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作者:小福 2020-11-21 浏览:516
导读: -07-雄伟的城墙、偌大的城堡、精美的浮雕,穿过长长的石铺走廊,在尽头的是华美的内殿,内殿的地上满是绿油油的草地和不知名的树丛,艳丽的小花随风摇动。内殿的一角,仙人和妖精围着石...

-07-

雄伟的城墙、偌大的城堡、精美的浮雕,穿过长长的石铺走廊,在尽头的是华美的内殿,内殿的地上满是绿油油的草地和不知名的树丛,艳丽的小花随风摇动。内殿的一角,仙人和妖精围着石造的桌正在下棋,一旁的白髮精灵不时端上点心和热茶,一切都是这幺的自然而美妙。

草地上一只兔子跳过来轻啄我的脚,扣掉那空洞的眼神,和粉色的毛皮,倒也还满可爱;捧起兔子我看向左边,树丛的旁边一只穿着粉红色围裙的熊探出头来,看得到头骨的脑袋还连着要掉不掉的肉;我又转头看向右边,一只三头地狱犬绑着大大的粉红色蝴蝶结,正在追着粉红色的幽灵嬉戏。

这个和平的景象,真是治癒人心阿.......才怪!

粉红色的门帘、粉红色的窗、粉红色的骷髅、粉红色的殭尸,粉红色、全部都是粉红色,这个充满粉红色还带点梦幻童话风,却充斥着不死生物的景象是怎幺回事!

啊,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美好的梦阿!

哈哈哈,什幺决斗盘、什幺魔王,全都是一场梦,我躺下去一觉醒来全都会消失的吧,阿哈哈哈。

「你不进去,杵在门口是在蠢什幺?」某个无良魔王一脚把我踹倒。

抱着头我爬起来,映入眼帘的却还是那个粉红色的梦魇,我几乎是哭着发问:「学、学长,这到底是怎幺回事?」

没有回答我,学长只是看着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我顺着学长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一个飞奔过来的粉红色身影。

「漾漾~你穿这样好可爱喔!」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等一下~喵喵,我快摔倒了啦!」我举起手,挡住了几乎快要扑到我身上的喵喵,看了一眼她身上的粉红色小短裙,我却猜不出她的职业,「呃,喵喵是什幺职业?」

「喵喵是巫妖喔~伊多和洛安也是!」喵喵拉着裙襬转了一圈,指着一旁在下棋的仙人和水妖精说。

「那寒冰学长呢?」我指着正在下棋的两只巫妖旁边,递着茶水的混血精灵发问。

「寒冰学长是闇骑士喔~而且是魔王的第一手下!」

「......所以这里真的是魔王城?」我觉得我头有点晕。

粉红色梦幻童话风的魔王城、正在悠哉下棋的两只巫妖、端茶倒水的魔王第一属下,如果这是梦的话快让我醒来吧!

「废话!」学长不耐烦的回答,不过脸上却挂满黑线,显然很不想承认这是自己家。

我瞬间能理解为什幺学长会离家出走了......

如果我是魔王的话,我也一定会翘家!因为待在这种魔王城我会心脏无力衰竭而死,魔王在自己家死于心脏衰竭,这说出去能听吗?

「呃,我只是在想这些『东西』是哪来的?」指了指那只穿着粉红色围裙的殭尸熊,我有气无力的问。

「啊,那是巫妖的能力喔!」喵喵兴奋的说完,就开始聚集黑暗属性,念了些咒语,一只骷髅小狗就摇着尾巴出现了,接着喵喵帮骷髅小狗绑好粉红色的缎带,抱到我的眼前说:「你看~很可爱吧!」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原来把魔王城搞成这样的兇手就是你......上次没玩到粉红色的童话故事你很不甘愿是吧!

「虽然一天能召唤的数目有限,不过因为有伊多和洛安帮忙,魔王的直属军队也快完成了喔!」喵喵双眼闪亮亮的说。

粉红色的不死生物大军吗......

就各种层面来讲,这比五色鸡头的金色骷髅武士还恐怖啊......因为双方军队还没开打,勇者方就全部眼神死了啦!

「这幺晚了你们怎幺还没睡?」对着满室「生气蓬勃」的魔王城内殿,学长打着呵欠问了。

在雪纹镇打了一架后,现在早就是深夜,夏碎学长和五色鸡头「护驾」(虽然我怀疑只有「架」没有「护」)学长回魔王城后,就直接回房了,但是现场这几个却完全没有要睡的意思。

「因为殭尸龙的围巾织到一半,喵喵想要把他织完......」讲到一半,喵喵突然想到了什幺,一个击掌说:「啊~对了!也要帮漾漾做一件新的粉红色小洋装才行,那要快点赶工了!」

才刚讲完,我还来不及阻止,喵喵就一溜烟的跑了......

不、要、啊~!!!

求求你快住手!我求你去帮气势汹汹的殭尸龙织围巾吧!

「喔~看来得在魔王城再待几天了。」某个刚翘家的魔王,勾起了邪恶的笑容,给予我致命一击。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

黎沚、绿叶学长,我错了,你们是最好的伙伴,在我看到粉红色小洋装之前,快把我救出去阿,要把我当女的也没关係了!

当我已经想抱着头去撞墙的时候,在旁边下棋的伊多终于注意到我的存在,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哀怨,笑着向我们打招呼:「冰炎殿下、漾漾,晚上好。」一旁的洛安和寒冰学长也点了点头示意。

「我正和洛安阁下下的难分难捨呢,」打过招呼,伊多又抓了颗棋子,轻轻的放上了棋盘,「雅多和雷多都不会下棋,很难得能遇到对手,而且洛安阁下的棋艺非常精湛。」

「彼此彼此,我也很久没能下的如此尽兴。」放下一颗棋子,洛安诚恳的说。

你们也太惺惺相惜了吧......

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对上了,棋盘的四周似乎出现了不可侵犯的空间,大有就算天崩地裂、世界全都变成粉红色,也无法阻止他们下棋的气势。

我总觉得以后会常常在黑馆大厅或水妖精圣地,看到仙人和水妖精对奕的画面......

「你呢?」学长对着站一旁沉默的魔王第一手下发问。

「还不睏。」寒冰学长很省话的说。

虽然嘴上是这样讲,但是我觉得,寒冰学长搞不好是担心这两只下棋下到废寝忘食的巫妖会饿死,才在一旁端茶倒水,顺便请他们试吃自己做的甜点,平平都是混血精灵,比起不下厨的某人,寒冰学长完全是贤妻良母,又是饼乾又是蛋糕的啊~!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啪唧--!」

欸?为什幺我感觉到一股恶寒?

呃,那边正在追粉红幽灵的地狱三头犬,怎幺夹着尾巴逃跑了?咦,殭尸熊老大,你跑去躲在树后面我还是看得到你啦!骷髅小狗兄,你的表情好惊悚啊!到底发生什幺事了?

「漾漾......」面无表情的寒冰学长脸上浮现了一丝奇异,缓缓的指着我的旁边,艰难的开口说。

「寒冰学长,怎幺......了。」顺着寒冰学长手指的方向,我把头一转,瞬间我看到了地狱。

「学学学学学长,你的表情好可怕啊!」

学长现在的表情活像是个魔王,不对,学长本来就是魔王。

应该说,像是一个礼拜没睡觉的学长,加上一个月没吃甜点的太阳学长,然后再配上夏碎学长一个学期的黑气量!

如果说,守世界有Atlantis学院年度黑气大赏,那幺学长现在的黑气,绝对可以大胜全紫荆馆的年产总量!而且学长的表情完全是想要把眼前的人,先○○再XX,然后翻过来再※€*#%$&@......!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但是先逃再说,我完全不想知道那个「※€*#%$&@......」是什幺啊!

学长一把抓住往后逃窜的我,揪住我的领口一拉,火红色的眼睛就在我眼前几公分的距离,几乎要烧穿我的脑袋,学长用比平常低八度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刺进我的耳膜:「褚,你居然在我面前,想着别的男人比、我、好?」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蛤?!我有吗?

......啊!

「不、不是啦!学长你误会大了啦!」我只是单纯觉得会做蛋糕很厉害而已啦!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比不过一块蛋糕?」

「......学、学长,你这是要我怎幺比阿?」你为什幺要跟一块蛋糕吃醋啊!

这个问题,就像我问你「我和蜜豆奶哪个重要」一样深奥啊!

「......」

「......学长?」

「......」

「呃,学长......我该不会被一瓶蜜豆奶比下去了吧?」......不会吧?!

为什幺我开始觉得很有可能啊!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吵死了!」某个恶质魔王巴了我一拳,很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虽然表情比较没有刚刚那幺恐怖,但额头上还是冒着青筋恶劣的说:「反正在我眼前想着别的男人,你就要做好先被○○再被XX,然后翻过来再被※€*#%$&@......的觉悟!」

「没有人这样子的啦!学长~拿你去跟别人比是我不对,我道歉就是了,但这真的是误会啊!」

「好吧,看在你认错的份上,我就先※€*#%$&@#*......,然后翻过来再XX再○○就好!」

「为什幺啊?这明明就没有从宽量刑!」而且还多一个#和一个*,别以为我没发现!

「因为我是魔王。」

「......」所以规则随你定就对了......这句话比我是黑袍还过份......

话一讲完,某个不讲理的魔王就把我往房间的方向拖,身为悲哀的小小的祭司,我开始向内殿的其他人寻求协助,那两只下棋下到与世隔绝的巫妖,还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异变,于是我含泪的眼神就落到了寒冰学长身上......

『漾漾啊,和魔王打交道就要做好觉悟。』寒冰学长的眼神这幺说着。

『不过你放心,冰炎殿下还是爱着你的,所以绝对不会让你死。』被拖行了一段路后,寒冰学长的眼神接着这幺安慰着我,让我突然感受到希望。

『但是就很多方面来讲,说不定死了还比活着轻鬆,所以你就自己保重吧。』在我快看不到寒冰学长的时候,寒冰学长的眼神最后又补了我一句,粉碎了我的希望。

果然濒死经验会激发人类的潜能,我居然能从面无表情的寒冰学长眼中得出这幺多讯息......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但是我更希望你能救我啊!

「喔?冰炎殿下和漾漾去睡啦?」

「看样子应该是。」

「嗯,希望他们有个好梦......洛安阁下,您这手攻得真不错。」

「过奖了,你也回防得出乎我意料。」

你们两个......算了,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幺了。

「喀答!」

一个关门声,隔绝了所有的声音,在魔王的房间内,我所面对的是魔王和地狱......

『亲爱的老爸、老妈,远在纽约渡假的你们玩的还开心吗?虽然不知道纽约过十二点了没,但我还是祝你们新年快乐,也谢谢你们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姊,虽然你很兇,但我知道你是很照顾我的,代我向然问好,抱歉我初二可能没办法过去本家了。漾笔。』

-END-

「靠!你是白痴吗?游戏里的伤不会带出去!」一把撕碎-END-的冰炎说。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学、学长......这...也不代表...能在游戏里乱来啊......」已经被『※€*#%$&@#*......』的褚冥漾说。

(隔天,魔王领地边缘某处)

「审判,各种方面来讲,我真的非常庆幸我这次身在勇者方。」

「嗯。」

「假如此次我仍是魔王,说真的,那肯定是苦不堪言。」

「嗯。」

「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觉悟,但是审判,在踏入魔王领地后的此刻,我却犹豫了。」

「太阳,虽然我了解你的心情,但是左路的烈火已经被击退暂时无法动弹,而魔王是冰炎,单靠右路的罗兰他们没有办法对付,所以我们必须去面对这一切。」

「果然是这样吗......」

「太阳,我宁可回圣殿面对公文山,拜託,我们退兵吧!这只是游戏而已啊!」

「暴风,十二圣骑永远不会放弃十二圣骑,在魔王城的寒冰肯定更痛苦,我们必须去解救他。」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哼,太阳,你该庆幸当初不是这样,不然我真的会把你丢在魔王殿!」

「大地你错了!如果当初是这种情况,我在当上魔王的那一天,就会直接逃回圣殿!」

「谁知道,反正那时候你都瞎了。」

「瞎了也一样!只要知道周围都是这种东西,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谁要住在充满粉红色不死生物的魔王殿里阿!」

看着频频出现的粉红色不死生物,格里西亚终于忍不住抱头大叫了。

粉红色、全部都是粉红色,自从踏进魔王的领地后,出现的全部都是这种粉色的不死生物,而且强悍的程度和黑暗之地出产的完全是不同等级,再再说明这些全都是魔王的直属军队。

「太阳,我真的必须潜入魔王城吗?那裏可是那种东西的大本营啊!」看着刚刚飞过去围着粉红围巾的殭尸龙,希欧嘴角抽蓄的说。

「暴风,你是这次计画的关键,」格里希亚语重心长的拍着希欧的肩膀,认真无比的说,「何况抛了大半辈子的魅眼都没瞎掉,你的眼睛绝对是我们之中耐久度最高的,这个艰鉅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太阳,你是不是忘记自己刚刚才说这和眼睛无关,是一种精神折磨的!而且不死生物是太阳骑士的职责吧?」非常不想去的希欧,抗拒的说。

「粉红色的骷髅或是打着粉红领带的殭尸,在不死生物教科书上面没有写过,所以那种东西不是不死生物,」格里西亚面无表情的说,「而且我这个审判骑士根本没看到太阳骑士,你看到了吗?」

「......」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放心啦,兄弟,凭你上辈子到最后都没有过劳死的精神状态,你的抗压性绝对能撑过去的!」乔德落井下石的说。

「......」

「我们之中你的速度和隐匿性最好,抱歉麻烦你了。」比较有良心的雷瑟说出了稍微像样的理由。

「......我知道了。」希欧哀莫大于心死的屈服了。

领命后,希欧便像风一般的消失在树丛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雷瑟丝毫不担心,因为他相信对方从上辈子承袭至今的速度,加上这辈子修来的隐匿能力,绝对能让任务圆满完成,相较之下,解决眼前的敌人才是现在该担心的。

踏进魔王的领地后,不死生物的密度就愈来愈高,对付起来也愈来愈吃力,虽然这些不死生物的外表的让人不予置评,但却一个比一个还难缠。

顺手削掉一个粉红骷髅的脑袋,雷瑟转过头来对着格里西亚说:「不过太阳,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

「什幺事?」格里西亚微微偏着头,不太清楚友人想说些什幺。

「我现在是守护系的大地骑士,而大地现在扮的刃金则是偏重速度和偷袭,也就是助攻型的,所以说......」讲到一半雷瑟故做停顿,勾起嘴角看向格里西亚,他知道对方一定明白他的意思。

「......干!」没有说少思考,格里西亚马上明白了,脸色非常的难看。

「一个防御型一个助攻型,难不成等等的战斗得要我上去打?谁快去给我把暴风叫回来!」

被同桌吃奶的超长故事_为同桌吸奶

-TBC-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2112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