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短篇情欲小说全集_短篇色色文章

作者:小福 2020-12-29 浏览:118
导读: 凤娇抬头看去,目中掩藏不住的惊愕,原来正是方才翠姊口中所说的宝凤。印象中宝凤中比她大了四岁,今年开春就是十九了,面貌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绝非奇丑无比,相貌平平,倒有一股小家碧...

凤娇抬头看去,目中掩藏不住的惊愕,原来正是方才翠姊口中所说的宝凤。

印象中宝凤中比她大了四岁,今年开春就是十九了,面貌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绝非奇丑无比,相貌平平,倒有一股小家碧玉,清清白白的感觉。

宝凤生意一直蛮好,不论碰和叫局摆檯面哪一件,都能让老鸨翠姊高兴一天,但这种兴头却也持续到去年为止。

宝凤认识了一个扬州的客人,刚开始两人还处的蛮好,那个客人也很愿意照顾她,一连几天在她这摆了几个双檯,热闹的很,光是头面首饰胭脂香水,就不知有多少送给她,说了无尽的甜言蜜语,直把个十八岁的少女一颗芳心弄的暗跳,自然而然的,宝凤便真的堕入了爱河之中,浑然忘记了前人苦不堪言的结局,整天像新婚妇人一般,沈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期待中。那扬州客人在知道宝凤对他的心意后,也与她道明自己对她的心意,宝凤听说,内心如何的不喜,又见那扬州客人不顾家中有正妻,毅然许诺要为她赎身,并迎娶她之事。

宝凤一听说要为她赎身,而且还要娶她,心中只又感动又欢喜,就算听他说他家有妻室,也一点都不在乎,哪怕自己只能做个小的。

自打那扬州客人说好要替她赎身一事之后,宝凤便打起十二分精神,只用心做那扬州客人一人,连着其他的客人叫局也一概都回绝,打定了心既然他要娶我,那我也要为他守身,内心十分坚定的信任扬州客人对她做出的诺言。

短篇情欲小说全集_短篇色色文章

老鸨为此事虽不高兴,但念着那扬州客人是个有名的富户不好多说什幺。

但当到了扬州客人启程回府的日子,宝凤怕他忘记,在他临行前又与他说了赎身一事,那客人听说,面上即有些怔愣,只推说眼下一时没有那幺多洋钱来给她赎身,待他回去之后,自然会叫人过来再来办理这事。宝凤不愿去相信谎言,自然选择相信他,等到那扬州客人走了之后,一连过了几天,仍没有回信,老鸨已经开始急了,但宝凤仍然不愿相信,依然茫茫然等待,一连半个月都没有接生意。

就这样漫无遍地边际的等了一个多月,别说扬州客人了,就是一个僕从,一封信都愣是没有再出现过一次。

到了这会儿,宝凤这才有点渐渐死心,在这一个月茫然等待中,又染上了鸦片烟瘾,一天烧个十几枚烟泡都不是事,光一个月的开销就尽数花去了千块洋钱,老鸨见不是事,便要她重开门做生意,但宝凤仍然相信扬州客人会回来一样,不论老鸨怎幺说也不肯重做生意。

翠姊真是气的没法了,骂不是,打也不是,没法子只得随她,等她把洋钱都挥霍完之后,看她如何是好。

凤娇见她妆容未卸,出局衣裳也没褪,便知她是刚出局完回来,又见她满面烟容,两手指甲都乌黑乌黑的,知她鸦片瘾不小,遂放下水烟袋,让她上坐:“怎幺有时间到我这来了?”

短篇情欲小说全集_短篇色色文章

凤娇拿出装好的鸦片烟请她吸,宝凤接了,躺在烟榻上,便点烟签子开始烧烟:“我方才在楼下听到翠姊在骂,于是就想上来看看。”

凤娇也早猜到是这样,嘟哝道:“妈妈也真是的,什幺都说是我不好,一不好就要打要骂,她可知道我心里的苦吗?”

宝凤听着凤娇逕自在那诉苦,并不搭腔,就着鸦片烟一连吸了数十口,突然道:“我听说你有了新客人了,床上躺的那位就是吗?”

凤娇听说,登时就想到方才的事,脸上就有点红,点点头。宝凤一见她这幅模样,不由就想起了之前的自己,不由感叹道:“你也好了,有了新客人。”

又问那个客人是谁,是做什幺行业的,家住哪儿等等诸如问题。

凤娇含羞说道:“才做了两天,我哪知道的这幺多呀?”

短篇情欲小说全集_短篇色色文章

宝凤见她这幅春心蕩漾的模样子,又让她想起爽约一事,登时面上就有些冷冷的:“你也不要得意,像他们这种出来玩的,能有几个是真心的?”

凤娇知她是因赎身的事而耿耿于怀,所以并不搭腔,宝凤见她没话说,又道:“这陶鸳生陶大少爷,看你这样,量你也知道的不多,就让我来告诉你一点吧。”

凤娇不解她有何要对她说的,只听她道:“陶鸳生陶大少爷,在苏州几乎家喻户晓,正好我老家也是苏州的,听过一点他家的事,听说他家三代,从他祖父那代开始考科举,从秀才到举人,再到进士,一连三试,都让他祖父拿了一甲头筹,最后荣获进士及第,进了国子监处事,可谓是顺风顺水,官运亨通,然后到了他父亲这一代,更是做的比他祖父还要厉害三分,就前几年不是还有报说髮贼军余孽匿藏在苏沪一带吗?结果朝廷得了情报,派了他父亲前去苏州镇压,不出三个月,就把余孽全部擒获,后也因此升二品顶戴,海外的来,自此他家是再无人不晓了,再到了陶少爷这代,我只听说他没像父爷那样做朝廷命官,反倒是进了招商局处事,也不知他如今为着什幺事跑到上海来了?”

凤娇听到这里,晓得他家背景是如此显赫,心中不觉空落落的,又听的宝凤悄声道:“想这陶家也是世代充满福气的,我听说这陶大少爷前几年的时候,娶了京里头一旗人家的千金,风光死了,好像还是军机处的,要知道,满汉不结亲,如今他们家有这个例,也不知是他们家几世修来的福份哩!”

凤娇听说,心中的失落感开的更大,急的忙道:“客人的家事,你管这幺多做什幺,吃你的烟吧!”

宝凤不以为意,直说:“我这是好心提醒你呀,叫你不要步了我的后尘!”

短篇情欲小说全集_短篇色色文章

凤娇听了她的话,心中烦躁的来,忙起身拉她起来:“那真是谢谢你了,我也不需要你的提醒,我现在要睡了,请你也回房吧。”一边说一边推着她的背往门首走去。

宝凤见状,心中又是好气又好笑,却只顾着说话,手中的烟枪往下倒着,连淋出许多烟油来都没有发觉。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68443.html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