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轻文学 爱欲的深渊

作者:admin 2020-02-12 浏览:
导读:   渐渐地,我习惯一种感觉,半梦半醒间发现自己双腿夹着另一双温柔的滋味。   那份温柔自然不是婷子,每月一次的短暂相聚愈来愈给不了我多深刻的体会,感觉上就像月经,来的...

  渐渐地,我习惯一种感觉,半梦半醒间发现自己双腿夹着另一双温柔的滋味。

  那份温柔自然不是婷子,每月一次的短暂相聚愈来愈给不了我多深刻的体会,感觉上就像月经,来的时候痛不欲生,走了之后几乎忘记曾有过红潮。婷子身体是美妙的,但,同她的激情却像月经,裹在卫生棉里面一丢,记忆不复清晰。

 

  有时候我在想,要否再向她提出搬过来与我同住的要求?我渴望她能过来同居,她却总以父母的希望为优先考量,我只是男朋友,到底重要不过血亲。我亦不想令她为难,但想藉此再试探一下她的意愿,哪怕,仍旧碰一鼻子灰。

  我是有些灰心,爱意却丝毫未减。

  婷子在遥远那头,她的体温我没法常常感受到,真正给我温暖的,只有小塔。

  算是有点类似同居的状态,小塔现在几乎每晚都在我房里过夜,或该说,在我床上过夜。我习惯凌晨三点左右入睡,她若没上大夜便于十一点下班后到我房里来,通常带着宵夜入探,我们常吃着聊着,最后窝回床上共眠,不一定激情,但彼此都需要一份体温和着冷被进入梦乡。她若上大夜,也会于早上六点下班后回到我房间,这时则是带着早餐回来了,吃完早餐之后再一块入眠。我们白天不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

  我对小塔没有爱,她亦如。我晓得她与酒店里认识的男客多少有往来,有几回就发现她带男人回来过夜,由于是邻居,加上废墟隔音设备实在不怎么样,半夜听见她在隔壁发浪的吶喊,心里竟会闪过一丝妒忌,但想想,何必?她只是炮友,想跟谁做爱那是她的事,与我无关。

  只是,从墙缝中透过来的浪叫,还是牵动男人可悲的生理反应。

  我不喜欢自慰,尤其是有女人能让我发泄时,除非欲火难耐,否则我宁可多忍几下,自从搬过来废墟后,我最长没有发泄的时间大概是四天,那四天怎么熬过来的我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小塔连续上了四天大夜,累得对做爱一点兴致也无。

  那种特殊时候不多,通常我想要的时候,小塔多能配合。她想要的时候,我也可以配合她,就算只用嘴、用手,而不需火热棒子上阵。

  小塔的眼神确实狐媚,内双的眼皮总喜欢闪躲外人眼神,却遮不住隐发的火焰,一股可以烧掉男人理性的火焰,直接且狂烈;她的鼻子不算挺,但相当直顺,透白脸颊彷彿雪花片片,微微翘起的嘴唇只消抹上一点脣膏,便可以迸出诱人光彩,她只需揪起嘴唇,没有哪个男人骨头不酥麻的。

  在我的定义中,那是淫蕩的象征。偏偏,我就喜欢这种淫蕩。

  我以为喜欢的是丰满的女人,也是,接触过的女人身材多属上乘,婷子也是,虽然她总是包得紧紧,脱下衣裳后才有看头。小塔是例外。她的身材并不丰满,甚至有些单薄,如果说及川奈央算单薄的话,小塔更甚,及川奈央至少还有可人的双乳,小塔胸前的起伏却不大,但是,那一点也无损她的直率魅力。

  她是个聪明且懂得取悦男人的女人,如此慧黠的她,让我几次想开口询问究竟几岁了?瞒我这些时日,她的岁数我仍看不出来,碰过那么多女人,她是唯一让我猜不出确实年龄的。可能亦是这份神秘,令我愿意让她无所谓地出入房间,因为不够了解她所以想多看看她。

  男人,或该说我,真是禽兽,更是好奇到可以杀死猫的禽兽。

  双腿夹住小塔的双腿,我喜欢四条腿缠绕在一起的触感,被窝里是暖和的,甚至有点热,她还在睡觉,我却醒了过来。时间是早上十点,一般人正为生活奋斗的时间,也正是我细细品味温柔乡的时间。

  小塔习惯以背部向着我睡,我可以从后方环抱住她,她将双手抚在胸前两点遮去我的直接进犯,其实,遮也只能遮在她还未睡着的那几分钟,失去意识后,她的手只是不能自主的简单障碍,甚至不需要我拨开,她便会给地心引力拉下手腕。我喜欢将自己的手当成小塔乳房的防护罩,听说,那是绝世好bra;许是坏性子使然,我会将她的乳头放在手指上轻轻地搓揉,听着她不自主地放出呻吟,那瞬间,我以为脑中的吗啡分泌才开始。

  觉得有点奇怪,她可以于清醒时跟我在床上翻云覆雨,临睡时的习惯却显得小家碧玉,而且,睡沉了之后,脸上的和缓表情竟教我误以为她是个未出社会的邻家小女孩,那份单纯自然乾净得很,与她平时的媚劲全然不同。

  女人有许多面孔,小塔最吸引我之处乃在于同时拥有魔鬼与天使的双重身分。或者,她本就是魔王派来窝在我身边的魔鬼,只,我是不惧魔鬼的色鬼。同样是鬼,她远不及我。

  不知怎么的,小塔愈是将我房间当成她的房间、愈是与我互动自然,我就愈不能将她单纯化看待,知道她是个危险,可能改变生活的危险因子,我却不将心里头的警告当一回事;晓得她是个不见五指的昏暗,也许将拖住我的双脚往更深处沉溺的昏暗,我却不把眼皮偶尔跳动的讯号当作警惕……

  渐渐地,我发觉自己不太正常。

  就连,明知道她是探不着底的渊坑,仍旧执意纵身一跳,在落至渊底摔个粉碎之前,我都不会清楚自己已陷入深渊。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如有疑问,请联系(QQ:12345678)。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3851.html

标签: 轻文学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