑞,我等等就拆开。」努力地维持笑容,伸出颤抖手指,缓缓拉开两边的红色缎带,打开盒子,里头还有一个...一共拆了五个盒子後,我拿出了一个黄金做的、上面镶着宝石的人物模型。顿时,全场静默,所有人呈现呆滞的表情,一分钟後,我默默地拿出盒子,将它再放回去。再次堆起笑容,「西瑞,谢谢了。很特别的礼物。」其实世俗爆了,会去後立刻毁屍灭迹。

怎么办:搞豆豆啊

经过这个尴尬後,夏碎学长说:「咦!?冰炎,你不送褚礼物吗?」红眼瞪过去,「罗嗦,回去再拿给你。」夏碎抿嘴窃笑了下,「褚,这礼物你可要收好喔,冰炎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亲手”打造的唯一礼物。为了这个,他好几天没休息了。」学长的脸微微泛红,粗声粗气的说:「啧,夏碎,你可以闭嘴了。好了,礼物都送了。我先带褚回去了。」搂过我的腰,开了传送阵离开了。

回到房间......

「学长,你做了什麽礼物送我?」学长只笑不说,走到沙发坐,拍拍大腿,说:「过来做上来,我才来出来。」我红着脸假装没听见,学长再说一次,故意沉着脸威胁道。我用极缓慢的步伐走进他。受不了了,学长直接摆我扯进怀里,低头吻上我的唇。两指钳住我的下巴、撬开嘴,将舌头伸了进来,温柔地舔过牙齿、滑过每一寸肌肤,最後,缠住我的舌......来不及咽下的口水,沿着嘴角流了出来,我又穿着裸肩的裙子,形成了一副诱人的景象。学长放开我说:「褚,你这样很诱人喔!好想一口吃掉。」我也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嗯」。

学长见我的乱答,笑了下,说:「等等再吃你。褚,生日快乐!」同时,将一条项链挂上我脖子。

我低头看了项链,银色的链子,悬着一个黑色圈圈、中间镶着冰与火,「亚...谢谢你,上面也有很强大的祈愿咒呢。」学长环住我,将头抵住我的肩,说:「懂得其中的象徵吗?褚,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吧!?」眼光微微泛泪,轻笑了下,站起身,反抱住学长,「亚,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以褚冥漾之名起誓。这条项链我会好好珍惜的。」

「褚......」低声呢喃了一下,然後,一手伸到後面,拉下裙子的拉链,「学、学长,你干嘛啦!」站起身,抱起我走到床边,「没办法,褚,你这样太诱人了。」太诱人!?不对,是你太变态吧,飒弥亚......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30198.html

标签: 怎么办   搞豆豆啊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