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福网

小说公憩乱_公息乱小说

作者:小福 2020-12-29 浏览:245
导读: 今天已经是她待在伦敦的最后一天,晚上就要搭机回去台北了。她没有排什幺行程,也没有要去购物,她打算就在附近逛逛,或许离开之前会再吃一次牛排也说不定。正下着绵绵细雨,今日伦敦...

今天已经是她待在伦敦的最后一天,晚上就要搭机回去台北了。她没有排什幺行程,也没有要去购物,她打算就在附近逛逛,或许离开之前会再吃一次牛排也说不定。

正下着绵绵细雨,今日伦敦的气温大约落在六度,她脚踩着新买的雨鞋,撑着一把透明的伞,身穿保暖的骆色大衣,这样子站在伦敦街头等红绿灯,也还是挺有异国情调的,儘管在这里她的身高娇小得像个哈比人。

这几天下来,她算是把这附近的路给摸透了,範围不大,最远也就五条路口左右的範围。毕竟凭她这个没方向感的超级大路癡,连在她待了五、六年的台北都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迷路,她在这根本哪儿都去不了,游玩的路线可都是有人给她规划得妥妥当当,英文和中文的路线该怎幺走都写得清清楚楚,还画了简易的地图,她身边做事这幺靠谱又画得出伦敦地图的,就只有一个在英国念大学的方懿筠了。

方懿筠是她高中时期的同学,但禹桑和她的关係一开始并不友好,因为方懿筠以为禹桑跟她一样暗恋着张迎旭,无论禹桑怎幺撇清就是撇不清,就一直被她视如眼中钉。之后关係渐渐转好,也是禹桑和少桓在一起以后,这个天大的误会才终于解开。

她记得在他毕业那天,方懿筠鼓起勇气和张迎旭告白后,她回到教室后哭得有多惨,也记得她抱着自己,不停地和禹桑说她从新生训练起就喜欢上张迎旭了,加入学生会都是为了他,熬过三次的筛选,上干成为公关后,他的一句「懿筠,恭喜妳成为公关,升上二年级后,一切都要加油」就让她开心得合不拢嘴,为这件事欢欣鼓舞了一整个星期。

她也记得,在大考将至的那一个月,方懿筠丢了一颗震撼弹──她要去英国读大学,早就在一月的时候就悄声无息地报了名,参加了考试。她这一去,就是七年,回国后,她已经顶着国际小提琴新星的光环,在各地展开了巡迴演出。

现在的懿筠很好。她实现了想成为小提琴家的梦想,小她三岁的未婚夫疼她是疼到心坎裏,奉子成婚的他们在下个月就要举办婚礼,禹桑还会担任他们的伴娘。

在懿筠回国后,她们就像是说好了般,再也没提起张迎旭这个人,即使他依旧在禹桑的身边打转。韩漪说这样没什幺不好,就装作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些事情,无论是对谁都是好的。

小说公憩乱_公息乱小说

可是禹桑知道,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装作没有发生过就可以。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会忘记,就算想要选择遗忘,也不是一件那幺容易的事情。懿筠在英国的这些年沉澱了很久,禹桑特别替她开心,遇到了一个愿意给她时间、又可以带她走出往日阴霾的人。

结婚这件事对这个年龄的她们,是逃不掉的话题。如今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结了婚,连像个毛头小子般的张昱成也开窍了,拟定了向韩漪求婚的计画,就等着她回国一起着手进行。她连个对象都没有,丁禹柔都已经怀上第二胎了。

她最近很被周遭的幸福泡泡给围绕,绕得她也忍不住晕头转向地想,什幺时候她才能结婚呢?都已经二十六岁了,她虽然不急但爸妈却急得很,她也不想让老人家因为自己的感情而成日操心,可是别说结婚了,她现在连个好对象都没有呢,要找谁结婚?

推开咖啡馆的大门,她不知怎幺突然想起几周前和好友韩漪的对话。

「别说妳没有结婚对象,这样会伤到某个人的心。」韩漪摇晃着啤酒罐,盘腿坐在草地上,在听了禹桑的烦脑后,瞇着眼说了这幺一句话,明显意有所指。

起初她还一头雾水,不知道好友所指的某个人是谁,问了老半天才知道她指的是张迎旭,她连反驳都不想,只投以一个白眼。

「不是啊,学长哪里不好?人家高中的时候就很喜欢妳了耶,到现在都多少年了妳自己算算?不要说妳不知道他喜欢妳这件事,他对妳的感情就是瞎了眼的人都看得出来。」

她那时什幺都没回答,只是埋头喝酒,韩漪却越说越起劲,将她所知道的学长的优点一一列举出来,用心良苦的程度让禹桑听得简直哭笑不得。

小说公憩乱_公息乱小说

张迎旭有多好,她自然比谁都清楚,从高中时期,韩漪就不停鼓吹她一定要把学长给收编,要不是突然杀出了一个叫周少桓的程咬金(这当然是韩漪的说法),她才不会打消这个念头。可如今那个王八蛋早已不知去向,她也曾多次替禹桑託人找过,可周少桓去了瑞士后就彷彿人间蒸发般了似的,怎幺样也找不到,韩漪自然又把这个想法又捡了回来。

但禹桑从来就没有起过那样的念头,高中的时候没有,现在甚至是未来更不会有。学长的存在,对她而言就像是个家人,不能捨弃而他也永远不会捨弃自己的家人。

而她并不是傻子,她看得出迎旭对她的感情并不止于此,可是他选择不说破,她也就跟着将错就错,装傻装到底。她明白这样的自己特别自私、特别贪心,但是却没有办法鼓起勇气与他说清楚,或许张迎旭他自己也是知道的,知道禹桑不肯正视他心意的原因。但是他宁愿像这样以朋友的身分、学长的名义来与她保持这样亲密的距离,也不想就此离开她的世界。

他很傻,可是禹桑也懦弱得无法拥抱他的傻。

她的餐点在这时上桌,她抬头向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却赫然发现那人有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一双灵动的黑色杏眼,看着禹桑时还参杂些许的笑意,眼神裏的笑意,与当年的那个少年如出一辙。

那是个看起来年纪顶多二十出头的男孩子,看上去和禹柔的年纪相仿,他将餐点上齐后,便拿起托盘去收拾别桌了,禹桑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目光一时收不回来,当她发现自己的目光停驻在那男孩的身上久到失礼的程度时,那个男孩已经回到她面前,一脸笑容可掬地问道:「MayIhelpyou?」

她怔了一下,连忙摆手摇摇头,并且为了掩饰尴尬而低头开始吃起蛋糕,却从余光发现眼前的人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只觉得越发尴尬,便不太自在的清了清喉咙。

她对面的椅子却在这时被拉开,禹桑一脸错愕地抬起头,正面迎上了那双笑意浓厚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在这时开了口,说的却是一口流利的中文:「嗨,妳是台湾人对吧?」

小说公憩乱_公息乱小说

禹桑还没反应过来,有些迟钝地点了点头,那男孩见状,眼睛都要笑弯了,友善地对禹桑伸出了他的手:「我是Thomas,中文名字叫周仕安,我也是台湾人,只不过我在英国长大。」

禹桑看着眼前这只手,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怎幺看出自己是台湾人的,但不管怎幺样在这都是金髮碧眼又身材高大的城市裏,看见同样黑髮黑眼的台湾人的感觉还是挺好的,加上他看起来年纪比她小上许多,她也就放下了戒心,伸手握住他的。

「你好,我叫丁禹桑,你也可以叫我Yvonne。」禹桑想了想,觉得还是解释一下刚刚的失礼举动比较好,于是又说道:「不好意思,刚刚一直盯着你看,因为这是我来伦敦几天来第一次见到东方人,而且你看起来跟我妹妹的年龄相仿,好奇之下就多看了几眼……希望没有让你觉得不舒服。」

周仕安无所谓的笑了笑:「没关係啦!其实妳进来后我也一直在观察妳,我们应该算是扯平?」

虽然禹桑觉得这番话听着好像有哪儿不对劲,但听见他说不介意自己失礼的行为,她还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气,朝周仕安笑了一笑,算是同意他所说的扯平。

周仕安见店裏客人不多,索性和禹桑聊了起来:「妳是哪里人呀?我是在高雄出生的,小学都还没念完就被带来英国了。」

「这幺巧!我也是高雄人。」禹桑一听就觉得倍感亲切,对他的好感度自然也增加了不少,周仕安看起来就像个直来直往的大男孩,和他说起话来很轻鬆自在,他的年龄也只比禹柔小了一岁,禹桑便一点都不觉得拘束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福网
本文地址:https://www.cnfffff.com/gushi/69772.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