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有人来了…快出去-嗯好快

作者:小福 2021-11-19 浏览:175
导读: 当天因为大家聊植物聊得太开心,一转眼窗外已披上夜色薄纱,所有客人都吃过晚餐才离开,说是晚餐也有点奇怪,她们店里只卖早餐,所以只能用三明治、蛋饼和萝卜糕填饱大家的肚子。鸽子...

当天因为大家聊植物聊得太开心,一转眼窗外已披上夜色薄纱,所有客人都吃过晚餐才离开,说是晚餐也有点奇怪,她们店里只卖早餐,所以只能用三明治、蛋饼和萝卜糕填饱大家的肚子。鸽子大叔当然是吃萝卜糕,还笑着说他今天早上才刚好想到温奈的萝卜糕。

温奈将冬瓜爱玉作为饭後甜点招待大家,准备好人数份的爱玉後刚好还多一碗。幸好有多,要是没多的话她才要烦恼。

「奈奈!以後也把冬瓜爱玉加进菜单里吧!肯定会大卖。」鸽子大叔对她说,其他客人听到也接连附和,她只笑着回说会考虑看看。

温奈趁夏朦回到厨房时,将专门留下的那一碗递给夏朦。夏朦开心接过,拿了放在角落的小板凳坐在厨房里,她们开店忙碌时总会这样轮流躲起来吃点东西充饥。夏朦拿了汤匙舀了一口放进嘴里,弯起眼笑着对她说很好吃,随後才发现自己手上的那碗已经是最後的冬瓜爱玉。

「奈奈不吃吗?」

「你吃,本来就是要做给你吃的。」

夏朦一听,不假思索的舀了一口伸手朝她递去。看夏朦执意要跟她分享的表情,弯腰低头吃下那口爱玉。冬瓜香在口腔里散开,冰凉的爱玉几乎是入口即化,清爽又冰凉。她很认真的考虑刚才鸽子大叔的提议,夏天来卖爱玉应该不错,剉冰或许也是个好生意。

她注意到夏朦无意识的动作亲昵得如恋人,加上外头看不到躲在厨房里的夏朦,她们就像偷偷背着师长谈恋爱的学生。

有人来了…快出去-嗯好快

一片落叶翩然掉落,漂浮於温奈内心的止水之上,激起一波波涟漪。她顺着夏朦自己一口,再喂她一口的动作,悄悄享受这份得来不意的甜蜜。

隔天,蒲公英的花苞顺利绽放,多层次的黄色花瓣形成一个可爱的圆,灿烂如阳。夏朦看到後露齿灿笑,整个人像在发光般,一举一动都能看出心中多麽雀跃,连鸽子大叔早上来吃早餐时都笑问发生什麽好事了吗。

夏朦将蒲公英的盆栽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让每个进店的客人都能看到黄澄澄的花朵,每当可爱小花受到客人称赞,夏朦也会像自己被称赞一样开心。

「这麽开心。」温奈看着异常兴奋的夏朦,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笑着将这难得的模样尽收眼底。

「因为蒲公英很开心,蒲公英开心我也开心。」

「你开心,我也开心。」

「蒲公英很厉害,把快乐传给我,又传给了你,还有每一个客人,这样大家都很开心。」

有人来了…快出去-嗯好快

她原本以为灿烂的鲜黄会在夏朦身上停留久一些,但蒲公英只开了一天,隔天黄花已经无精打采的垂下,土壤上散落着逐渐枯萎乾扁的花瓣。

夏朦的心情也跟着受到影响,无声的边掉着泪,边将落下的花瓣一一拾起,埋在一个空的盆栽里,喃喃地说不想让蒲公英看到自己凋零的模样。

一整天,夏朦在没客人时都悲伤的凝视着蒲公英,重复捡起花瓣,再埋葬於土里的动作。说话的次数少之又少,恍惚的模样令熟客也不禁出声关心。虽然做饮料、送餐都没有出错,但泪水会无预警滑落,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的哭着,几乎每次温奈转头要关心时夏朦都在哭,泪水怎麽擦都止不住。

温奈原本以为是因为蒲公英仅仅一天就凋零所造成的情绪起伏,後来她才发现状况有异。和平常的悲伤相比激烈许多,无声,却是近乎撕裂心肺的哭泣。

看到夏朦空洞的眼神里飘散着破碎的绝望,她才知道,副作用来了。

凋零的花瓣成为契机,勾出暂时埋藏於心中的罪孽。亲手夺取生命,以一命换一命的禁忌黑魔法化身恶魔反噬,啃食着夏朦的身心,连同害死那孩子的罪恶感,两条人命与来不及挽救的小黑猫的重量,瞬间压垮了夏朦脆弱敏感的心。

夏朦的确救下了小狗,但那满足与喜悦维持不久,就毒药一样,极致的快乐之後,紧随而来的也是极致的痛苦。

温奈想起她刚才接到医生来电,说小狗恢复得很快,再过几天就能出院。大概是因为夏朦没办法接电话,所以才改为通知紧急联络人。她灵机一动,想带夏朦去看小狗,说不定看到小狗有精神的模样,夏朦也会跟着变得有精神一些,她还提说可以一起收养小狗。

有人来了…快出去-嗯好快

但听到她的提议,夏朦却激烈的摇头,顿时声泪俱下:「小黄跟着我们不会幸福,我们不能成为牠的家人,这样小黄太可怜了。」

她赶紧将人搂进怀里安抚,想透过拥抱平息因激动而停不下的颤抖。她柔声答应会帮小狗另外找到好主人,一定会是个很爱很爱小狗的主人,夏朦才渐渐恢复冷静。

虽然还没到打烊时间,她先带夏朦上楼休息,回到店里送走最後一组客人後,提早将铁门拉下打烊。她没有看过情况这麽糟的夏朦,不幸,是她不曾套在自己身上的词。就算她失去了双亲,就算夏朦失去了不爱她的妈妈,她也不觉得她们是不幸的。

每天都能看到夏朦让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她一直觉得自己离不幸很远很远。

就算她埋了屍体、成为共犯,抛下人类的道德伦理成为一只深海鱼,她也不觉得自己是不幸的。不过换个角度思考,她们所犯的罪还是存在着被发现的风险,自己的主人是杀人犯,有一天还是有可能会被抓去关,对小狗来说也许不是那麽理想的家。

叹了口气,她感到有些低落,不是因为夏朦一直在哭,而是因为自己没办法带给夏朦足够的安全感。她因为她的女神获得了新生,但女神却快速的往地狱坠落,明明她紧紧握着女神的手,那双手却被泪水洗去颜色,透明到快要从她的手里消失。

她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把店暂时关起,让夏朦可以心无旁惊的好好休养。但突然关店有可能会招来怀疑,尤其是昨天又发生一起幼童失踪案,路上巡逻的警察越来越多,任何一点小动作都会引起风声,她必须为夏朦阻挡所有危险。所幸目前网路上还没有关於年轻人的新闻,也没有渔船捞到无名屍体。

走到蒲公英的花盆旁,她捡起掉落的花瓣,替夏朦埋在空盆里。

有人来了…快出去-嗯好快

又有失踪的儿童,已经是第几个了呢。她不禁思考,内心对那个诱拐犯感到火大。她该感谢那个犯人,但现在她只感到愤怒。诱拐犯和她们不同,不是因为不得已而犯案,而是将犯罪当作娱乐,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就跟令人憎恨的命运女神一样。

如果孩子们全都已经死亡,那诱拐犯拆散了多少家庭?恶意毁了多少夏朦渴望拥有、却永远得不到的家?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30232.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