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出轨的感情 我该怎么结束

作者:admin 2019-12-06 浏览:500
导读: 我穿着白色蕾丝洋装,慵懒的趴在床上,蕾丝很轻很软,温柔的吸允我每一吋肌肤,轻轻咬着我的身体。也许是有点闷热,我拉开白色柔软的棉被,拉开洋装背面的拉练,坐到老旧的深褐色的木...

我穿着白色蕾丝洋装,慵懒的趴在床上,蕾丝很轻很软,温柔的吸允我每一吋肌肤,轻轻咬着我的身体。也许是有点闷热,我拉开白色柔软的棉被,拉开洋装背面的拉练,坐到老旧的深褐色的木头柜子前面我从侧面看到自己的圆润乳房若隐若现。

我在等待一个男人,其实,任何男人都可以,只要满足、填饱我即可。

这里的所费不赀,收费比我想像中高一些,但我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从你离开的早上,我再也按捺不住那种深沉的渴望。

我竖起耳朵聆听,我的耳朵是我的天赋,不管是哪个人的脚步声,都逃不过我的耳朵。

走到大厅,我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寂寞在心底哒哒吵着,彷彿时钟的指针,提醒我每个孤独的时候,滴滴滴,我感觉到强烈的欲望,滴滴滴,你什么时候要出现?

一个陌生的、深栗色头发的男人,走进大厅,他看到紧贴在肌肤上的线条,又看到我的痛苦和压抑,从后面拥抱住我,轻轻的拥抱,然后我们激烈的做爱,在大厅、在厨房、在浴室、在卧房、在阳台,我们饥饿而且不满足,我们不时的交合、舌吻又分离、做爱。

口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男人将它们轻轻舔掉,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部的肌肉因为多次高潮的关系,已经麻痺、无法自主移动。男人看到我满意的表情,拿起衣服后离去,他跟我很有默契的不说任何跟金钱或道别相关的话。

这是这个地方的规矩,这里供应各式各样满足女人的服务。

他才刚走,我又感觉到一股费洛蒙的味道,从乳头紧紧缩起开始,底下的肌肉也上上下下的移动,背部的肌肉顿时竖起,我的头皮从后面开始酥麻。我站起来,走到另一间房里,那里躺着一个黑人男性,和一个骑在他身上的金发女孩。

得到满足的女孩像跨下马蹬一样躺到旁边的床上,她吟吟的笑着,像是欢迎我骑上属于她的马,我什么也没问,一下子就跨了上去,慢慢的将男人的荫茎滑入下方,阴道滋润了好一阵子,很轻松自然就放入,因为男人的双手已经被绑在床上,我恣意的骑着、上下滑动,但是少了一点冲劲,我想到你总是用双手捏着我的屁股,双脚做夹挤,像是青蛙游泳一样。

其实我记不得这些男人的长相、名字,我也不知道他们身体的线条到底是多么美丽,或是肌肉是往哪个方向延伸,脚是怎么移动,是怎么射精的,这些都不重要,我只知道自己满足了,不再那么疯狂渴望,不再那么想念你。

但是你做爱的姿势、你进入的摩擦感觉、你精液浓厚扑鼻的味道,总是在我和这些男人做爱的时候若隐若现,如同我深褐色的乳头、浓密的胯下毛发,在每件丝绸质感的洋装里面,隐隐约约的勾引着别人。

我要找任何男人都非常容易,唯独要找你的时候,我会退缩,退缩到乳头即使紧收着,阴道还是乾的。

「我好累。」你说你连续三天没闭上眼睛。

「我站了很久。」你说这几天要动的手术特别多。

「我不行了。」你一见到床铺,像是看到爱人一样,紧紧抱住便不再放开。

我不敢吵你,不敢随意的诱惑你,我心疼你的疲惫,也害怕你的睡眠不足,我柔柔的抱住你,和你如此贴近,心却距离好远好远。

「宝贝,你怎么最近特别常去那家下午茶店呀?」你和我难得在家中吃早餐时好奇的问。

「我和朋友们都喜欢那里。」我看着闪着金色泡泡的葡萄酒。

「你没有跟我提过那里。」你缓缓的用烟燻鲑鱼卷起切碎的白洋葱和美生菜。

「改天我们一起去?」你瞇着眼满足的问,我忍不住闪躲你如琥珀般的深褐色眼睛,我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你闪亮坚定的话语。

「等你有空的时候吧。」我乾笑,随即拿起葡萄酒再倒第二杯。

「那我先走啰。」你轻吻我的额头。

「等等,这件新的衣服你带去吧,我上次去又请他们帮你做了一件。」我拿出崭新白亮的长袍,这是我上次去下午茶后,因为感到过于羞愧不得不做。我在某个凌晨三点多,偷偷丈量尺寸,告诉师傅你最近的微胖的体型和上臂。

「所以才要再做一件。」我呵呵的对着师傅说,师傅什么也没回我,安静的像是一尊菩萨,他侧脸有股慈祥和庄严,真希望他没看到我掌心沁出的汗。

你开心的拿起白色长袍,笑的合不拢嘴,「宝贝你什么时后偷偷摸我的身体啊?」

「已经很久没碰了。」

「恩… 最近事情太多了。我以后一定补偿你。」你软绵的舌头伸向我,嘴巴热情的回应,我忍不住顺着你的胸膛,往下探索,在某个地方停住,并不断画圈、握涅,你的身体颤抖,并以膨胀回应,你的双手捏紧着我的臀部,顺势往宽松的T恤里面探索。我再也忍不住的拉开你的皮带,手沿着裤缝进到里面,紧紧的握住你那里。

「宝贝,你好硬啊。」你那边肿起来似乎比上次更长一些,只是我忘记上一次我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做爱。

你忍住不出声,「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我加重了力道,前三根指头像是套环,紧紧的在上方摩擦着,「恩,恩… 」

「别忍嘛。」我趁机将皮带拉开,将整件裤子往下拉。

「你知道我好久没碰你了。」我像是一只饥渴的恶兽,随时準备猎食。

你的眼睛瞇成一条线,就像是笑着的时候,唯独眉毛跟嘴巴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样子非常忘我,表情不断的改变,但看的出来你非常享受。

你呻吟的声音也非常甜,甜到我越来越湿润。

有水滴到我的手上,是我嘴角不小心流出来的,我看着你时总是入迷,忘了吞口水。

我张大嘴巴,要包住你那里。

「不行。」你忽然说,「我快迟到了。」

「今天的会议很重要。」你连忙把裤子拉起来,快速的穿上皮带。

「宝贝,我一定会弥补你的。」你拿起包包冲到门口,之后不见蹤影。

我坐下来,镇定的喝了气泡葡萄酒,但嘴巴还是好乾。

乾到要死!愤怒往心头上面冲!

开什么玩笑!

我的手往下摸,阴道完全是乾的,彷彿前几分钟的呼喊几乎是不存在。

我到底还要忍耐多久?

我不禁想哭,却没泪水掉出来,我撇着头想着等一下到底要做什么,赫然看见那件白袍…

当你不在

用欲望填满想你的寂寞

情欲APP

我只是对自己忠诚

自己来也可以得到高潮快感

五个方法,性爱自己来!

说不出口的,那些想像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3993.html

标签: 爱情   两性话题   恋爱问题   女人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