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作者:小福 2020-12-14 浏览:476
导读: ※ 此为大逼板上「室友A」与「生人勿进」系列衍伸作品。...

※ 此为大逼板上「室友A」与「生人勿进」系列衍伸作品。

上一篇的约法三章大家还记得吗?

感觉不舒服的同学麻烦左转直走,到感觉舒服的地方透透气啰~

没有防爆,我觉得当作偶像剧来看是蛮好笑的。

--

人生如戏、生人勿进。中

不甚舒服的睡姿让乔未晞越睡越难受,却不知为何就是使不上力换个姿势,终于受不了的他紧皱着眉头张开眼睛,却在睁眼的瞬间懵了。

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趴在男人怀中的乔未晞第一眼看见的是杯盘狼藉的桌面,紧接着才是正被侧躺的自己压着的男人。

…男人……?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乔未晞张大了眼睛,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触电似的从男人的胸口弹起,在看清男人长相的同时又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气。

魏予彻!

他怎幺会在这?就在乔未晞惊恐发现躺在身下的男人正是昨夜说话丝毫不留情面的魏予彻时,乔未晞的目光又呆滞在自己敞开的裤裆以及因为晨勃而探出内裤的小兄弟上,愣了几秒之后视线定焦在对方衣服上已乾的点点汙渍……

昨夜的情况基本上已经不需要人解释了,乔未晞努力回想着自己在疯狂喝闷酒之后到底说了什幺、做了什幺,然而还等不到他回想起点什幺,身下看似沉睡的魏予彻很缓慢地睁开了眼。

乔未晞此刻想逃也逃不掉了,就这幺跟刚睡醒的魏予彻面对着面大眼瞪小眼,直到魏予彻的目光向下移到自己仍然溜着鸟的胯下,乔未晞这才慌忙地用双手遮住下腹,卡在魏予彻双腿间的大腿也同时感受到对方早晨起床时下半身的好精神。

「……别慌,这只是生理反应,昨晚你可没让我硬。」

哑着刚清醒时发乾的嗓子,魏予彻不用细看也知道此刻的乔未晞小脸苍白,估计已经被自己的存在吓出一背冷汗。

虽然不愿吐槽,但这简直就跟偶像剧里女主角酒后乱性惊醒后的老梗场景一模一样,所幸乔未晞还算冷静,而且除了下半身衣衫不整之外,一切都还不算太糟。

即便情况真的不算太糟,乔未晞的脸色仍是惨白到了极致,张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过包厢费要算你的,还有麻烦拿件能见人的衣服给我换,谢谢学、长。」

被叫了整晚学长的魏予彻现在只想回家,实在是没有心思和一脸欲言又止的乔未晞废话,边撑起因为睡沙发而有点发僵的身体坐起来,边刻意加重了学长两字的咬字,显然并不打算给昨夜失态的乔未晞台阶下。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你…呃……我…昨晚我们怎幺回事?」

看着魏予彻坐起身,直接拿起自己昨天喝到一半的Vodka Tonic一口乾,乔未晞赶紧将自己已软掉的小伙伴收入裤裆内,这才有脸向魏予彻问明白昨晚的详细。

「简单来说就是你发酒疯让工作人员来找我,然后在我踏进包厢时把我当成某人就扑上来了。恭喜你终于在圈子内被正式开苞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双修,但如果可以麻烦你在把经验练丰富之前不要被谁睡到,老子的一世英明都要毁在你这个连接吻都接不好,还让我硬都没能硬起来的处女上!」

魏予彻点了根菸望向宛如失贞少女般的乔未晞,以一种不爽到快极致的口气告诉对方,他才是无辜被毁清白的那个人!

面对魏予彻的指控,乔未晞喜忧参半,他相信对方没有睡过他,毕竟身体的感受还是诚实的,眼下他根本没有任何被睡过的不适感就足以证明对方没有说谎。

忧的是从对方的口中得知自己不仅在接吻技巧上很差劲,在天菜的眼中更是一点魅力都没有的存在,魏予彻一口一个处女真的让乔未晞很无奈。

「…另外,看在好歹睡过一晚的交情上我有句忠告。放弃吧,那个人你得不到的,一夜情或许还有机会,不过你要的显然不是一夜情。」

面对乔未晞的沉默,魏予彻半晌才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接着道。这些话,他可不必说出来,毕竟他本来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外头有多少人想爬上他的床,就有多少人想进帝王包厢,能够停止这场游戏的唯有制订游戏规则的那个人,魏予彻是真的不觉得眼前这位大少爷能合那位爷的胃口,更别提妄图得到帝王专宠。

人生有梦是好,但总要掂量自己的斤两。

可以给的建议也就这幺多了,魏予彻站起身舒展了下身子后便低下头审视自己有点精彩的上衣,转头又望向乔未晞,那眼神里的意思不外乎就是: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大少爷,借件衣服穿,要不我们交换?」

然而听见他突如其来劝告的乔未晞却是呆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幺,似乎已经想得有些出神,丝毫没在理会魏予彻后续的动作。

见状魏予彻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抽着烟等待。他并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太重,仅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他相信乔未晞绝对比他更明白什幺是事实,再说现在的重点根本就不该放在範秐身上,放他回家可以吗?

「魏予彻,你要怎幺样才愿意上我?」

终于,乔未晞开口说话了,却差点让魏予彻叼在嘴上的菸掉下来。

「蛤?」而就在魏予彻还没有会过意来的时候,只听乔未晞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我的意思是,要怎幺样才能达到你的标準。」

显然经过一番思考的乔未晞似乎下定了什幺决心,目光坚定得令魏予彻头皮发麻,因为他知道乔未晞在问的根本就不是他的标準,而是範秐的标準。

「…乔少,我很想称讚你有点追求,其实依你现在的情况想被他上一点都不难,找个从他包厢看出去特别显眼的风水宝地,进包厢前嗑包春药,够骚就好他不会在乎这幺多的……」

「除了口交跟插入,其他随便你,条件随你开。」

魏予彻说服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乔未晞霸气打断,条件随你开这种话可真不是一般人用的起的,有此可见乔未晞也算是豁出去了。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总算是见识到商家少爷的气势了,但是那又如何?他魏予彻是出来玩的,不是出来卖身的好吗!

「……上流社会的游戏我就不奉陪了。我没有兴趣知道你对範秐有多执着,我只知道你的爱真他妈的令人阳萎。」

魏予彻已经不想再谈下去了,毕竟他从来不能理解什幺是为爱牺牲,在他看来乔未晞简直爱範秐爱到病态,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全部都是因为範秐。

他不需要明白範秐到底有多大的魅力能让乖乖牌褪变成连买鸭也愿意的纨裤子弟,但光听对方开出来的条件就知道乔未晞根本玩不起。

除了口交跟插入,其他随便?乔未晞明显想利用自己的想法荒谬到不行。

魏予彻努力压制想上前揍乔未晞的冲动,却也不愿意在包厢中多待一秒,语毕的同时人已经走向门口,直接脱下沾染着精液的上衣扔在地上,赤裸着上半身步出包厢。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时间已是清晨,天濛濛地刚亮。

即便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Infatuated在这个时刻也必然要迎来狂欢后的冷清,步出包厢的魏予彻无视所有人的目光,直接走到柜檯要了间临时包厢。

这绝对是他从十八岁开始混夜店以来最狼狈的一次,关上临包门,魏予彻一通电话叫醒正在女朋友家过夜的魏予律,不论对方昨夜纵慾到几点,魏予彻一句:

「哥,带件衣服过来接我!」

半个小时后魏予律的出现又在已是曲终人散的大门口及两处外厅掀起一波浪潮,之后这对夺人目光的兄弟俩便以极快的速度离开Infatuated,而魏予彻则发誓有生之年再也不踏进Infatuated半步。

那晚之后发生的一切如魏予彻所料,流言传来传去最后他果不其然成为睡乔未晞的第一人,而且还是玩太High把衣服都扯坏了的版本,魏予彻每次听到都忍不住想吐槽,但他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不为什幺,就只是为了面子。

一来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跟这幺嫩的乔未晞睡过,二来说没睡过肯定也不会有人相信,衣服都脱了会没睡过?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即便他是真他妈的没睡过!

干,不管怎幺回答都很丢脸!于是魏予彻索性不回答了,随便大家猜,反正乔未晞除了範秐谁也不要,他的一世英明勉强保得住。

即便一个月后有一件事让魏予彻非常难忍,但他还是忍了下来。

那天他在某间还算高档的酒吧厕所巧遇乔未晞,乔未晞正被一个比略矮些,身材却十分精壮的Top壁咚在厕所洗手台墙边,显然已经僵持许久。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魏予彻踏进厕所,抬眼看清墙上叠在一起的人影差点就幸灾乐祸地要吹出口哨来了,他实在太想知道不给人上的乔未晞要怎幺脱身,然而他当下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乔未晞脱身最好的藉口。

「不好意思,你真的不是我的菜,那个人才是。」

同样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魏予彻的乔未晞本来还有些困扰,眼前的这个人已经纠缠自己很久了,若非今晚代替长辈前来跟这间店的老闆介绍新代理的红酒,对方又执意要开请他喝几杯,他实在不愿意长待在别人的店里。

原先还跟老闆一起坐在包厢里的乔未晞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只身一人,他明白对方是老闆当然必须四处交际,基于礼貌乔未晞也不能因为对方的短暂离开就告辞。

独自小酌了十几分钟,乔未晞便理所当然地成为店内争相约砲的主要对象,但他今晚来此的目的并非是约砲.更不是找个人上他,偏偏,想上他的人今晚特别多!

也许是因为上次跟魏予彻过了一夜的关係,在那之后他收到Top方的邀请开始变得比以往更多,事后他曾思考过魏予彻的处女说应该只能算是一种谬论,但事实证明对方说的可能是正确的,不碰处女的人显然比他想像中的要多。

好不容易打发掉身边所有搭讪者,只是想洗个手就离开此地的乔未晞却就被眼前这位根本叫不出名字的Top堵个正着。

酒吧厕所并不是什幺好地方,人来人往的被堵在这其实挺丢脸,但他实在不知道该跟面前这位不知放弃的仁兄说什幺。

所幸僵持了几分钟后,魏予彻就像救世主般自带光芒地出现了,而且还是带着準备看戏的坏笑远远地站在门口观战。

俗话说演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但要让傻子变疯子也是简单的,搞疯傻子就可以了。

果不其然,他那句那个人才是他的菜引起了对方的注意,眼前的人转头看向乔未晞手指的方向,与此同时站很远的魏予彻听见他的话也是一愣,随即脸色便沉了下来。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予彻,你来晚了。」

对着魏予彻勾起一抹自认还算迷人的微笑,乔未晞非常愉快地继续当他的疯子,他已经得罪过魏予彻一次,自然是不怕得罪他第二次。

「……」

没想到会被对方将一军的魏予彻望向笑靥如花的乔未晞,那眼神简直就快要喷出火来,有趣的是乔未晞并不害怕魏予彻发火,反倒是对乔未晞死缠烂打的那个Top先被魏予彻的怒容吓到。

唯一睡过乔未晞的人,看见他被人堵住在厕所后表情十分难看,是人都会以为惹魏予彻发怒的是自己。

「兄弟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认真的。」

对方显然也是认得魏予彻的,见到他那股快杀人的气势,也明白自己今晚肯定与乔未晞无无缘了,果断地道歉离开就算是给彼此都留了几分面子。

魏予彻虽然很不爽事情就这样朝着乔未晞预料的方向发展,对于那句「不知道你是认真的」根本哑巴吃黄莲,但他能做的也仅是朝对方点点头,目送对方离开。

「你的情绪管理比我想像中的要好,我以为你会先冲过来揍我再说的。」

将魏予彻的反应看在眼里,乔未晞感到有些意外,他发现对方的脾气虽然不好但却非常善于忍耐,能在发脾气的当口压制住冲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光是这一点,乔未晞就可以想像得到魏予彻将来的前途无量。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学长,暴力不能解决问题,而且犯法。」

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含意究竟是褒是贬,魏予彻转过头与乔未晞对视,方才原先还在发怒的眼神此刻看起来已然冷静许多,虽然他们都请清楚这并不表示魏予彻已经息怒。

就在乔未晞觉得机会难得,应该为之前包厢内发生的争执道歉时,厕所门忽然被人推了开来,想说的话还梗在喉咙,站在门口的魏予彻却率先开口:

「今天这种事麻烦学长以后自己小心,想拿我当挡箭牌可以,就看你想自欺欺人多久。」

趁着有人进来,魏予彻也不想再跟乔未晞多废话,语毕便转身离开。

即便成为乔未晞脱逃的藉口确实令他很愤怒,但他也不得不佩服对方灵机应变的能力,他自然不会为了这种事就气到失去理智,只不过白白被人佔了便宜他已经没有玩乐的心思了。

步出厕所,魏予彻直接就往酒吧的大门口走去,基本上因为乔未晞的关係,他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然而就在他伸手欲招计程车时,乔未晞突然不发一语地出现在他身边,声音一如初次见面时那般温和有礼:

「学弟,我们真的不能再谈一谈吗?」

干!谈个屁谈!我们还有什幺好谈!

就在魏予彻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乔未晞怎幺这幺烦的时候,转头欲破口大骂的瞬间见到的却是对方无比严肃,眼中满是凄凉的神情。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而那模样猛地令魏予彻的心揪了一下,脑里心里剎那间便想到的却是另一个最近眼神同样苍凉的人--程陌。

差点就要飙出口的髒话卡在喉头,魏予彻深吸了口气冷静,犹豫许久终是抬手招来计程车,并在车停在自己面前时,拉开了后车门对着乔未晞咬牙道:

「上车!」

再次踏入Infatuated的临包魏予彻只觉得五味杂陈,所幸他上次没发什幺毒誓,不然就亏大了。

从乔未晞手中接过酒单,魏予彻点了杯中高价位的白兰地后便坐上单人沙发,他始终觉得来Infatuated这种藏酒比一般纯娱乐性质店家更高档,底蕴也更深的酒吧,就不应该点常见的酒,想起阎叔家珍藏的那柜顶级白兰地威士忌,他也就只能在这里点个单杯过乾瘾而已。

「说吧,学长还想跟我谈什幺。」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双腿交叠,魏予彻让自己陷入沙发之中,对于乔未晞他实在是没什幺话好说的。

「首先我想先跟你道歉,上次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乔未晞落坐在魏予彻身旁的长沙发,话只说了一半,嘴角已然浮出苦笑。

「我没有要勉强你的意思,不过你倒也不用担心我会被什幺闲杂人等睡了,你知道的,除了那个人我并不想跟其他人…另外,刚才谢谢你了。」

乔未晞一口气就说完自己想讲的话,而他的话音刚落敲门声便响起,服务人员刷卡进来,送上他俩方才点的酒后迅速离开,显然一秒都不敢打扰老闆以及老闆的老闆。

「请用。很抱歉刚才坏了你出来玩的雅兴,今晚这里的消费由我负责,就当做是上次及刚才的赔罪。」

把魏予彻点的白兰地放到他面前,乔未晞拿着酒站站起身準备离开。

魏予彻仰头望着乔未晞,对方的长相真的很合他的胃口,在不牵扯到範秐的情况下,乔未晞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这幺的温吞有礼。

他知道稍后待乔未晞走出包厢门,他跟对方的关係就会回到过去那样,简单地点头打声招呼便是全部。

这样并没有什幺不好,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自己从没踏进过Infatuated的临包,不过此刻魏予彻的心境又有些微不同,事实上他讨厌的是乔未晞为了自身利益而把脑筋动到他头上,并非全然看不起乔未晞的认真,即便对方认真得令他胃寒。

「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看着那準备离去的身影,魏予彻忽然缓缓地开口,同时也令以为对话结束的乔未晞一愣。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喔?是怎幺样的人?」随后乔未晞轻声问道,并未落坐。

「一个很傻的人,刚被拐去同居,不久对方就在外头乱来了,而明知道对方这样对他,他也还是不分,昨天晚上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哭得很大声。」

乔未晞注意到了魏予彻看向自己的眼神,根本就不像在看他,而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所以…对方是你的亲人?」虽然乔未晞怎幺也想不透自己为何会让魏予彻想起别人,但他总觉得事情有了点转机,便接着提问。

「不是,是我隔壁室友,一个每次交男朋友就会变得很傻的白癡。」

魏予彻从口袋里掏出菸叼在嘴上的香菸点燃。

「那我可以冒昧的请问,当你的室友在隔壁大哭的时候,你在干嘛?」

既然对方是个能让魏予彻上心的角色,乔未晞实在很想知道对方在伤心的时候,魏予彻都在干些什幺,或许对方并不如自己所知道的那般薄情寡义。

「…昨晚,他哭得实在太大声了,吵得我睡不着,就起来煮了泡麵当宵夜。」

然后在他吃完泡麵出来丢垃圾的时候,隔壁哭到饿了的程陌也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出来煮泡麵,想起对方跟他在厨房撞个正着,立刻就低下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糗态的模样,魏予彻就觉得对方实在傻到了极致,都这幺惨了还有什幺好委曲求全的。

「……」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怎幺也没想到会得到这般无良的答案,乔未晞觉得自己也是醉了,如果对方上心的程度就只是如此,估计他让魏予彻想起某人也不会是因为什幺好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决定要赌一把,于是便试探性地问道:

「所以你…是喜欢他的吗?」

本以为魏予彻不是大方承认就是对他的问话嗤之以鼻,然而闻言魏予彻却是微愣,随后才轻轻摇了摇头不语,这样的反应反倒勾起了乔未晞的兴趣,紧接着又问:

「能够让你如此在意的对象,想必很出色吧?」

魏予彻的标準有多高?外头随便抓一个来问都知道,乔未晞甚至已经在脑海里点名圈内数一数二的绝世名零了。

但这次魏予彻却是笑了,失笑地对眼中已然充满好奇的乔未晞说:

「你想太多了,他很普通,顶多就是中上程度……」

「这是否表示即便只是中上程度,你也喜欢的意思?」抢在魏予彻说出更多辩解之前,乔未晞抢问,换来的是魏予彻的沈默。

魏予彻沈默了许久,才缓缓的开口:

「我不适合他。」

这是一句很耐人寻味的回答,不是他不适合我,而是我不适合他?

杂乱肉肉短篇_短篇乱肉小说

乔未晞在心里反覆品味着魏予彻的意思,却在下一秒感受到手腕上有一股拉力将自己拉向对方。

「你们最像的地方是认真付出,最不像的地方是,你比他执着,而且执着到变态。我向来不碰玩不起的人,如果你真的别无选择,那就从现在开始对我主动一点,想让我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我只能用这种方法给小陌加戏了,

然后恭喜白露进入魏予彻训练营,等级为初心者(妳滚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5038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