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作者:小福 2021-10-22 浏览:179
导读: 宁州。十二月的宁州没有江城气温低,但是地势低又潮湿,冷气随着湿气钻入骨子里,倒是比江城冷上几分。蒋亚菲穿着厚厚的灰色羊绒大衣,衣领带有围巾造型的设计,及脚踝的大衣她特地在...

宁州。

十二月的宁州没有江城气温低,但是地势低又潮湿,冷气随着湿气钻入骨子里,倒是比江城冷上几分。

蒋亚菲穿着厚厚的灰色羊绒大衣,衣领带有围巾造型的设计,及脚踝的大衣她特地在腰上系了一条咖啡色的金属环的皮带,营造出上短下长的比例,凸显腰身。

深色肩头中筒靴挑高了身形,看起来更加俐落干练。

赶着早班的飞机来宁州,两人脸上都有一丝倦容,但为了不耽搁行程,他俩也没多加休息,在路上买了杯咖啡醒神後便赶去了联系好的工作坊。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穿着汉服的小姑娘,脸上带着浅浅的酒窝,爱笑又热情。

工作坊前厅不大,却明亮通透,展示台上摆了数十匹云锦,有色彩明艳的、有颜色喜庆的、也有低调奢华的。

蒋亚菲甚至看见了和顾宇彻奶奶嫁妆那块相似的。

她不懂布料的工艺,便把主场权交给顾宇彻,自己则在一旁看着。

顾宇彻问得很仔细,从花色的挑选到丝线的制程,任何细节都不放过。

小姑娘年纪虽小,却对云锦的工艺如数家珍,对於顾宇彻的提问都能应答如流,连云锦上用了几种丝线都了如指掌。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把店里摆放的布料都逛过了一圈後,小姑娘便领着两人到了後头,和前厅比起来工作坊的後头别有洞天

百坪米大的只堪堪摆上四架木织机。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到云锦的织造过程,连顾宇彻看过许多织品生产也折服於如此复杂的工艺。

这让他想起前先天在古籍上看到的那描写云锦的诗:"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

确实形容的恰如其分。

庞大的木织机超过一层楼高,上面缠绕着数万缕的丝线,或垂或竖或直或弯,梭机上各式各样繁复精细了零件,看得人眼花撩乱。

云锦要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合力操作,每一缕丝线的交错配置都是需要匠人娴熟的工艺技法和搭配多年的默契方可做到,并非几年的时间就能够练成的,这也是为何云锦价格居高不下,毕竟每匹都是时光淬链而来的。

小姑娘跟两人介绍了正在木织机下工作的母亲。

陈老板直楞的伸出手:「蒋总、顾总您好,我姓陈」

和活泼外向的女儿不一样,陈老板的是个一板一眼的人,并不善交际,连介绍都有些呆板。

「陈老板客气了」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在手掌相握的同时,蒋亚菲摸到那双布满皱褶的手上全是老茧,甚至手指都有些变形。

她听着顾宇彻详细的询问了织布所花费的时间和人力,多半是小姑娘应对,只有在极复杂的织造步骤上小姑娘答不上时,陈老板才会开口,其余时间多是沉默地站在一旁。

蒋亚菲把整个云锦制造摸透了一遍,越发觉得这项工艺保留的不易,也更坚信要将云锦推广给更多人认识的想法,即便是在听到价格和产量的同时,也只是一瞬间的迟疑。

午饭时间,蒋亚菲他们再三推托才得以在小姑娘热情挽留午饭中脱身,不过离去时三人都交换了微信,方便日後联系。

顾宇彻在宁州湖旁找了一间饭馆,给她点了一碗美龄粥。

这个月相处下来他也算清楚蒋亚菲的口味,不知是长期应酬或是加班熬成的胃病,蒋亚菲在饮食上吃的清淡,和他无辣不欢可谓大相迳庭。

一碗温润的粥驱散了湿漉漉的寒气,配着有名的盐水鸭,一顿饭吃的蒋亚菲胃暖暖的。

顾宇彻吃不惯美龄粥的寡淡,给自己点了一碗鸭血粉丝还特意嘱咐老板多放些辣椒。

两人在各自习惯的口味下吃饱喝足,又赶去了另一家工作坊。

不同於陈家,他俩後来的工作坊“锦庄”,不只店面宽阔装潢上也下了功夫,云锦的样式走的是华丽设计,创新的与不同商品结合,整体风格更贴合现代。

技术上能以机械取代的部分都以不再以手工织造,产量比起来较为稳定,价格也略低,不过在许多方面还是坚守传统。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顾宇彻一样详细的询问整个制程,临走前都各在两家工作坊中买下几匹布料。

看着他转帐时眼睛不带眨一下的神情,蒋亚菲咋舌,这一趟的消费赶得上她俩月的工资了。

不过想到他家那满屋子的布料,几匹云锦显得小巫见大巫。

__

想着酒店离这不远,又难得来趟锦洲,顾宇彻提议散步回去,蒋亚菲倒也欣然同意。

黄昏,伴着斑斓的晚霞,两人走在街上聊着方才的事。

「你比较喜欢陈家的云锦吧!」她肯定的说。

在锦庄他少了在陈家时的那份喜悦。

「锦庄虽然也好,但少了点灵气,不过陈家的供应是没办法赶上公司需求的,所以…」

没说尽的话是惋惜。

「老实说,我觉得单以锦庄的供应也不足以应付」蒋亚菲裹紧了肩上的围巾後接着道:「与其把供应压在一间工作坊上不如分流,而且在设计上可以有所区分」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陈家的布品适合的是古典的设计,而锦庄可以跟潮流结合,你觉得呢?」

在他们刚刚讨论的时候,蒋亚菲脑中的小算盘也飞快的运转着。

「如果能这样最好,但一时之间我也不能肯定,我已经把刚刚拍的设计发在群里,等我回公司讨论过後才能告诉你」

「不急,虽然要在年前发布时间有些赶,但也不是等不了的」

结束了工作的话题,他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着生活上的琐事。

不知是因为宁州的步调较缓或是周遭氛围的渲染,走的比平时缓些,踩在细碎的光影下像极了踏光而行。

顾宇彻聊着在国外工作的趣事,惹的蒋亚菲一阵发笑,映出嘴角的梨涡。

看着在夕阳余晖下真心笑着的她,顾宇彻心底有什麽滑过。

还等不及他思索就见蒋亚菲收拢了笑颜僵在原地。

顾宇彻纳闷,顺着她的目光而视,不远处是一对中年夫妻带着女儿,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女孩还亲昵的挽着母亲的手咬耳朵。

没什麽特别的。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但就是这样平凡的一幕,让蒋亚菲脸色大变。

连唤了几声「亚菲」她才反应过来了,边上的顾宇彻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还问着她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Joyce你先回酒店,我遇见认识的人打个招呼就走」她嘴上这麽说着,脚步却紧跟着那一家人,但又未上前打招呼。

见她这样失神的模样,顾宇彻怎麽放心先回酒店,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半会,一家三口已经挑好了东西结帐,等在路旁准备拦出租车。

就在她也准备伸手时,顾宇彻已经早一步替她拦好了车。

蒋亚菲看着他,对方只是温和一笑。

一切都在不言中。

顾宇彻替她关了车门,从另一侧坐进出租车里,交代师傅跟紧前头的那辆车。

一路沉默。

蒋亚菲整个人都是抖的,嘴唇苍白的吓人,双手紧紧握着,指尖被她拽的通红,修长的指甲掐入手背上,却丝毫不觉得疼。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看着她这样顾宇彻不知如何是好,心中满是疑问却又不敢过问。

思索片刻後只能轻轻地伸出手覆在她手上。

温暖的手放在冰凉的手背上,拉回了她几分神智,她的手比外头的温度还低。

不久,出租车在一排居民楼前停了下来,顾宇彻把车资转给了司机,牵着她下车。

蒋亚菲的目光始终紧跟着不远处那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期间女儿还不断的向妈妈撒娇,直到一家三口走进了一栋居民楼。

失魂的挪动了步伐,脚下的每一步都走得异常沉重,像追随什麽似的走向那房子前。

看着她一语不发的盯着紧闭的大门,顾宇彻问:「要按门铃吗?」

回应他的还是只有沉默。

就在两个人像雕像似的站在别人家门口却始终没有动作下,一声尖锐的女调打破了压抑:「找林先生怎麽不按门铃?」

转头是位提着菜篮的妇人,一脸疑惑地望着他们。

顾宇彻刚要解释什麽,忽然想到:「您认识住在这里的人吗?」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当然认识,我在这里住了十多年,这片住谁我都一清二楚」

闻此,顾宇彻赶紧抓住机会询问。

妇人看起来极喜欢串门子的样子,对着两人开口就是一顿说:「林先生是银行的高管,薪水应该是挺不错的,林太太我虽然不知道是在哪里工作,但是应该也是个小主管,我看他们一家子常常出去玩」

「不过这夫妻俩感情是挺好的,那恩爱的模样不是羡煞多少人啊,虽然是二婚但是林先生把人宠的跟公主似的」妇人边讲还搭配动作,形容的绘声绘影,「他们家儿女虽然不是林太太亲生的,但是这母子之间感情还是很好的,我常常看这林家的大女儿窝在她妈旁边撒娇,林太太虽然是继母,但我看啊照顾的可比某些亲生的还要好上几分」

听到这句话,蒋亚菲本就惨白的脸更是白上了几分。

「我家女儿要是有人家的几分我就放心了」妇人越说越起劲,还感叹了几句:「这林家啊遇上这样的女主人,三生有幸啊」

妇人通通的说了一大串後才发现边上的小姑娘脸上一点血色也没,半个身影隐在路灯阴影下,在冷风里摇摇欲坠。

「小夥子,你女朋友这是怎麽了?要不要到医院一趟啊?」

顾宇彻好像张口说了什麽,但蒋亚菲没听清,妇人高亢的声音吵得她脑袋嗡嗡作响。

见她脸色实在太差,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对方,赶紧拉着人上了辆出租车回酒店。

连师傅都感觉到气氛不对,也不敢攀谈只是默默地打开音响,想驱走车上的压抑。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等车到了酒店,映着大堂的光,顾宇彻才发现她早已潸然泪下。

顾宇彻把她带出车外,站在酒店门口,轻轻地用指腹擦去她的眼泪,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还是温柔的安慰:「没事了」

一句柔声的话瞬间让蒋亚菲溃堤,崩溃大哭。

原来痛久了,心里早就落下一道到深不见底的刻痕。

顾宇彻抿着嘴揽她入怀,不忍的抚着她的发间,不断呢喃低语着「没事了」

怀里抓着他的衣领的人,哭的撕心裂肺。

夜里路过的行人就看着这诡异相拥的两人,在寒冷的天里站了许久。

__

酒店房间,顾宇彻接过了服务生送来的客房服务,道谢过後关上了房门。

看着紧闭的浴室,水声已经响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头的人却毫无动静。

怕她在浴室里出了什麽事,他不放心忍不住敲了门:「亚菲,我给你点了碗面,冷了就不好吃了」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回应他的是一句闷声的「好」

半晌,浴室里的水声终於停了,却不见动静,就在顾宇彻担忧的准备敲第二次门时,蒋亚菲裹着浴袍走了出来。

他松了一口气。

「你一晚上什麽都没吃,快来吃点面吧」他赶忙招呼她。

蒋亚菲轻轻地摇头:「不用了,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哭过,她声音低哑还带着重重的鼻音。

顾宇彻还想说些什麽,但组织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语言有时候是阻碍人类表达情感的障碍。

最终他只留下了句「那你也早点休息」便离开了。

听到了门锁声,蒋亚菲拖着沉重的步伐,坐在床上顺手关了灯。

顿时,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中。

她蜷曲的靠在床头,湿漉漉的头发从发梢落下了水珠也毫不在意,眼神毫无焦距的望着那一片漆黑。

突兀的光不时的透过手机映在她半边侧脸,暗了又亮,在一片夜色里显得有些诡谲,然而坐在床上的人始终保持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麽。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她就着样坐了半宿,後半夜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不知是晚归的谁大力的关了房门,吵醒了本就睡得不深的她。

直到晨曦微露,她都是睁着眼的。

__

七点不到,顾宇彻就醒了。

一晚的担忧让他辗转反侧,睡的不安稳。

他下了床稍加梳洗,拿起手机正准备给蒋亚菲发讯息,一条未读躺在通知栏。

"我在大堂旁边的咖啡厅,你要是睡醒了到那找我"

传送时间显示的是清晨五点。

看来她一夜未眠。

顾宇彻换了一件衣服,拿着手机和房卡下楼。

清早的咖啡厅里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客人。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顾宇彻一眼看见望着窗外发呆的蒋亚菲,走进发现桌上早已摆满了三四杯空了的咖啡杯。

招呼服务生把桌上的空杯收了,点了碗水果优格和一盘华夫饼後他在她对面落坐。

和角落的静默无声不同,吧台边围着一群服务生正窃窃私语的讨论着两人。

虽然咖啡厅不是没有客人凌晨上门光顾,但一个面容憔悴的女子不到五点便坐在窗边,什麽也没做只是看着窗外,点了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哪儿都透露着怪异。

现在有还有个男子坐到她对面,看样子还认识,一群人已经自动的脑补一场爱恨纠葛的感情大戏。

八卦虽八卦服务生倒是挺快就将食物端上了桌。

顾宇彻把优格推到她眼前说:「吃点吧,早上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

「我不饿」蒋亚菲木然的拒绝了。

「亚菲」他难得正色语气略带强硬:「再大的事,你也不该这样伤害自己」

她根本是在糟贱自己的身体。

蒋亚菲张开口想说些什麽,但最终仍不发一语,拿起汤匙拨着碗里麦片。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看她只是拨弄着却丝毫没有要尝的意思,怕方才的话说重了些,他想挽回几句刚要开口,就见她轻轻的挖了一口优格放进嘴里。

顾宇彻在心里叹了口气,但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小小的咖啡桌上只有刀叉轻碰瓷盘的声音,身边来来回回的声响好像都跟两人无关。

蒋亚菲望着碗里的猕猴桃有一瞬间迟疑,但还是和着麦片吃了下去。

丝丝的甜却丝毫驱赶不了她嘴里的苦涩。

__

吃过了早餐,蒋亚菲要到宁州的分店视察,顾宇彻不放心她这样过去偏要跟着,她拧不过,也就答应了。

商场里,蒋亚菲显小的脸被墨镜遮挡大半,周遭垄罩着一片压抑,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吓得跟在身边的区经理汗涔涔的,深怕她待会要有个不满意的,自己的位置就要不保。

分明公司都传言蒋总监是个好相处的,怎麽今天这麽冷冰冰。

好在还有个顾宇彻在旁谈笑风生,不至於让气氛这样死气沉沉的。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巡视了几家分店,都还算达标,除了有些小细节需要修改外,总体表现都还行。

蒋亚菲勉励了区经理几句,便向对方告别,顾宇彻留下了句辛苦了也跟上她的脚步。

看着两人走远的身影区经理舒了口气,总算送走两位祖宗了,他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__

蒋亚菲栏了一辆出租车,坐在靠窗的位置哑声道:「先回酒店收东西吧,该去机场了」

「不急」顾宇彻跟司机报了个地址後对着她说:「我请米珥改签了,先带你去个地方」

闻言,蒋亚菲也只是喔了一声,对他擅自更改行程并未多说什麽,但也对他要带她去的地方没表现出任何兴趣,好像身边的事都与她无关。

不知为何顾宇彻觉得这样浑身是刺又冷漠的蒋亚菲才是真的她。

他带着她到了间在网上找到的郊外赛车场,只见他熟门熟路的跟店员租着用品。

他推着她去着装,还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双小白鞋让她换上。

蒋亚菲就像被提线的木偶,任意摆弄。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超大的户外赛道上因着是平日空无一人。

教练教了他们一些基本的操作後基本就放任不管了。

起先蒋亚菲是没什麽感觉的,但随着催动引擎後的提速,风声在耳畔呼啸,伴随着引擎巨大的回火声,她渐渐体会到在赛道上的驰骋的快感。

几圈下来,蒋亚菲爱上了那激情的速度感,每踩重油门一分後又放开,像极了在失控边缘的悬崖勒马。

在这样的危险刺激下,心里的郁闷也跟着引擎巨响一点一点的消散。

直到筋疲力尽,她才依依不舍的从赛道上下来。

远处顾宇彻正端着两杯奶茶等着她。

那样拎着头盔大步走来的她才像是他认识的蒋亚菲。

「心情好多了吗?」

「嗯,好多了,谢谢你」蒋亚菲接过他递来的奶茶说:「你很常玩这?」

她看他方才动作娴熟的样子,像是个老手。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顾宇彻在长椅上坐下,微啜了一口奶茶,像想到什麽似的笑着说:「在国外有一段时间跟朋友挺疯的」

蒋亚菲把玩着奶茶杯,听着他说这那段在国外和朋友玩疯的岁月。

虽然很累但是精神却是亢奋的,心里好似有一团火,熊熊燃烧。

「昨天那个是我妈妈」蒋亚菲突然开口。

突如而来的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他一头雾水,随即才想到她说的是昨日遇见的那一家三口。

「那你怎麽不上说句话」话一出,顾宇彻便发现了这句话的不妥,慌乱的刚想挽回什麽,就听到她说:「都把我抛下这麽久了还能说什麽」

话音轻落,却听的顾宇彻心里一紧。

蒋亚菲的声音极轻,好像随时会消散在风里:「小时候家里每天都吵,我爸在家一有什麽就会拿我妈撒气,任何小事都可能成为导火线」

「整个家几乎没有一刻安宁的」

现在回忆起来记忆里斑驳的那一块都是兵荒马乱。

「我那时候什麽反抗能力都没有,只能拼命装乖,认真读书考试,因为我发现只有这样能让他们暂时消停一下」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但後来我拿再多奖都没办法制止他们无止尽的争吵」

到现在她都还记得那段时间不断重复上演的戏码,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母亲,对着夺门而出的父亲埋怨不休,哭累了就抓着她咒骂,至今那极尽羞辱的话还会不时的出现在梦里。

「终於他们吵累了,在我考完中考後放过彼此」

「离婚後我爸从家里搬了出去,一开始我妈每天都很高兴,甚至还会到学校接我下课,煮好晚餐等我晚自习回家,那时候我天真的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但终究她的愿望还是落空了,蒋亚菲目光空洞的看着远方。

「没过多久我妈开始变的喜怒无常,我一惹她不快就又是无休无止的谩骂,每天下课我只能躲在房间里,她见我不出门就边摔东西边哭边骂,骂累了就回自己的房间里,一关就是整晚,等我早上再起来收拾那一地烂摊子」

「就这样熬到了高一上半年,我都快以为我要对这样的生活麻木了」

说到这蒋亚菲自嘲一笑。

莫名的顾宇彻不想她再说下去了,握住了她的手腕说:「亚菲,别说了,都过去了」

她低头看着那只握在手腕上的手,肌肤相触的温度跟昨天她快溺死时抓住她的那双手一样。

闭着酸涩的眼眸,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甚至能嚐到那咸湿的味道,她以为她能够很平静的面对,但流下的泪却没骗到自己。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蒋亚菲艰难地开口说道:「没有过去」

「为什麽她可以在除夕夜里一走就不再回来?为什麽这麽多年她除了打钱都不愿回来看我一眼?」

「我就这麽不如那个别人家的女儿吗?」

那声声的控诉背後带着的是多少求而不得。

温热的泪如断了线的珍珠细密的紮在他手背上,如同心被人揪住一样,沉闷的难以呼吸。

「所以到头来我就是个累赘」说这话时她有种自暴自弃。

蒋亚菲一刀割开了那藏在角落从未好过又隐隐作痛的伤口,鲜血淋淋。

而她又独自舔舐伤口多久,无人可知。

正是因为这样顾宇彻才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像再多的言语都显得苍白。

他能共情却只能用无声的陪伴抚平。

揽在肩上的她哭得泣不成声,泪水无声无息地淌湿了他的衬衫,像急切的想抓住什麽似的。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褪去了坚硬的盔甲,她终究伤痕累累。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30206.html

标签: 岳肉大深使劲   肉岳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