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被同学折磨的警花麻麻:催眠警花

作者:小福 2021-11-20 浏览:445
导读: 十二、解围很快的,迎来家族之夜当天,下午没课的我很早就到会场和其他人会合,没想到学长姊来得比我更早,已经在做事前准备,学长们正在张贴今晚的布景,确认麦克风的音量和灯光的角度...

十二、解围

很快的,迎来家族之夜当天,下午没课的我很早就到会场和其他人会合,没想到学长姊来得比我更早,已经在做事前准备,学长们正在张贴今晚的布景,确认麦克风的音量和灯光的角度,原本坐在椅子上、化妆到一半的若盈学姊,一见到我就紧紧皱着眉头,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上下打量着我。

「海晴啊,你应该记得自己今天的工作是什麽吧?」若盈学姊一边扯着人中,仔细的刷睫毛,一边用含糊的声音问我。

「签到啊,我当然记得。」

听到我的回答,若盈学姊沉默了几秒,待她刷上睫毛膏以後,凑到我身边,对着我频频摇头:「你是负责签到的门面,还是沈旭阳的搭挡,你以为靠天生丽质就能掩盖後天的缺陷吗?你整个人看起来黯淡无光!」

我本来还听不懂学姊的嚷嚷,直到她在嘴唇上涂上颜色漂亮的唇彩後,把我抓到後台的化妆镜前坐下,我才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是:站在沈旭阳身边,你这家伙还好意思不打扮?

老实说,我平时的妆容很淡,一层防晒乳、一层薄得几乎看不出来的底妆和最基本的润色护唇膏,目的只是想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一些。

我本来想要解释什麽,若盈学姊却完全不理会我,抄起她化妆包里的「家伙」,在我的脸上又涂又抹,下达各种口令,一下要我张眼、阖眼,又要我看天花板、嘴别乱瘪。折腾了十来分钟後,她才满意的放过我,要我好好看看镜子里的自己。

被同学折磨的警花麻麻:催眠警花

「女孩子果然需要一点魔法。」她甚至自顾自的下注解。

我哭笑不得的和学姊道谢,为了逃离她的魔掌,我赶紧跑去找宇蔚学长索取签到表,躲回门口的签到处休息。

沈旭阳早上传了封讯息给我,说他下午的课很满,尤其是最後一堂通识课的老师经常延後下课,他可能会晚点出现,我很乐观的告诉他:完全没关系,签到这麽简单的工作根本不需要两个人,你可以慢慢来。

我没预料到的是,当天提早来的人很多,本来说好五点半才开放入场,有许多人不到五点就已经抵达了,而且提早到的清一色都是女生⋯⋯

「学姊,旭阳学长今天会来吗?听说他今天负责签到。」一个打扮得十分华丽的学妹走到我面前,眨着她纤长的睫毛问。

「会,待会就来。」我不知道应该把视线摆在哪,堆起一个不失礼貌的笑容以後,我把目光移回桌上的签到表,一边漫不经心的玩着手上的原子笔,侧耳偷偷听着旁边的对话,她们正聊着对於即将遇见的直属的期待。

想当初我也是抱持着期待参加了活动,上台抽了一张命中注定的签纸,在主持人公布我的直属时,被我抽中的学长提着一个咖啡色的纸袋上台,接过纸袋时,我以为里面装的是卫生纸之类的民生用品,因为前面几组送的见面礼都不是什麽正常的东西,结果打开发现居然是满满的零食,和一本厚厚的、全新的文字学课本。

虽然我很少在学校里遇见自己的直属学长,但是学长每到考试前都会托人把AllPass糖交给我,比起其他被自己直属放生的人,我算是从学长那里得到了很多照顾。

被同学折磨的警花麻麻:催眠警花

还记得那天,所有的学姊都想抽到沈旭阳,在台下疯狂尖叫呐喊,沈旭阳才刚走上台,底下的女生听到他开口说话的模样,像是发疯一般。结果沈旭阳抽到系学会的现任总务、昵称叫做小费的学长,学姊们气得半死,活动结束以後一群女生追着学长穷追猛打,说不揍他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不知道今年,会是谁成为沈旭阳的直属学弟或学妹?他又会准备什麽样的见面礼给对方?

「抱歉,我来迟了。」沈旭阳气喘吁吁的跑来,「你一个人还好吧?」

我摇头,简单和他交待了刚才发生的事,宇蔚学长说要按照表订的时间放人,所以我只能在外面和一群女生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除了气氛有些不自在之外,没有太大的问题。

一见到沈旭阳,外面那群等了好久的粉丝眼睛一亮,凑到桌子前对着沈旭阳你一言、我一语的,语速快到我完全分不清是谁在说话。我转头看了沈旭阳一眼,看见他面无表情,淡然应对的模样,忍不住别过脸偷笑。

好不容易打发走那群小迷妹,沈旭阳拿原子笔的笔盖戳我,问我刚才在笑什麽。

「这种场面,我好像撞见过很多次。」

他无奈的叹息,「老实说,我很不会应付这种事,话说过头了会伤人、不说清楚又会给对方错误的遐想,反而造成双方的麻烦和困扰。」

被同学折磨的警花麻麻:催眠警花

万人迷的苦恼,我很难感同身受,但还是拍拍他的肩给予安慰。

「我觉得你的应对挺不错的呀,不冷不热,让她们知难而退。」虽然可能会有一部份的人觉得,这样冷冷的沈旭阳也很迷人,而变得更加迷恋他,「偷偷告诉你,我以前曾经许过一个愿。」

「许了什麽?」

「可以的话,我想变成你,活一天看看。」

沈旭阳愣了几秒,然後放声大笑,笑得很夸张的那种,引来许多人的眼神关切。

我被他的笑声调侃得有些窘迫,伸手捶了他的肩膀一下,要他笑小声一点,我可不想被沈旭阳那群小粉丝讨厌。

「越跟你相处,就越觉得⋯⋯你真的好有趣。」沈旭阳止住笑,却掩不掉嘴角的笑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夸奖「有趣」,这到底算哪门子的赞美?我眯着看了沈旭阳一眼,本来还想反驳什麽,辰轩学长从会场内跑出来告诉外面的我们,时间到了,可以准备进场了。

签到的工作不难,只需要盯着人们签上自己的学号和姓名就好,尤其系上的人不算多,出现的基本上都是熟悉的人,所以进行得很顺利。沈旭阳就没有那麽幸运,排队的人潮分为两路,他前方的人明显都是女生,还有学姊一边签名,还一边吃他豆腐,又是摸手臂,又是摸手背的。

被同学折磨的警花麻麻:催眠警花

沈旭阳表情十分无奈,我本想出声帮他解围,宇蔚学长刚好出来巡视外面的状况,看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对学弟毛手毛脚,便凑到沈旭阳身边,巧妙的把学姊和沈旭阳分开,开玩笑地揶揄:「干嘛、干嘛!看到学弟就流口水,小心我告诉你男朋友。」

但宇蔚学长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守在这,所以当下一个学姊试图要伸手碰沈旭阳时,我趁乱撞了沈旭阳一下,害他手上的笔滚得很远。沈旭阳很快就接收到我的讯息,离开位置去捡回笔,而我顺势坐上他的位置,接手他的签到工作,虽然收到学姊完全不掩饰的白眼,但我一点也不觉得受伤,只要她别再伸手碰沈旭阳就好。

等人差不多都进场以後,沈旭阳才终於松了一口气。

「辛苦了。」我有些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虽然万人迷的苦恼我不理解,但就算沈旭阳长得好看,也不代表能任人随意动手骚扰,这些饥渴的女人到底把台湾的法律置於何处啊,简直是疯了!

「刚才⋯⋯谢了。」他趴在桌子上,一整天满堂的课肯定很疲倦,又加上刚才的整场陪笑,我如果成为沈旭阳,大概会直接骂出脏话吧。

「我要收回刚才的话,这样纵容那些变态是不对的喔。」

沈旭阳失笑,坐起身,「你应该知道家族之夜的传闻吧?」

「你是指,家族之夜的参加人数如果过少,就会影响系会接下来一整年的运势,这个荒唐的传说?」沈旭阳点头,继续说:「宇蔚学长特别拜托我,只要今天就好,希望我可以在门口负责签到。虽然我知道他的目的,但我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於是就答应他了。」

被同学折磨的警花麻麻:催眠警花

「滥好人⋯⋯」我就不信沈旭阳没有预料过今天的状况,那几个对他上下其手的学姊可是系上出了名的变态。

「也许你说得对,但我不反抗或者躲开只是不希望让宇蔚学长难做人而已,如果我存心想避开,普通的女生力气有可能大过我吗?」他一直都是带着微笑,但我知道,沈旭阳心里肯定也不好过。堂堂一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学姊骚扰,那是多麽难堪啊⋯⋯

不知道哪根神经接错线,我很自然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直到对上沈旭阳惊讶的视线,我才不好意思的收回手,「抱歉⋯⋯我经常这样安慰弟弟,习惯了⋯⋯」

沈旭阳握住我悬在半空的手,重新放回他的头上,说道:「为什麽要道歉?我觉得很窝心啊,谢谢海晴姊姊。」

「⋯⋯客气了,好弟弟。」於是我顺着沈旭阳柔软的发丝又摸了几下,心里想着老天爷真的好不公平,为什麽沈旭阳可以连头发都这麽柔顺好摸啊⋯⋯

「其实,刚才遇到的事,我并不觉得委屈或者难堪。」沈旭阳趴在桌子上阖上眼睛,小声的说,「而且,刚才你为了帮我解围,被学姊冷眼也不退缩的模样,超帅气的。」

蓦地,沈旭阳睁开原先紧闭的双眼,迎上我正凝视他的目光。

「有你在,真好。」

被同学折磨的警花麻麻:催眠警花

就像湖面的涟漪一圈圈扩散,沈旭阳的声音也在我的耳边不断回荡着,一遍又一遍。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130233.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