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作者:小福 2020-11-10 浏览:595
导读: 我在布帘后时,田菁菁尖酸刻薄的言语就清清楚楚地冲进我的耳朵里。我神色如常地从淡金布帘后走了出来,拿着我的包包收拾东西。带着歉意对大家说,「真的很对不起,我今日无法跟着大...

我在布帘后时,田菁菁尖酸刻薄的言语就清清楚楚地冲进我的耳朵里。

我神色如常地从淡金布帘后走了出来,拿着我的包包收拾东西。

带着歉意对大家说,「真的很对不起,我今日无法跟着大家练习到最后,我得先回家了。」

田菁菁尖声叫道,「陆佳梦,妳过来!」

她尖锐的嗓音冻结了教室内的气氛,大家都知道狂风暴雨就要袭来。

我继续手边的动作,笑道,「老师不好意思,我得赶紧离开了。」

「陆佳梦!我让妳过来就过来,还废话一堆!」田菁菁将声音拔得更高,好似就要刺破天花板。

眉头微蹙,将所有东西一次塞进包包内,拿起包,走到她面前。

穿着高跟鞋的田菁菁比我略矮,我低头,「是,老师。」

「佳梦,妳急急忙忙地要回去有什幺重要的事吗?」她轻轻微笑,柔和的嗓子,与先前若判两人。

抬眼,不愿多废脣舌,千万理由只化成了一句简单的「我父母回来了」。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她瞬间尖叫,「我还当作有什幺多幺急迫的情况,比我们要跟澳洲学校比赛更加重要急迫,原来是爸爸妈妈回家了!

妳说妳是总统的女儿还是哪个大企业家的女儿,我第一次看到妳就知道妳不是个好女孩,大牌很会耍,竟比我田菁菁还大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她像是一只从地狱爬出的恶鬼,双眼乌青,深浓晕开的眼影带着嘲弄。

「还有,妳到底对于老师有没有一点尊重,我们虽然这是放学后另外的课程,但是再怎幺样都跟一般上课是一样的,妳在哪一堂课拿出过手机,没有!但是妳在这里将手机大大方方地秀出来,竟还敢接电话,这就是摆明地对我不尊敬!」

她对着林燕山大声说,「你说我说得有没有错,林老师!」

我竟觉得她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一股子的气无处可泄,便撒到了我头上。

我可以想见那两个当时被骂走的同学,心里受的创伤有多大。

我冷冷地说,「我对于这个课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尊敬,若是我让老师产生任何误会,明天定来好好赔罪。」

我不管田菁菁又继续叫嚣了什幺,便离开了辩论社社办。

几日之后,苏禄仁模仿着田菁菁的言行语气说,「那个陆佳梦,像是一只看上天鹅的癞蛤蟆,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竟妄想跟辰逸在一起,我的大牙真是快被笑掉了。」苏禄仁演完大笑,我也大笑,因为她摆明着就是在说自己。

晚上八点多,没有几个人还待在学校里。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三辆有着优美弧线的黑色车子停在校门口。我左顾右盼,确定没人后,才直线前往中间那一辆。

小二站立在右侧车门旁,低眉顺目,恭敬地等着我来。

我故作雍容,步履优雅,我试着让自己在我父母面前表现出最优秀的一面。

通常,陆镇明坐车,总是要求前后有保镖护着,因此中间这一辆,定是他的车。

「佳梦小姐,您来了。老爷和夫人等您等一段时间了。」小二暗示。伸手帮我拉开车门。

门一开,飘出淡淡熏香,宽敞车内,两抹熟悉的身影在里头。

妈妈坐在前方,陆镇明坐在后方。

「爸爸,妈妈。」我软软地叫了声。

「好久没看到我的宝贝女儿了,我好高兴!」我妈妈转头灿烂地笑着。

我妈妈是个大美人,我与她有着极为相似的眉眼,虽是近半百的年龄,保养得宜,风姿绰约,看起来仅30初头。

而我爸爸也仍是风神隽朗,威风凛凛,两侧头髮微微斑白,但岁月的痕迹并没有磨灭他的男性魅力,反而更甚。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陆镇明在小二开门前,一张脸臭得苍蝇都要贴上去了,直到我软软地叫了一声爸爸,他的目光整个柔和下来。

「佳梦。」但他仍沉着嗓音说,「那个辩论社团好玩吗?」

我几乎每日牺牲玩乐时间,只为了让自己进步。

好玩吗?这是他下的评语。

但我不知该如何怨他,因为他忙得连跟我通电话都无法,又怎幺会知道我在做什幺呢?

「一点都不。」

车子启动,平稳安静地快速破风前行。

陆镇明似乎不知该跟自己的女儿说什幺,努力找话题。

「学校功课如何?」

「很好。」我也不知该如何接续他的话,只回答了两个字。

「跟同学相处的怎幺样?」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我跟同学相处地都蛮和陆的。」句子增长了些,觉得好似第一次开口说英文的情景,用无意义的词彙增长了句子便沾沾自喜。

重点就是和陆二字,仍是两个字。

一路无话,回到了家。

我唯一想问的是,为什幺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呢?

隐隐觉得这就是他们之所以想要见我的原因。

一股不好的预感从我的脚尖窜上头顶。

我爸爸妈妈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僕人们送上的大红袍便被差遣下去。

陆镇明微微一笑,开启了话题。

「我们这次回来,是要跟林宇棠医院续约。林宇棠医院是本国最大的医疗集团之一,他们是最大的需求者,也是我们企业最大的医疗器材购买者,我们与他们已经密切合作有十年之久。」

陆镇明喝茶润了润喉,继续说,「他们林氏集团提出联姻,如此便可得双赢局面。但是这些不用细说,重点在于佳梦妳。」

联姻。商业联姻。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我内心苦笑,丝丝苦涩盘旋在我的心尖。

跟我猜得一样呢!肥皂剧还没演够吗?

我爸爸是家中独子,但家中穷困,白手起家,竟不到半百便成了人生胜利者。亲戚争夺财产的事情如今还没发生,但是出卖女儿换取利益的事情就在眼前。

我心里已经下定决心,绝不同意。

妈妈坐来我旁边,轻柔地握住我的手,「佳梦,这不只是为了家中企业,林家是医生世家,妳如果嫁过去,锦衣玉食是必定的。另外,林家长子我们见过,英俊潇洒、天资聪颖、品行高节、气质优雅、说话谦和有礼,富二代花心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我轻巧地将手抽回,「我不愿意,品行高节、气质优雅、说话谦和有礼是可以演出来的,天资聪颖我是不知道,英俊潇洒是件很主观的事。」

妈妈紧张地补充,「更何况佳梦,不是让你现在就结婚。妳现在才高一,还没交过男朋友,你们这样相处到研究所毕业,快十年的时间也不愁没有情感。」

「抱歉,你们的决定过于自私和仓促。我现在不愿意。」

我的反对,象徵着自由,象徵着自我。

我只能说,他有可能是对的人在错误的时间出现罢了。

「陆佳梦!」陆镇明愤怒地低吼,「妳是我陆镇明的女儿,妳没有资格拒绝。」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我心中燃起愤怒的火焰和各种不甘心。我压下哭泣的冲动,冷冷地说,「爸爸妈妈,陆佳梦是独立个体,是你们的女儿,但是不是你们的附属品,当然有资格拒绝了。」

「陆佳梦,妳是陆氏财团的千金,妳该明白自己的本分!」陆镇明怒吼,「妳若是拒绝,别怪妳爸爸无情!」

我难受地想哭,血丝都攀满了眼白也死死不肯落下泪来。

字眼从牙缝挤出,「我是陆氏财团的千金,或许名义上是如此。但是我从不自诩为陆氏大企业的千金大小姐,」泪还是禁不住滑落,「我只是陆镇明、曾慧纯的女儿。本分,我不知道是怎样才算是我的本分。」

「你们或许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但绝对不是成功的父母。」我盯着我尊敬,我景仰,和深深爱着的爸爸,「你爱你的成就,但你对你亲身女儿的爱,到底是血浓于水的爱,还是得以让你的成就上更添一笔的满足?

你夺走我所爱的芭蕾,保有你自己幻想中会被破坏的名声。现在你又要夺走我未来的一生,换取更高成就。这是身为女儿该为您做的本分,是吧?」我笑,却笑得比哭还丑,「是阿爸爸,您如果想让佳梦没了父亲,我也不会怨您。」

陆镇明眼中闪着熊熊火光,却吐不出任何字眼。接着丧气地垂下肩,好似老了十岁。

我泪流满面,再也讲不出话来。联姻成了引爆点,点燃了我这番积怨已久的话语,但一瞬间的引燃,现在心中却有着空荡荡的痛。

起身离开,我试着将背挺直,那股颓丧却压的我好累。

我蜷曲在床上,心中的空虚让我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我明明知道,我父母深爱着我,但我又为何忍不住一时之气,伤害他们呢......

他们满脸宠爱的神情在我眼前映出一遍又一遍。

春泄绣榻白话文_嗯嗯啊在用力

但是不管如何,我不愿再做出妥协,联姻是绝对不可能的。

赖洛问我,为什幺我会喜欢林辰逸。因为他帅?他聪明?可能都是因素,但是却不是真正的原因。

我喜欢林辰逸,因为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共鸣的悸动。

我在一个从未蒙面的男孩身上,感受到了我未死的梦想。

这是自由的呼啸。

他的苦苦追寻,象徵着我存在的价值。

商业联姻,将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6651.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