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性文学 有时候,性是愚蠢的。

作者:admin 2020-02-13 浏览:
导读: 有时候,性是愚蠢的。那些做着蠢事的人们,虽然知道自己正在犯错,但仍然坚持,仍然执迷不悟。因为他们知道,在液体热烈涌出的那一煞那,或在那之前,那满足感可以蒙蔽大部份的知觉⋯...
有时候,性是愚蠢的。

那些做着蠢事的人们,虽然知道自己正在犯错,但仍然坚持,仍然执迷不悟。因为他们知道,在液体热烈涌出的那一煞那,或在那之前,那满足感可以蒙蔽大部份的知觉⋯彻底的欺骗,短暂的,把现实全然遗忘。(然而,有时候我也怀疑,上天真的同意我们这样做吗?)

故事1.

有些怕麻烦的人们不谈恋爱,而是直接进入一个充满羶腥的房间求解脱。

房间内的摆饰、形形色色、很难描述,但无论如何,都会有个「能够让两人平躺的地方」。陌生的刺激、银货两讫的速效,让A男沉迷其中。只不过一向自命潇洒的他却万万没想到,进入房间之后,眼前这名唤为LuLu的妙龄女子,竟是多年前,学弟苦苦追求的小娟。

小娟四年前上台北找工作的时候,连妆都不会化,愚蠢的学弟追她追了2年。某年过年,小娟回乡,然后就消失无蹤。「你不是回台东当护士吗?」我问。「我想赚多一点钱,所以回台北了」

她帮我脱掉上衣,叫我躺下。

我告诉小娟,有个曾经很喜欢她的人,正在隔壁房间。

她笑笑没说什么。

转过身,伏向我的双腿内侧,用她的嘴,想继续完成这场交易⋯

我一手抚摸小娟的长发,顺势滑到小娟的胸前,另一手抱着头,故做轻松,不过,无论她的嘴唇和舌头如何努力,我肢体末端的「自动充血功能」却早已丧失殆尽⋯

我敲敲学弟的门,让他去和小娟聊聊天,我在厅里等着,抽了几根烟⋯

10分钟后,学弟走出小娟的房门,我也起身,一起离开。一路步行到租屋处的路程中,二个人,一句话都没说。

我想,在这一场简单至极的交易过程当中,每个人的角色都已经模糊不清了。3800这个价钱当然有点贵,但听说身材不错,服务不错⋯但不管什么价钱,只要不是认识的就好⋯

故事2.

有些时候,一通电话就可以换来了性。

但我始终不明白,愚蠢的,究竟是拨电话的那位?还是接了电话的那位?

在公司忙到11点多,回到家,泡了碗内容物只有脱水蔬菜跟调味粉的麵,一边滑着触控萤幕,在电话簿中找到一位S小姐,用指尖按下了绿色的键。

我们每一次的见面都在午夜以后,二个人都晓得见面之后会做什么。说是不甘寂寞吗?却谁也不会承认⋯有时候会,聊天聊到很晚,一边抚摸S的身体一边跟他说话。

她怕痒,因此轻轻柔柔的把我推开,我若不悦,她就拉着我的手从背后穿过,环抱住她整个身体,抓得紧紧的。

她会把几个礼拜以来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我,就像小学生远足去了动物园,回家开心的告诉妈妈,说自己看到了无尾熊、大象、猩猩、红鹤、还有企鹅....

「我还想再做一次」我每次都这样说,却从来不会得逞。

她的故事、她的生活里头,似乎没有一个字的埋怨或不满。但她当然也是个普通人,喜、怒、哀、乐,工作、生活。我后来才明白,是因为她爱我很多很多,才不想让我听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

起床,枕边只剩一根深棕色的长发,闹钟显示11:30,无论对一个上班族或是公司老闆而言,都是一个荒谬的起床时间,昨晚借他当睡衣的白色T-Shirt和四角裤,都整齐的叠好放着。

一杯豆浆、两颗煎蛋,已经失去温度。

一把钥匙,一张字条,写着:

吃饭要準时,不要老是吃泡麵,没有营养⋯不要忙太晚、不要太晚睡,这样对身体不好⋯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如有疑问,请联系(QQ:12345678)。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3845.html

标签: 性文学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